俄“鼴鼠”核彈引爭議 專家:技術實踐性不強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張強 編輯:鄭津 2017-05-17 07:23:00

內容提要:近日,俄羅斯退役軍官、前國防部發言人維克托·巴拉涅茨說,普京正在美國海岸附近埋下“休眠”核彈。巴拉涅茨說,一旦爆發戰爭,俄羅斯就會引爆這些核彈,引發海嘯席捲美國大部分海岸。他表示,俄羅斯正在重點發展一種針對美國的“非對稱能力”,確保一旦發生戰爭兩國都會遭遇滅頂之災。“比如說,美國人正在俄羅斯邊界附近部署坦克、飛機和特種部隊。我們也在美國海岸附近悄悄埋下像‘鼴鼠’一樣的核彈。

  近日,俄羅斯退役軍官、前國防部發言人維克托·巴拉涅茨說,普京正在美國海岸附近埋下“休眠”核彈。巴拉涅茨說,一旦爆發戰爭,俄羅斯就會引爆這些核彈,引發海嘯席捲美國大部分海岸。他表示,俄羅斯正在重點發展一種針對美國的“非對稱能力”,確保一旦發生戰爭兩國都會遭遇滅頂之災。“比如說,美國人正在俄羅斯邊界附近部署坦克、飛機和特種部隊。我們也在美國海岸附近悄悄埋下像‘鼴鼠’一樣的核彈。這些核彈能自己鑽進海底沙層‘睡覺’,直到收到引爆指令……”雖然此番言論隨即便被俄羅斯官方否認,但依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對此,國防科技大學國家安全與軍事戰略研究中心張煌博士告訴科技日報記者:“這次俄羅斯前國防部發言人揚言在水下預置核彈,可以解讀爲利用核彈的威懾能力,震懾美國政府近期對俄的一系列挑釁舉動,特別是對美在敘利亞戰場上大規模攻擊政府軍的行爲提出警告。這種武器既屬於海嘯武器的一種,也可以被歸類爲海底預置武器的一種。”

  海嘯武器技術實踐性不強

  從新聞線索中透露出的信息來看,這種休眠核彈引爆後會引發大規模海嘯。

  記者瞭解到,這應該屬於海嘯武器。海嘯武器屬於地震武器的一種。所謂地震武器,指利用地下核爆產生的定向聲波和重力波,人爲誘發地震、山崩、海嘯等自然災害,釋放地殼下方熔岩中所儲存的能量,形成巨大的摧毀力,致使敵方軍事設施癱瘓、裝備毀壞和人員傷亡,從而達成軍事目的的一種作戰手段。具體到海嘯武器,就是在海底引爆核武器,人爲製造海底地震,進而引發大規模海嘯,造成地震與海嘯雙重破壞能力的疊加。

  “這種武器在武器構想層面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在技術實踐層面可能性不大。”張煌表示,早在20世紀60年代的冷戰期間,蘇聯人就曾提出設想,在美國西海岸的大陸架,引爆一顆10億噸當量的核彈,通過海底地震引發海嘯,可以製造千米高的巨浪,席捲整個北美大陸。海嘯過後,北美大陸上一切生命可能蕩然無存。爲搶佔先機,蘇聯軍方啓動“水星”計劃,以阿塞拜疆的巴庫地震研究所爲平臺,建立專門的地震武器研發機構,嘗試從海底對美國發起遠程氣象攻擊。雖然,由於北美大陸架水深不夠且延長線過長,“水星”計劃一度擱淺,但是,它卻將人造海嘯攻擊的武器構想展示在世人面前。

  戰略構想重在威懾

  實際上,在外媒的報道中,我們也看了關於該武器模棱兩可的一面——巴拉涅茨在發表了長篇大論之後,突然打住話頭說:“哦,我好像說得太多了,我應該管住自己嘴巴的。”隨後,俄羅斯政府的一位發言人否認了巴拉涅茨的說法,表示這些言論“十分奇怪”,並補充說不要把這個報道當真。

  那麼,這種武器到底屬於俄羅斯方面虛晃一槍的“煙霧彈”,還是確有其事?

