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援藏乾部:在貢覺 留下天津援藏印跡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晚報伊健 編輯:劉穎 2018-07-10 16:03:31

內容提要:天津的援藏乾部第一次踏入昌都貢覺這方熱土,誓將天津人務實肯乾的工作作風留在這裡,留在百姓的心裡。

  天津的援藏乾部第一次踏入昌都貢覺這方熱土,誓將天津人務實肯乾的工作作風留在這裡,留在百姓的心裡——

在貢覺 留下天津援藏印跡

西藏深處沒有路,援藏乾部們牽著馬踏雪前行。(照片由天津援藏乾部呂永軍提供)

  天津北方網訊:西藏昌都,藏東之明珠,雪域高原的純淨美如天堂,這裡與渤海之濱的天津市有著難捨難分的兄弟情誼。

  1994年中央確定天津市對口支援西藏昌都以來,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始終從戰略和全局的高度,通過乾部援藏、資金援藏、智力援藏、產業援藏等多種途徑,為當地維護穩定、經濟發展、民生改善、城市建設和黨的建設等各項事業的全面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目前,第八批天津援藏乾部正在雪域高原的不同崗位上貢獻著自己的纔智,發光發熱。

  藏東之東,昌都市貢覺縣,一鎮十一鄉。2016年正式成為天津市對口幫扶縣,天津的援藏乾部第一次踏入這方熱土,為西藏百姓謀福祉。乾部們稱自己是天津支援貢覺縣的開疆拓土者,初來乍到要將天津人務實肯乾的工作作風留在這裡,留在百姓的心裡。

  以無限的情感投入援藏

  對口支援貢覺縣是中央交給天津市的一項新使命。來自本市寧河區的援藏乾部、現任貢覺縣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的王志軍,就是首批踏上這片土地的援藏天津人。

  眼前就是即將竣工的貢覺縣人民醫院新綜合樓,工人們快馬加鞭地工作,鄉親們眼看著這座高樓拔地而起,記者對王志軍的采訪就在工地上開始了。

  “按照西藏自治區的統一要求,全自治區74個縣,每個縣都要有一所二甲醫院,以貢覺縣目前的狀況遠遠達不到。無論硬件還是軟件,都和二甲醫院的水平相去甚遠。”王志軍初到貢覺縣第一個調研點就是人民醫院,他告訴記者:“那場景讓人看著心疼,醫療條件和水平甚至不如大城市中的小診所。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全縣有5萬人口,這裡卻是全縣規模最大的醫院。”他在調研報告中寫道:貢覺縣人民醫院醫務人員嚴重不足,科室不分,當地醫護人員的水平偏低……

  醫療衛生關系著百姓的健康,是關乎民生的重要工作。從硬件上要提昇,今年4月人民醫院新綜合樓正式開工,預計今年10月入冬前即可竣工,2019年9月各項設備調試完畢,新醫院正式開診。這項投資5128萬元的民生項目,天津市及寧河區的投入佔了一大半,一年後這座近1.2萬平方米的新人民醫院將為當地百姓提供較好的醫療條件。硬件提昇的同時,軟件也在同步提昇:為了改變當地醫療水平偏低的現狀,王志軍決定采用“走出去”“請進來”的策略,目前貢覺縣的3位醫生正在寧河區醫院進行培訓,與此同時,寧河區的醫療專家也將於近期奔赴貢覺縣,為當地醫生提供短期培訓,進行有針對性的輔導。

  三年,這是王志軍一期援藏工作的期限,說長也長,說短也短。他要好好利用這三年的時間,把天津援藏的“品牌”立在這裡。來貢覺縣工作兩年了,王志軍給自己的援藏工作打了80分。距離滿分的差距在哪裡?記者不禁想問。

  “在貢覺有14位天津援藏乾部,在不同的崗位上付出著。”王志軍介紹說,“作為第一批支援貢覺的天津乾部,一切都要從頭開始,我們要把工作打牢了,為之後接班的同志做鋪路石。當地人此前不知道天津人的辦事風格,我們的工作狀態就是第一印象。只有我們做好了、當地乾部群眾給天津人挑大拇指,纔不辜負市委、市政府及天津人民對我們的期望。留下20分,讓我在未來的一年裡更加努力。”

  在王志軍宿捨的牆上,有這樣一行字,“堅持‘有限’與‘無限’相結合,用好有限的援助資金,以無限的情感投入援藏工作,深化人纔、教育、醫療、民生等全方位、多層次交流合作。”這正是他的援藏使命,一以貫之。

  騎馬上山 緊盯蟲草收獲季

  近些年來,蟲草價格扶搖直上,普通品五六十元一根,品相好的,價格更高。昌都市貢覺縣是優質蟲草的主產地,量大質好,每年五六月的收獲季,藏民們都會舉家出動上山挖蟲草,為此當地的學校還特設了為期一個月的“蟲草假”,就是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實現增收。

  百姓們采挖的哪裡是蟲草?儼然是比黃金還要金貴的“軟黃金”。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紛爭在所難免。越界挖掘、偷挖盜挖的事件屢見不鮮,一旦出現此類問題,必然會出現爭吵、甚至上昇到斗毆。

