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同桌陪讀十餘年自閉癥男孩考上普通大學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華西都市報 作者:周麗梅李寰 編輯:鄭津 2018-08-05 10:03:02

內容提要:自閉癥也叫孤獨癥,是一種先天性大腦發育障礙類疾病。人們通常把自閉癥患者稱為『星星的孩子』,因為他們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表達自己的感受,無法與他人交流。

  四川第一個考上本科院校的自閉癥學生

  媽媽同桌陪讀十餘年 自閉癥男孩考上本科

  他希望設計出無人駕駛拖拉機,減輕農民伯伯負擔

  自閉癥也叫孤獨癥,是一種先天性大腦發育障礙類疾病。人們通常把自閉癥患者稱為“星星的孩子”,因為他們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表達自己的感受,無法與他人交流。

  在成都,包涵就是一個“星星的孩子”。

  這份錄取通知書,對於包涵一家人來說彌足珍貴,這是該校此專業在全國唯一一個錄取自閉癥學生的名額,包涵也成為了四川第一個考上本科院校的自閉癥學生。

  驚喜交加

  一封錄取通知書炸開朋友圈 自閉癥男孩被普通大學錄取

  8月3日下午,成都市武侯區特殊學校校長蔡曉莉朋友圈裡更新的一條信息,引來很多人點贊。

  她發了一張照片——一張來自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頒發的錄取通知書,被錄取的學生名叫包涵,錄取專業為“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本科。

  包涵的媽媽也在朋友圈寫道:“永遠忘不了,包涵上小學四年級時,武侯特教對包涵的幫助……”

  蔡曉莉感嘆,包媽媽付出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努力,包涵走到今天,他的媽媽是“一號功臣”。

  同桌媽媽

  為照顧患自閉癥的孩子 教師媽媽辭職當清潔工陪讀

  從外表看,包涵與普通小孩並沒有區別。其實,他在3歲那年已被確診為自閉癥,不能開口說話、不喜歡與人目光直視、總是重復開門關門的動作、眼睛可以盯著風扇看幾個小時、一個盆就能玩一下午……這些刻板行為,包涵都佔齊了。

  上幼兒園後,包涵更是很難融入到集體中,“其他小朋友都在操場上做操,只有他一個人繞著圍牆跑。”有同學追著他罵“傻子”。

  自閉癥的確診,猶如一盆冰水兜頭澆在包涵媽媽龐芝華身上。“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她這樣描述那時的絕望。

  當時,龐芝華已步入中年,兒子的病讓她深深地焦慮。一位教授告訴龐芝華,對於自閉癥患者沒有特殊的治療方法,只能通過耐心陪伴、引導纔能慢慢變好。兒子的病確診時,龐芝華在一所中學教授生物課程。為了照顧兒子,她毅然辭去了工作。“原本想到孩子所在的小學應聘教師,但名額滿了。”無意中聽說學校在招清潔工,龐芝華前去應聘,一做就是三年,“我只是想離孩子近一點。”

  龐芝華的付出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原本當教師的時候收入還算穩定,當清潔工之後收入銳減。最初,包涵的爸爸每個月的工資只有900塊錢,而花在包涵訓練上的錢每個月就要1200元。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見肘。

  為了方便兒子上學,龐芝華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平時丈夫兒子睡一張床,她則睡在陽臺的單人沙發上。為了能讓兒子融入正常人的生活,龐芝華在小學裡除了打掃衛生,每到課間10分鍾,她還要陪著孩子們丟手絹、跳皮筋、扮演角色。

  各種游戲讓包涵和其他孩子打成一片。“看著他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再多的辛苦我都覺得值得。”龐芝華說。

  進入小學後,學習難度逐漸加大,包涵學起來很吃力。為了輔導兒子的功課,龐芝華向學校申請了陪讀,並成為兒子的同桌。在課堂上,龐芝華會認真做好筆記,等到課後,將老師教的重點講給兒子聽。包涵的理解能力存在缺陷,龐芝華只能將知識點反復講給他聽,一遍又一遍地做題。就這樣,從幼兒園到高中,龐芝華和兒子做了十餘年的同桌。

