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京津冀生態一體化強勢推進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新華網 作者:倪元錦 張華迎 齊雷傑 編輯:曲璐琳 2017-10-11 08:29:13

內容提要:構建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普惠的民生福祉。近年來,乘着協同發展的東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以綠色發展爲引領,統籌山、水、林、田、土的整體修復,深度推進大氣治理。

  天津北方網訊:構建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普惠的民生福祉。近年來,乘着協同發展的東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以綠色發展爲引領,統籌山、水、林、田、土的整體修復,深度推進大氣治理。

  復綠礦山涵養水源

  鳥兒的啼唱取代了開山採石的轟鳴,煙塵瀰漫的空氣變得清爽,千瘡百孔的廢棄礦山創面披上“綠裝”……這是生活在天津市薊州區城北大興峪礦區周邊羣衆的感觸。

  薊州區啓動“礦山復綠”工程,投資28億元,爲天津市石礦、東後子峪、漁山等8處廢棄礦區修復山體創面超過330萬平方米。

  華北地下水漏斗區的“鍋底”——河北省衡水市,日前傳來好消息,經過3年治理,其深層地下水的水位埋深持續回升。2014年,河北省啓動地下水超採綜合治理試點,已覆蓋9市115縣,目前試點區淺層地下水的埋深下降速率減緩,深層地下水的埋深止跌回升。

  天津市水務局陳曉虎說,近年來,天津市開採地下水逐年減少,由此,大幅度、波動性地面沉降得到有效控制。

  在北京,南水北調工程,讓水資源戰略儲備獲得改善。北京市水務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潘安君介紹,江水進京兩年多,北京市地下水共壓採約2.5億方,逐步減緩了下降趨勢。2015年末,北京市平原區地下水埋深與2014年末基本持平,僅下降0.09米;2016年末,平原區地下水的埋深比2015年末回升0.52米。

  直面大氣污染治理

  煤炭仍然是北京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的首要來源。數據顯示,京津冀年消耗燃煤約4億噸,其中北京燃煤消耗量已降至1000萬噸以下,全市優質能源佔比超過80%,但對河北省而言,大約80%的能源消耗來自煤炭。環保部環境規劃院研究表明,京津冀區域PM2.5主要來自工業和民用,其中冬季民用污染佔比超過50%,最主要就是“散煤燃燒”的貢獻。

  由此,“禁煤區”建設和推進“散煤清潔化”,成爲三地協同治理大氣污染的縮影。

  2014年8月,北京發佈“禁燃區規劃”,提出2020年位於市中心的城六區全面禁燃。

  南蔡村鎮位於北京、天津、廊坊“金三角”地帶,今年採暖季這裏將告別散煤取暖和炊事。南蔡村地處的天津市武清區,今年將有19.98萬戶村民告別煤炭。

  今年8月,廊坊市大廠回族自治縣完成“氣代煤”改造。預計10月底,河北省廊坊市、保定市“禁煤區”範圍內120多萬戶將使用清潔能源,上述環京區域散煤“清零”。

  同時,京津冀三地在環境治理方面,開展管理體制創新,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環評、統一監測、統一執法。

  今年4月,京津冀三地的環保部門、質監部門共同發佈環保領域首個“統一標準”《建築類塗料與膠黏劑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含量限值標準》,以減少約20%的無組織排放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該物質是PM2.5和臭氧污染的“前體物”。

  統一監測方面,北京市環保局局長方力說,京津冀已統一應急預警分級,採取地域聯動、時間聯動、人員聯動等“三聯”模式,聚焦高架點源、燃煤、移動源等重點污染源的監測。

  在執法領域,三地統一聯動。2015年11月,京津冀建立環境執法聯動工作機制,確立定期會商、聯動執法、聯合檢查、重點案件聯合後督察、信息共享5項制度。

  逆水行舟方至千里

  受訪業內人士指出,部分發達國家的空氣質量在完成工業化後、歷經半個多世紀治理才呈現好轉,我國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治理環境,形勢更加複雜、任務更加繁重。國務院“大氣十條”頒佈以來,各項治霾措施僅“積跬步”,“至千里”還有很遠的路。

  北京市大規模綜合治理大氣污染,始於1998年。2013年,PM2.5濃度正式納入監測範圍,並出臺爲期五年的“清潔空氣行動計劃”。2016年,北京市PM2.5濃度爲73微克/立方米,與2013年相比下降18.0%;重污染天數由2013年的58天下降到2016年的39天。此外,2016年,天津市、河北省的PM2.5濃度爲69微克/立方米、70微克/立方米,較2013年分別下降28.1%、35.2%。

  然而,監測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京津冀PM2.5濃度同比升14.3%,PM10濃度同比升13.2%,呈現反彈。“治理灰霾,需要釜底抽薪。點滴成績背後,治理與排污,正步入相持階段。”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王躍思說。

  環保部日前出臺《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等“1+6”配套方案,聚焦“散亂污”企業、集羣綜合整治、高架源穩定達標排放,加大壓煤減排、提標改造、錯峯生產措施力度,尤其把重污染天氣妥善應對作爲重要突破口。

  污染並非一時一日,治理也難一蹴而就。這是“發展權”與“健康權”的博弈,可謂“逆水行舟用力撐,一篙鬆勁退千尋”。(“津雲”—北方網編輯曲璐琳)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_ | siA | ۸u^ | ptڭ | ߮v | ] | pT | HkM}H|qܡG022-23602087 | |lcGjubao@staff.enorth.cn | |O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ѤѬz_v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