  “乾部們必須盯緊了,防患於未然。”天津市援藏乾部、貢覺縣副縣長呂永軍對記者說,“坦白地講,當地一些農牧民的法律意識比較淡漠,觸及此類問題想不到法律,解決方式就是簡單粗暴的‘約架’,盯不緊就會演變成群體事件,進而造成傷亡慘劇。”面對嚴峻的維穩形勢,天津的援藏乾部們提前介入,收獲季尚未到來時就提前進山,聯系自己負責的農民,把界限劃分清晰了,避免不必要的紛爭出現。

  呂永軍蹲點的則巴鄉情況更為特殊,它是貢覺縣域內蟲草產量最大、質量最好的片區,“可以負責任地講,優質蟲草中的精品幾乎全在則巴鄉。”呂永軍並沒有因此而感到欣喜,反而由此帶來了不小的懮慮,“好東西人人都想要,在利益驅動下,多少人都在望著這裡的‘蟲草富礦’。”

  蟲草在海拔4500米以下是找不到的,4500米至5000多米之間盛產。如此高海拔的區域氣候多變,別說路了,連能喝的水都找不到,而乾部們就要在這片區域內駐紮近兩個月,這份辛苦只有經歷過的人纔知道。“駐點前,都得把生活物資帶齊了,放在馬背上,騎著馬上山。山路曲折,稍不留神就會墜下懸崖峭壁。”呂永軍說,“到了安營紮寨的地方,沒水沒電手機沒信號,與世隔絕,想喝水就得砸冰燒水;那裡空氣稀薄,高原反應嚴重時頭疼欲裂……”

  援藏乾部們排除萬難,嚴防死守,就是提防越界盜挖的事情發生。“我們與鄰縣接壤,當初劃好了界線,但對方還是過界了,而且帶著挑釁的意味。”呂永軍講述說。面對此情此景,如何應對?他指示乾部把自己的鄉親們穩住了,全部坐在草墊上,誰也不要做出過激行為,自己站出來協調這一事態。在昌都市專案組的支持下,雙方重新明確了采挖界線,各自派出代表在協議上簽字畫押,終於平息了衝突,藏民們又重新回到各自的采挖點。

  “你不在采挖一線、不在第一現場,根本無法及時掌控局面。”事後,呂永軍說,“可貴的是,當地藏族百姓信任天津援藏的乾部,信任我們能夠一碗水端平。”

  這份信任從何而來?呂永軍告訴記者:“你得深入群眾中間,真真切切地聽他們的訴求,為他們解決問題。”一次兩次,時間久了,藏族百姓終於知道援藏乾部的辦事能力,他就會信服你。這已是呂永軍第二年在蟲草采挖點蹲點,這次下鄉,鄉親們見到他來,放下手頭的活兒圍攏上來,雖然語言上有差異,但談笑風生。

  認真思考 我們為何來援藏

  貢覺縣平均海拔4200米,加之一路顛簸,記者在這裡遭遇到了強烈的高原反應,由此更能感受到天津援藏乾部剛抵達貢覺時的情形。坐在王志軍的宿捨裡,記者一邊吸著氧,一邊和兩位天津援藏乾部交談,像是三位朋友促膝談心。

  “在西藏工作,面臨的氛圍、環境、擔子都與在天津工作時不一樣。”王志軍說,“想清楚了為什麼來、來了乾什麼、要給貢覺留下什麼,給未來接班的同志留下什麼?這些問題如果想不清楚,來了也白來,三年時間只會沒意義地荒廢掉。”

  在貢覺工作了兩年,王志軍每天都在思考著這些命題。“忠誠是首位,我們要講政治、講團結、做實事,這是政治任務;要把天津人的好作風帶到貢覺,留在貢覺,給當地百姓帶來實實在在的福利;要把這批援藏的兄弟姐妹照顧好,不僅要把他們帶出來,還要平平安安地帶回去;乾乾淨淨做人,踏踏實實做事,絕對不能在廉政問題上有一絲的動搖……”他一邊掰著手指,一邊和記者講。

  聊著天,呂永軍的手機微信裡跳出12條信息,而且格式一致:1號某某,安全到達宿捨;2號某某,安全到達宿捨……“這樣的‘晚點名’是常態,這是王志軍給援藏乾部們立下的規矩。”呂永軍說,“偶爾我還會抽查一下,這並非不信任同志,而是為了大家的平安著想。”

  說到平安,今年呂永軍前往則巴鄉蹲點時突遇險況,眼看著前面就是懸崖,他的“坐騎”竟然還往前走,“再往前走一步,我連著馬就一塊兒‘犧牲’了,要說不怕,那是假的。”幸好老馬識途,那一刻馬兒調轉了方向。這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至今讓呂永軍心有餘悸,更加深刻體會到“平安”這兩個字的意義。

  此前他們二人一位在寧河區蘆臺鎮工作,一位在河北區寧園街工作,彼此並不相識,是共同的援藏經歷讓二人成為親密無間的戰友,甚至是面對生死考驗的患難兄弟。“等有一天結束了援藏使命、回到天津時,或許我們會留著眼淚再盤點這三年來經歷的每一天。”王志軍笑著說。“援藏工作不容易,且行且珍惜吧。”呂永軍補充道。(津雲新聞編輯劉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