  堵死的路

  天賦初顯卻無路可走 藝術團:“優秀但不夠震撼”

  音樂,是改變包涵人生的轉折點。上幼兒園時,孩子們在舞臺上表演手風琴,臺下的龐芝華滿臉羡慕,“要是我的孩子也能在舞臺上表演手風琴,那別人就不會叫他傻子了。”有了這樣的想法,她找到老師教包涵學手風琴。機緣巧合下,老師發現包涵在識譜和記譜上很有天賦,“他很敏感,識譜記譜都很快。”

  就這樣,從手風琴開始,包涵的音樂天賦逐漸顯現。小學一年級時,包涵上臺表演手風琴,被音樂老師看中,主動提出教他學習鋼琴。9歲那年,包涵的手風琴已經過了5級。10歲那年,包涵又過了鋼琴十級。憑借鋼琴的特長,包涵被川音附中錄取。

  之後,包涵開始參加各類比賽,捧回了多個全國大獎,2015年在第六屆全國鍵盤樂器藝術邀請賽獲得手風琴專業初中組金獎、第11屆新加坡中新國際音樂節比賽中國賽區選拔賽金獎……在音樂領域,包涵一路開掛,今年高考藝術專業成績更是達到了346.4分,超過了川音等學校專業錄取分數線。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包涵會順著音樂道路繼續走下去時,龐芝華卻做了一個讓人驚訝的決定:“不再繼續讓兒子學習音樂。”龐芝華認為,兒子雖然專業成績不錯,但文化成績一直不算太好,“若執意報考,風險太大。”

  另一方面,不論是鋼琴還是手風琴,都需要技術和情感兼備,而包涵只具備前者。“孩子識譜記譜都靠死記硬背,彈出來的音樂沒有感情的起伏和變化,這不是他內心發出的聲音。”更讓龐芝華擔心的是,對於缺乏語言表達和溝通能力的包涵來說,當音樂老師並不現實。

  而想要進入藝術團也並非易事。“有個殘疾人藝術團招募鍵盤樂演奏員,我們曾報名參加選拔,包涵表演得很不錯,團長還稱贊了他,我們都以為十拿九穩了。”但最終,殘疾人藝術團還是拒絕了包涵。

  “我們需要的是像《中國好聲音》劉偉那樣,觀眾一眼就能看出是殘疾人。你家孩子專業能力、外形條件都很優秀,但不夠震撼。”團長的一席話,讓龐芝華十分迷茫。“我只是想讓他畢業後能夠找到一份工作,自食其力,但好像每條路都被堵死了。”

  峰回路轉

  放棄音樂改學計算機 自閉癥孩子終於圓了大學夢

  一次偶然的機會,龐芝華在報紙上看到了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的招生信息,給這個瀕臨崩潰的家庭帶來了轉機。

  從去年開始,該校已經開始招錄自閉癥本科考生,而今年,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將在全國招收一名自閉癥考生,龐芝華決定讓包涵去試試南特師的單獨招錄。

  單獨招錄要考語文、數學、外語三門科目,留給包涵的准備時間並不多。龐芝華特意請了兩個研究生給孩子補習,“他自己也很努力,每天早上六點半就起來了,絕大多數時間都在背單詞、看書、做題。”面試、筆試流程都結束後,學校還特意讓包涵到大學和大一學生一起試讀了兩周。龐芝華介紹,“學校就是想看看他能不能和同學相處,能否正常學習。他表現得很大方,最後老師學生對他的評價都不錯。”

  被大學錄取是好事,但令人費解的是,為什麼要選擇計算機呢?“隔行如隔山”,進入一個陌生的領域學習,包涵又需要多長的時間適應?

  “他的爸爸很早就接觸計算機,在專業知識上能給他指點。”龐芝華說,選擇計算機專業,更重要的是和包涵的願望有關。采訪時,包涵告訴記者:“我的願望是設計無人駕駛的拖拉機、直昇飛機、火車……”

  龐芝華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孩子的願望很單純,就是覺得農民伯伯很辛苦,想要設計出一款無人駕駛的拖拉機,減輕他們的負擔。

   原標題:媽媽同桌陪讀十餘年 自閉癥男孩考上本科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