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產婦跳樓事件引發爭論 厘清法律責任不讓悲劇重演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北方網 作者:晚報王學軍 編輯:曲璐琳 2017-09-14 14:32:20

內容提要:8月31日,陝西榆林產婦馬某某在即將臨盆之際,卻因為要求剖腹產無果而跳樓自殺。悲劇發生後,一石激起千重浪,事件中折射出的親情倫理關系,醫患雙方之矛盾,以及產婦生產權最終應由誰來決定等問題,引發了人們的廣泛熱議。

  天津北方網訊:8月31日,陝西榆林產婦馬某某在即將臨盆之際,卻因為要求剖腹產無果而跳樓自殺。悲劇發生後,一石激起千重浪,事件中折射出的親情倫理關系,醫患雙方之矛盾,以及產婦生產權最終應由誰來決定等問題,引發了人們的廣泛熱議。

  生育決定權最終應由產婦做主

  薊州檢察院監所檢察科 於長澤 李現卿

  『待產孕婦跳樓』事件引發各方關注,事件真相有待進一步調查,但其中卻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醫患關系的扭曲。一方是醫院為規避自己的法律風險,把手術『簽字』作為回避自身的依據,另一方是家屬在《產婦住院知情同意書》上簽字堅持順產。那麼,對於產婦生產方式的決定權是孕婦還是家屬?一般醫生會先給出孕婦生產方式的建議,告訴病人醫療方式、醫療風險及醫療方案,這也是對患者知情權與同意權的體現。根據《母嬰保健法》規定,孕婦有選擇分娩的權利。根據《侵權責任法》第55條規定,『需要實施手術、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醫務人員應當及時向患者或者其家屬說明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並取得其書面同意。』剖宮產手術應當先取得孕婦的書面同意,只有在不宜向孕婦說明的情況下,纔向家屬要求簽字。醫院也有責任向孕婦提供安全的分娩方式,孕婦在清醒的情況下,簽署《授權委托書》並不代表放棄自己的決定權。生育過程是由女性承擔和完成的,在孕婦或者胎兒受到威脅的時候,除了要尊重醫生的建議,比如在醫院設立『綠色通道』解決孕婦與家屬之間的意見分歧,更要尊重孕婦本人的意見,自主決定孕婦的醫療方案,在法律框架下保護孕婦的生命健康。

  醫患關系緊張是背後深層原因

  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律師 王 濱

  本事件焦點為,是否應對產婦進行剖宮產。據有關部門統計,我國近年來剖宮產率遠高於世界衛生組織設置的警戒線。因剖宮產會產生多種並發癥,不利於母嬰健康,故我國衛生行政部門近年來一直在嚴格控制剖宮產率。因此本事件中最重要的是要分析產婦是否有剖宮產指征。就目前報道來看,僅可看出產婦超聲顯示胎兒頭部偏大。但這不屬於剖宮產指征,疼痛難忍更不是手術指征。對此應先進行陰道試產,必要時產鉗助產。因此,我認為在沒有為產婦進行剖宮產的問題上,醫患雙方均沒有過錯。

  在從事律師工作前,我曾在本市一三甲醫院專職處理過近十年醫患糾紛,類似患者與家屬意見不統一的事件時有發生。除情況十分緊急外,醫生一般不會為患者做任何決定,否則極易引發醫患糾紛。

  醫院責任難推卸

  天津財經大學法學院講師 潘曉濱

  本事件中,媒體和公眾的注意力普遍集中於對醫院責任的爭論,以及對亡者家屬的道德譴責上。盡管院方調出產婦跳樓前向家屬『下跪』以便撇清責任的監控錄像,但產婦自殺院方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根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33條規定,醫療機構施行手術、特殊檢查或者特殊治療時,必須征得患者同意,並應當取得其家屬或者關系人同意並簽字;無法取得患者意見時,應當取得家屬或者關系人同意並簽字。在本次事件中,醫院在實施產婦生產的過程中,以產婦事前簽署授權書為由,拒絕產婦本人的剖腹產要求,最終釀成慘禍,院方是沒有正當理由以授權書排除法規中規定的患者同意情形的。

  此外,即便家屬不同意,院方也有義務對難產的產婦及時施救。根據《侵權責任法》第56條,因搶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緊急情況,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親屬意見的,經醫療機構負責人或者授權的負責人批准,可以立即實施相應的醫療措施。本事件中,醫院可以根據產婦生產的情形判斷,及時采取緊急措施。(『津雲』—北方網編輯曲璐琳)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