  “這種武器構想應當是俄羅斯對美進行威懾的一種具體體現。”張煌認爲,一方面,核武器利用核裂變或聚變反應瞬時釋放的巨大能量,產生爆炸作用,一旦引爆,必然給對手帶來大規模毀傷破壞和嚴重核污染;另一方面,正是由於核武器強大的破壞能力,也導致各有核國家在使用核武器的態度上慎之又慎,往往作爲戰略武器發揮威懾作用。

  張煌指出,在海底引爆核彈誘發大規模的海嘯災害,不僅會造成沿海地區大規模的人員傷亡,而且會導致大面積的建築物與民用設施損毀,對被攻擊國的社會生活系統給予毀滅性打擊,造成水災、火災、瘟疫、毒氣泄漏等社會問題。強烈的海嘯攻擊過後,災區供水系統遭遇破壞或受到嚴重污染,造成飲水環境惡化,極易造成疫病大規模傳播。此外,海嘯武器引發的次生災害,破壞了自然和社會原有的平衡或穩定狀態,給受害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長期的、深層次的負面影響。

  核彈不太可能海底預置

  對於佔地球總面積70%的海洋,特別是海面以下的部分,一直是人類無法完全掌控的地方,也給軍事行動帶來種種不便。因此,美國等國家早已開始進行海底預置武器的研究。比如,“浮沉載荷”計劃,將武器發射平臺潛伏在全球熱點或敏感地區海域的底部,一旦需要,立即激活發射程序,無人機上升至海空,執行偵察和打擊任務。

  張煌介紹,較之其他空間,深海海底具有更爲安全的軍事部署環境。在彈道導彈打擊能力覆蓋全球的時代,陸基軍事設施的安全性和生存能力很難得到保障。然而,部署在海底的武器,在休眠狀態不產生電磁波和聲波,很難被探測。同時,天然的海水屏障可以消弭大多數武器的打擊,核武器強大的毀傷力亦大打折扣。考慮到目前的技術水平,在突發熱點地區部署無人機或傳感器網絡的諸多掣肘,深海預置部署的前景無疑是非常誘人的。

  “不過,將核彈作爲海底預置武器在技術上面臨諸多瓶頸。”張煌表示,首先是通信問題。深海具有異常複雜的水文地質環境,不同溫度、不同密度的海水層相互混雜,不同族羣的海底生物所產生的巨大噪音,導致深海通信的技術瓶頸始終難以突破,這給遠程遙控引爆核彈帶來了諸多不確定因素。其次是泄漏問題。核彈彈頭由具有強烈放射性的金屬構成,在深海長期預置,可能會被海水腐蝕進而引發核泄漏與核污染,給海洋生態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核武器的試驗與應用,始終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和重視,並直接關係到國家的安全利益以及全球和區域和平與穩定。在覈軍控已取得全球共識的情況下,海嘯武器由於使用核武器作爲海底引爆裝置,必然會招致一系列來自國際社會的外交和輿論壓力,導致一系列連帶的國際政治問題。海嘯武器攻擊雖然具有隱蔽性,但是,一旦國際原子能機構獲取海底核爆炸的相關證據,就必然觸及國際社會關於核裁軍與全面禁止核武器條約的底線,刺激全球核軍控機構的敏感神經,招致核爆覈查等一系列問題,由此造成俄羅斯國際聲譽和政治代價的損失,可能遠遠超過其軍事上的收益。”張煌說。

   原標題:俄羅斯“鼴鼠”是核彈還是“煙霧彈”?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_ | siA | ۸u^ | ptڭ | ߮v | ] | pT | HkM}H|qܡG022-23602087 | |lcGjubao@staff.enorth.cn | |O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ѤѬz_v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