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樓拆遷:再艱難也擋不住前行的腳步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北方網 作者: 編輯:王鈺晨 2017-09-13 07:48:10

內容提要:全運村附近有一片片碧綠的草坪和茂密的花叢、樹木,美麗如畫。可幾個月前,這裡還是沒拆遷完的『小二樓』,短短的時間內,這裡是怎麼『華麗轉身』的呢?

  天津北方網訊:全運村附近,綠地、樹木、鮮花和『津娃』構成了一道精美的風景,令廣大運動員、媒體記者和技術官員嘖嘖稱贊。然而,半年前,這裡還是一片破舊的小二樓,不少拆遷剩餘戶還住在這片棚戶區中。經過全區上下四個多月艱苦卓絕的努力,小二樓剩餘戶拆遷工作全面告捷,這些居民徹底告別低矮危舊房,搬進了寬敞明亮的周轉房,生活質量得到明顯提昇。這背後,是全體拆遷工作人員的辛勤工作和努力,更體現了他們對黨的忠誠和勇敢的擔當,今天,我們就來講講他們的故事……

  全運村附近有一片片碧綠的草坪和茂密的花叢、樹木,美麗如畫。可幾個月前,這裡還是沒拆遷完的『小二樓』,短短的時間內,這裡是怎麼『華麗轉身』的呢?

  從尚有3142戶剩餘戶到動遷報捷,啃掉這塊硬骨頭,僅僅用了4個月。在小二樓這片拆遷之中的棚戶區,河西區廣大乾部櫛風沐雨、砥礪前行,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韌勁和『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心打苦仗、打硬仗,取得了理想的拆遷戰績。今天,當人們再次來到小二樓時,這裡已經告別了斷瓦殘垣,行走在這片全新的風景裡,在與拆遷工作人員的交談中,了解了收尾階段工作的急難險重,也還原了剩餘戶動遷過程中那些可謂驚心動魄、扣人心弦、感人肺腑的場景片段……

  化解矛盾的暖心溫情

  坐在指揮部院內,一位被拆遷戶絕食絕水、不吃不喝。指揮部的同志們輪流守護,買水買飯,『宮伯伯長,宮伯伯短』地喊著:『您早點想吃什麼,這邊有家早點鋪不錯,去給您買點兒嘗嘗。』36小時後,他終於開始進食了。在總共長達48個小時的陪護、溝通後,被拆遷戶終於被感化了。離開的時候,拉著同志們的手說個不停,『你們有時間跟我去鄉下,看看我養的小貓小狗,嘗嘗我種的菜。』

  周密部署勇往直前

  6月28日,伴隨著尖叫聲,一個身上描龍刺鳳的50歲左右的男人被從金江裡二樓抬了下來,一起出來的還有一匹馬和7只狼狗。前來圍觀的人群把金江裡圍了個嚴嚴實實,現場人聲喧鬧、議論紛紛。這是個外來強佔戶,在外區有別墅、門臉房,又強佔金江裡6間房,住四間,一間養狗,一間養馬,還時不時給一些人講課、洗腦,影響極為惡劣。執行前一晚,指揮部燈火通明,部門協調調度,突發情況應對,預案反復斟酌修改後轉天實施。搬離過程中此強佔戶拳打腳踢,執行組的同志們打不還口、罵不還手,甚至有人受傷。這個強佔戶被清走後,陸續帶動了一大批被拆遷戶的簽約搬離。

  6月29日,指揮部:『彭氏三兄弟怎麼部署力量?先控制誰?』

  『安撫80歲老太太的工作人員敲沒敲定?』

  『一樓自裝的鐵門拆除落實好人員沒?』

  一直到晚上10:30,執行組的同志們,頂著鍋碗瓢盆、瓶子板凳的『槍林彈雨』終於成功地完成既定預案任務,把強佔5間房、影響惡劣的領頭人物搬離。

  『蒸籠』裡堅守的七小時

  『板凳、報紙、鞋盒、醬油瓶、鑰匙、抹布、扣子……那個瓷器一定包好,拿穩!』法制組甄芳芳一邊跟著清點物品,一邊用已經浸透汗的毛巾又抹了把臉。拿著攝像機的同志手已經出汗濕滑,清點物品的同志衣服濕透貼在身上,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在金江裡這個近50度悶熱潮濕的小屋裡,每個人都像在『蒸籠』裡蒸著。『這邊裡外盯著錄,物品清點就是一根針也不能漏掉!』甄芳芳喝了口藿香正氣,就急匆匆往外走。『你們先清點這戶,小賣部那戶我得趕緊過去,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居委會見證人都已經到了。』

