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新區的各個角落 有他們在高溫下堅持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每日新報 作者:史翔昆 季岩 等 編輯:張瑜 2017-08-11 10:01:56

內容提要:幾場大雨,並未遏制住高溫天氣的持續。昨日,渤海之濱的濱海新區,依然如『蒸籠』一般。這個夏天有點難熬,對他們來說,尤其如此。

建築工人

救生員

港口安全員

石油工人

摩拜單車運營專員

綜合執法大隊隊員

道路養護工人

  天津北方網訊:立秋已至,酷暑未止。

  幾場大雨,並未遏制住高溫天氣的持續。昨日,渤海之濱的濱海新區,依然如『蒸籠』一般。這個夏天有點難熬,對他們來說,尤其如此。

  -你熱火朝天 你油漬滿身

  進入建設衝刺階段的國家海洋博物館初現『魚躍』的優美姿態,建築的新穎設計,給外檐施工工人孫利野和兄弟們帶來了巨大的挑戰,尤其在現在這種天氣裡。

  『我們這個施工隊原來30多個人,現在就剩20多人了,到夏天天氣太熱,裝了拆拆了裝,人很煩躁,幾個上年紀的老師傅就不乾了。』35歲的孫利野是大慶人,從去年秋天就隨施工隊來到國家海洋博物館進行外檐施工,先後進行了玻璃幕牆、鋁制鎖邊板和鋁制穿孔板的安裝。由於海博館獨特的異形結構設計,導致其所需的每一塊玻璃和板材都是依據獨特位置定制,安裝時要仔細辨認,不能互換位置。『裝錯了,位置偏了,都得卸了重新裝,我乾了好多年外檐施工就沒乾過這麼費勁的活兒。』孫利野邊說邊麻利地卸下一塊穿孔板,『這縫隙不對,小了一毫米。』由於類似的問題,孫利野每天的工作不只是安裝,還有拆卸,反復折騰。

  中午11點多的屋頂上太陽直射,體感溫度接近40℃,鋁制穿孔板還不算燙手,但下面一層的鎖邊板因為是黑色的吸熱,正午溫度可達50℃,徒手安裝難度很大。進入夏季之後,孫利野每天早晨6點半就准時開工了,中午11點半午休,然後再從下午2點半乾到天黑。『因為這個安裝對精度要求太高,只能依靠自然光,天黑了就乾不了了。但天氣太熱的時候,中午兩點半鎖邊板還是非常燙手,也乾不了活,等的人乾著急。』海博館計劃今年開館,孫利野們工作的狀態,很符合那個詞,『熱火』『朝天』。

  酷暑中,有些人在建築之上,毫無遮擋的頂著太陽工作;還有一些人在『井上』,必須全副武裝,必然『油漬滿身』。在大港油田井下作業公司第一修井分公司的作業現場,一修井103隊的副隊長張可穿上厚重的工服——衣褲防火耐磨但透氣性一般,皮鞋可以防碰撞但很沈。三伏天穿上這身衣服,不動都出汗,更別提在油井乾上一整天活後身上那『埋汰樣』了。『我們這衣服,乾了濕、濕了乾然後再濕,乾活時再蹭上一身機油,都快洗不出來了。』張可轉過身去,後背上大片的泥油之間還『點綴』著一層層汗鹼。

  離地面4.5米高的工作平臺上,幾位石油工人正頂著烈日忙碌。這是一處深近4000米的油井,最近一段時間,張可和他班組裡的弟兄們一直在這裡對油井進行維護,整個周期將長達25天。『維護油井用的設備是大家頂著高溫,用12輛卡車運過來的,』張可回憶道,『我們完成一口油井的作業之後就會換到下一個現場,搬運設備是復雜、最累人的。』弟兄們好像油田上的『游牧民』,帶著設備四處奔波。往往一口油井的作業還沒完成,下一個早就已經安排好……

