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強暴後產子 當年被韓軍性侵的越南女性討說法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環球時報 作者:劉皜然 編輯:包天墅 2017-09-13 07:17:28

內容提要:『歷史不該遺忘一切戰爭罪行』,就在韓國舉國上下強烈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道歉與賠償的同時,另一個女性受害者群體卻仍因類似的屈辱苟活於社會邊緣——她們就是越南戰爭中慘遭韓軍性侵的無辜平民。

  『歷史不該遺忘一切戰爭罪行』,就在韓國舉國上下強烈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道歉與賠償的同時,另一個女性受害者群體卻仍因類似的屈辱苟活於社會邊緣——她們就是越南戰爭中慘遭韓軍性侵的無辜平民。近日,英國媒體向公眾還原了韓軍當年的暴行,呼吁當局『正視歷史』。據稱迄今為止,韓國既沒有承認過這些指控,也沒有進行過任何調查。輿論慨嘆,相比『慰安婦』群體,越戰中的女性受害者及後代從未得到過應有關注。

  英國《獨立報》11日報道稱,該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先後投入逾30萬兵力赴越駐紮,派兵人數僅次於美國。韓軍頻繁的軍事活動嚴重影響到當地居民的生計,一些民眾不得不進入韓國人的軍事基地討生活,這也為一些韓國士兵的禽獸行徑創造了可乘之機。越南平定省受訪者武氏說,自己因戰事早年輟學,一直打工貼補家用,後經人介紹進入韓軍軍營做雜活,給一名軍事指揮官當廚師。1972年的一天,她被這名軍官強奸,但卻因害怕丟掉工作而始終不敢對外宣揚。4個月後,逐漸隆起的腹部再也保守不住這個秘密,她為此飽受同鄉的嘲諷與謾罵。慶和省的瞿氏也有這樣一段痛苦經歷,在一家人窮得一天只吃一頓飯之時,她得到一名韓國軍官的格外『關照』,後者將其視為『乾女兒』,經常為她家提供接濟,然而,這位人面獸心的『義父』只是處心積慮地想得到她的處子之身。在把她迷奸後,因畏懼遭到紀律處分,該軍官將其送到西貢獨自待產,等孩子生下來,生父卻早已離開越南。

  報道稱,戰爭期間越南女性遭強暴後產子的不在少數,這些孩子不僅自幼被父拋棄,成長過程中也飽受不公待遇。在越南語中,這些特殊時期誕生的越韓混血兒被蔑稱為『Lai Dai Han』,其中『Lai 』即為『雜交之物』,『Dai Han』則是『大韓』的諧音。該群體在越南的規模並無官方記載,但韓國《釜山日報》認為該人群數量在5000到3萬之間,他們至今生活在越南社會的邊緣。受訪者陳戴恩(音)表示,自己飽受同學霸凌和歧視,被不斷追問『你爸是誰』,這些遭遇給其幼小的心靈造成巨大傷害,直到18歲,其母纔告訴他真相:她曾被韓國兵強奸過3次。

  史料記載,遭韓軍強暴的越南女性達數千人,還有少數駐軍被控強行征集年輕女性、建立並經營所謂的『慰安所』。與被日軍侵犯的韓國『慰安婦』群體相比,越南戰爭中女性受害者所得到的關注要少得多,一些人直到近兩年纔首度對外披露姓名及身份,向外界訴說韓軍當年的劣跡。2015年,韓國『慰安婦』受害者援助團體——『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派遣工作人員赴越,試圖為這些受害者提供協助,卻沒少碰釘子。工作人員發現,這些受害者對整個韓國的抵觸情緒極為強烈,一名受訪者不客氣地表示:『如果我事先知道你是韓國人,壓根兒就不會見你。』同年10月,在時任總統朴槿惠訪美之前,美國福克斯新聞網等媒體呼吁韓總統為韓軍的性暴力行徑道歉。有媒體稱,韓國政府對越南性侵受害者『置若罔聞』的態度早年曾引發日本右翼勢力的嘲諷:在後者看來,相比韓方的『虛偽』,日本好歹還就『慰安婦』問題進行過道歉和賠償。

  《獨立報》稱,面對媒體,一些畢生受盡磨難的越戰女性受害者向韓國政府明確提出兩點要求:對當年的暴行道歉,讓被拋棄的孩子認親。受害者代表陳施藝(音)說:『我認為韓國政府應該為他們在越戰期間對女性做出的種種惡行道歉……美國人把孩子帶回了家,而我們的孩子卻仍然被生父遺棄。』據報道,美國國會於1987年通過《美亞混血兒返鄉法》,將美軍士兵遺留在越南的2萬多名後代同親屬一並遷至美國,但韓國並未效仿這種舉措。

   原標題:遭強暴產子飽受欺凌!當年被韓軍性侵的越南女性要討說法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