  當天同時執行9戶,幾十輛車去周轉房,這裡的每個人每天都像機器一樣高速運轉。繁雜的工作流程、數以萬計的物品清點、嚴謹細致的文書制定,甄芳芳不停告訴自己『腦子一定不能亂,心一定要細之又細!』上午11:00,小賣部這戶已經開始執行了,看著物品堆積如山的屋子,甄芳芳心裡想道:『得聯系給大伙兒留點飯,這戶怕是沒點了。』1車、2車……15車,直到下午6:00終於搬完了,每個人都跟泥一樣癱了下來。

  甄芳芳看著大伙兒衣服上白色的汗鹼,看著前幾天被釘子紮了腳的韓佔科,還有被東西砸中肩膀的曹亞娟,又想到自己忙得忘了給孩子報幼兒園而不得不上私立園的事,鼻子一酸,頭轉過去,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拆遷現場的『胡司令』

  『倆「老梆子」急救火,如履薄冰走繩索。』

  『橕不住的時候,輕輕告誡自己。說一聲我好累,心裡想我還行……』

  4月30日晚上10:47,翻看下瓦房街拆遷微信工作群裡一首首詼諧幽默、相互鼓勁的打油詩,胡振蘭眼圈有點紅了,她知道,經過連續幾個月來沒日沒夜、艱苦卓絕、殫精竭慮的鏖戰,同志們累得生病、急得失眠、父母孩子顧不上,身心都已經嚴重透支了。

  『吱……』伴隨著刺耳的急剎車聲,7輛大吉普並排堵在下瓦房街拆遷辦公現場的門口。如同電影《古惑仔》的拍攝現場,十來個戴著金鏈子、渾身刺青的黑衣大漢重重甩上車門,帶著一股寒氣直闖進來。這時,有個70多歲的老人踉踉蹌蹌趕過來,聲淚俱下:『我是一點兒也主不了啊,我去監獄探親時,大兒子說了「你要敢簽,等我出去,把你腿打折了」……"面對幾個大漢和一個瘦弱的老人,工作組的史俊芳鎮定自若:『我們只跟戶主徐大爺談。』黑衣大漢咆哮道:『別廢話,說嘛條件!他得聽我們的,不然弄死他!』50多歲的胡振蘭站在那裡,鎮靜地看著這一切,眉頭一皺,轉身走到小屋,把手機掏了出來:『執法隊,馬上過來!所有工作組同志到現場!』火候到!時機到!在困難面前、在危險面前,沒有畏懼、沒有退縮,胡振蘭親自坐陣、調兵遣將、鼓舞士氣,所有同志面不改色、?力同心、眾志成城!在邪不壓正的強大氣場面前,吉普車隊在塵土飛揚中消失……

  彎腰半蹲兩小時的三個人

  『大姐趕緊把空調關了!快加氧!吸痰!』桃園街道工作組的張立一邊說,一邊跑到床邊跟著一塊兒照顧正在喘著的劉大爺。對於一個常年癱瘓在床、喪失意識、靠吸氧維持生命的危重病人來說,溫度的一點變化,都可能造成嚴重後果。『也是看你們蹲了一個小時汗都濕透了……』劉大爺的女兒忙完出了口長氣。

  安江裡9號院的3套房,劉大爺1套、大兒子和老兒子各1套。老人重病喪失意識、四個子女意見不一、公證處不能公證、家庭存在實際困難……怎麼辦?具結書讓子女逐句逐字念,錄下視頻。

  『這是依法程序對吧?……』

  『好的,謝謝律師!』

  『大哥,周轉房終於協調下來了!同樓層的三間!方便你們照顧!』

  『大哥,好消息來了!安置房可以過戶到你們四個子女身上!』

  『大姐,劉大爺的大病、殘疾補助都辦完了,沒問題!』

  下午2:30,張立帶著工作組的李虹和呂洪斌,拿著攝像機半蹲地上,對著劉大爺的四個子女錄公證程序需要的視頻,攝錄到一半時,出現了開頭的一幕。等到劉大爺穩定了以後,三個人又開始彎腰半蹲,頭上啪嗒、啪嗒滴著汗,眼睛盯著攝像機,對著四個子女挨個兒一字一句地錄著。因為怕聲音錄得不清楚,幾乎是跪在了地上,而這一錄就是兩個小時,起來時,張立已經站立不穩。

  小二樓拆遷告捷,小二樓拆遷工作精神永傳。在小二樓成為了歷史的這個地方,留下了每一位動遷工作人員忘我工作的足跡,而且會將這些同志背後的每一個故事永遠銘記。(『津雲』—北方網編輯王鈺晨)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