  這個夏天最熱的時候,天津的地面溫度接近50℃,都是『鐵疙瘩』組裝而成的工作平臺已『燙手又燙腳』。大伙『全副武裝』,按部就班地對油井進行養護,出汗出到了無法察覺的地步。在整個一修井公司的13支隊伍中,還有數百個像張可這樣皮膚黝黑、衣服髒兮兮的師傅堅守著自己的崗位,一年要維修維護900多口油井。

  -他守望碼頭裝卸 他護衛游人生命

  下午2時,太陽已經從頭頂正上方向西偏移了一些,陽光越過集裝箱直射到了碼頭上,天津港物流發展有限公司航運三隊安全員陳福有低下頭閉了閉眼,緩解剛纔陽光造成的不適,又抬了抬安全帽,用手背抹了把臉上的汗。老陳主要負責集裝箱裝卸時的現場作業安全,解決裝卸運輸中的突發問題。

  下午兩個小時,對老陳來說是一天當中最漫長的兩個小時。盛夏的午後,氣溫飆昇,加上碼頭上幾乎沒有蔭涼,在這裡工作的人進入了『燒烤模式』。『今天預報的氣溫不算太高,最高溫度34℃,這種陽光直射的碼頭上會更熱一點兒,40℃肯定是有了,這汗已經止不住了。』邊說著,老陳邊抬起頭,盯著碼頭岸橋的起重機緩緩吊起一個集裝箱,又緩緩降下,將一個集裝箱穩穩地放在運輸車的平板上。

  老陳所在的運輸隊,服務的碼頭岸線全長2300米,是天津港碼頭岸線最長的一個。繁忙的時候,幾條船舶同時停靠,老陳就要從碼頭這頭走到那頭,巡視一趟就要走上兩公裡。這樣來來回回走上幾個小時,整個工作服都會被汗水浸透。不過,這種『烤驗』卻被老陳忽略了:『曬啊熱啊,都還能接受,因為忙起來根本反應不過來。而且公司每天給送三次水,司機們工作比較順利的時候我也能去車裡休息一會兒,溫度太高的話也會停工,所以身體還能吃得消。再說,乾工作嘛,誰沒有困難?』

  同樣是在水邊工作,天津歡樂水魔方嬉水樂園裡的救生員聽起來工作好像輕松些許。不過他們卻曬得更徹底,被網友調侃在中國曬成了非洲哥們。

  11時10分,烈日下,沙灘上幾乎沒有遮擋,太陽直射沙子反射出的熱量超過45℃,只要稍站一會,就會把腳面曬得生疼,沒有防曬保護很快就會曬傷。這時,20多名皮膚黝黑的救生員開始朝著造浪池集結,造浪的過程是園區裡需要最多救生員的項目,他們分布在高臺上、造浪池中、岸邊等各個區域,全程保護游客安全。每天8小時戶外巡視,任何防曬措施對他們來說都是『藥石罔效』。救生員主管張金堂的膚色已經接近了黑巧克力色,卻一直堅持『我是個白人』。如今能印證這句話的,只有他手表後面的一小塊皮膚,像他的牙齒一樣白。5年前他在第一個營業季結束後回到漢沽的家,街坊鄰居看到他居然都沒認出來。

  能夠挽回生命,張金堂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救援幾乎是他們每天都會遇上的。一些泳技不太好的游客『挑戰』造浪池的深水區,造浪時的回流往往會將他們帶到更深的水域,腳踩不到底,便慌張起來,這時盯著深水區的救生員就會下水利用救援器材將他們帶回淺水區。哨聲就是救援警報,高處的救生員用哨聲吸引水下救生員注意並指引救援位置,很快出現嗆水游客就會被托起,嚴重嬉戲打鬧的游客會被制止……最近,天氣越熱,園區游客就越多,救生員就越忙得熱火朝天。

  頂烈日迎難而上

  城市因他們更好

  在濱海城區,也有一群人,耐著酷暑,用自己的盡責守職,為更好的城市貢獻著力量。

  每天清晨,摩拜單車運營專員張應軍都會從輕軌站開始,巡遍開發區的大街小巷。在摩拜單車淤積嚴重的地方把單車運上金杯車,送到短缺的地點;把停放散亂的單車整齊地擺放到指定停放區域內。每天從金杯車上抬上抬下50多臺車,挪位的單車更是無數,28歲的他手掌已經長出了一層老繭,胳膊上部和肘部顏色對比鮮明。在濱海新區核心區,有50多名張應軍這樣的運營專員,在露天環境下,維護著35000多輛單車的合規停放、高效運轉。最讓他欣慰的是,從3月16日進入濱海新區以來,眼見亂丟亂放、故意破壞摩拜單車的現象正在減少。

  在大港城區,從9點開始拆除大港勝利街上一家商戶的違建外延開始,大港街綜合執法大隊一中隊隊長劉元慶和隊員們一直頂著烈日忙碌。從6月上旬對勝利街開展整治以來,他們在這短短幾百米路段上拼盡了全力。前幾天最熱的時候,還要逐一給違建商戶和住家做工作、聯系各部門對房屋性質進行核實、按部就班走手續、組織拆違……『我們連續忙了20多天,每天不光是拆違建、圍牆,還得幫著商戶和居民搬家,他們沒地兒放的東西也幫著找地方存,』劉元慶回憶著前一陣的事兒,『那家伙,天兒特別熱,出汗跟下雨似的……』如今這部分路段已經煥然一新,原先成片的違建圍牆已經變成美觀大方的木柵欄。上半年,大隊共拆除各類違法違章建築物、構築物及其他設施等290餘處,240餘間,15000餘平方米,清理圈佔綠地3萬餘平方米,清理僵屍車106輛。

  在城市裡開車上下班,沒有比道路坑窪不平更讓人煩惱的事了。近日,為使破損道路盡快養護好,員工平均年齡五十三四歲的天津泰達市政有限公司道路養護隊正為巢湖路與發達街交口道路攤鋪鏖戰。酷暑天,腳踏『火爐』,揮汗如雨是他們的常態。

  『前段時間鋪三大街從洞庭路到騰飛路那段,15米寬車道大概有3萬平方米的路面,我們都是整夜鋪油,大伙連續熬了16天,這幫人累得躺在人行道上,叫都叫不起來!』道路養護隊隊長樊克林和隊裡老伙計們想起這16天,似乎至今沒緩過勁來。『我還穿著防砸鞋(一種有鋼板防護的勞保鞋)呢,這腳底板上都被瀝青燙出好幾個水泡,腳掌、腳後跟上都有。』

  18時左右,清掃機把路面石子和塵土吸淨後,就開始鋪油。銑刨30厘米厚的路面得鋪四遍油,160℃高溫的瀝青混合料不斷從重卡車上緩慢流到攤鋪機上,經過攤鋪機攪拌後邊走邊吐出滾燙的瀝青,地面上立即昇騰起股股熱浪,每一臺攤鋪機前後都有五六名道路養護工人不停忙碌,拎著鐵鍬、鐵耙子,頂著刺鼻的氣味,不停作業。

  剛從攤鋪機下來的瀝青有近170℃,經過鋪攤之後,樊克林手持紅外測溫儀一掃,顯示溫度在140℃-150℃左右。耙子手們用鐵耙子將剛鋪下的不平整瀝青耬平,『乾這個活速度要快,得趕緊耬,晚了瀝青就不好弄開了,路面就不平整。』老師傅說,『沒辦法,顧不上燙腳,誰都知道這種工作太苦。』

  攤鋪機駕駛員雖然『高高在上』,但駕駛室四周通透,在上面坐著跟烤火爐似的,熱氣騰得臉發燒,駕駛員不斷地拿脖子上的毛巾擦大汗。工人們插空就喝上幾大口水,卻沒人上廁所,『身上濕透了,水都走汗流光了』。

  為了工作,為了生活,為了責任,烈日下的新區,有他們負重前行。所有的辛勤勞動都值得尊重,所有的堅持付出都值得點贊。(『津雲』—北方網編輯張瑜)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