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國際輿論批評特朗普挑起、昇級貿易戰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張紅 編輯:鄭津 2018-08-06 06:40:21

內容提要:為了『美國優先』,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總統特朗普真是煞費苦心。頻頻舉起貿易大棒,目的是迫使眼中的『對手』坐到談判桌前,獲取美國利益最大化。面對美國民眾、企業,他語氣堅定,承諾實現美國的繁榮;面對盟友、『對手』,他聲色俱厲,要求實現美國的利益。然而,這個頭頂『交易的藝術』光環的商人總統,似乎沒有意識到,商業上或許行得通,在國際關系和國際貿易上卻行不通。

  美國和國際輿論強烈批評特朗普挑起、昇級貿易戰

  “不靠譜”讓美國不靠譜

  為了“美國優先”,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總統特朗普真是煞費苦心。頻頻舉起貿易大棒,目的是迫使眼中的“對手”坐到談判桌前,獲取美國利益最大化。面對美國民眾、企業,他語氣堅定,承諾實現美國的繁榮;面對盟友、“對手”,他聲色俱厲,要求實現美國的利益。然而,這個頭頂“交易的藝術”光環的商人總統,似乎沒有意識到,商業上或許行得通,在國際關系和國際貿易上卻行不通。無論國內還是國外,在特朗普的帶領下,美國與“不靠譜”開始形影相隨。

  貿易大戰

  能讓制造業回歸嗎?

  “買美國貨,僱美國人!”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反復強調的目標。振興美國實體經濟也被認為是美國一意孤行對全球挑起貿易摩擦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隨著美國在貿易戰中不斷加碼,結果如何呢?

  還記得因為貿易戰宣布出走並引發特朗普憤怒的摩托車生產商哈雷嗎?哈雷的季報顯示,其二季度摩托車出貨量下降11.3%。該公司2018年的運營利潤率被迫從10.5%降至9%—10%。此外,據最新消息,位於堪薩斯州北部的哈雷戴維森摩托車工廠即將關閉,邁出轉移生產的第一步。哈雷目前正在泰國建立一家新的工廠,還計劃把更多的產量轉移到印度、巴西和泰國來節省成本。

  哈雷當然不是唯一喊苦的美國企業。寶馬、通用汽車、惠而浦等紛紛表達不滿。

  美國《財富》雜志稱,寶馬宣布將提高兩款美產SUV的在華銷售價格,這是特朗普貿易戰造成影響的最新跡象。《金融時報》稱,分析師表示,進口關稅是“行業盈利的主要威脅”,並警告稱,關稅給寶馬和戴姆勒造成的損失可能達到2019年利潤的4%至5%。寶馬、戴姆勒投入大量資金在美設廠,現在受到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影響,具有諷刺意味。

  通用汽車和家電巨頭惠而浦也相繼下調了業績預期。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金融界開始有聲音擔懮企業的投資意願和個人消費的萎縮。美國經濟目前保持強勁,但貿易戰有可能導致投資和消費的減退,從而擴大對企業業績的打擊,對實體經濟投下陰影。

  苹果公司剛剛成為首家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的科技公司。但是,就連苹果也開始喊疼。據彭博新聞社網站報道,苹果公司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報告稱:“關稅可能增加公司產品的成本,使產品更加昂貴,從而降低產品的競爭力,圍繞國際貿易爭端和保護主義措施的政治不確定性,也可能對消費者信心產生負面影響。”

  “買美國貨”難以實現,“僱美國人”更成為“鏡花水月”。

  美國化學委員會首席執行官卡爾文·杜利預測,25%的關稅將“給美國的化學品制造商帶來毀滅性影響”。多家美國企業警告,如果局勢得不到緩解,可能會對經濟造成影響,導致就業崗位減少。

  在貿易戰的硝煙中,美國洛杉磯市長埃裡克·加塞蒂緊急率團到訪亞洲。原因很簡單。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網站報道,隨著白宮揚言要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收更高的關稅,美國諸多港口經理正准備迎接發貨取消和失業的可能性。而洛杉磯港和長灘港估計為整個南加州提供了近100萬個就業崗位。

  這還是開頭。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數據,如果美國真的對全球開征25%的汽車關稅,19.5萬美國工人將在1—3年內失業,而在其他國家采取反制行為的情況下,情況則會更糟:美國將損失約62.4萬的工作崗位。

  物價上漲

  能讓民眾滿意嗎?

  “美國消費者已經開始感受到成本上昇的刺痛。”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稱。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高級副主席埃琳·恩尼斯說:“大約半數來自中國的商品需要面對更高的關稅。增加的成本會被傳導給美國消費者,將影響大多數美國人的錢包。”英國《泰晤士報》網站報道稱。

  從可口可樂到房車,從玩具到服裝,漲價風暴已經雷聲陣陣。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稱,可口可樂已經提高了碳酸飲料的價格,因為最近對進口鋁實施的10%關稅使可口可樂罐的生產成本更高。首席執行官詹姆斯奎西承認,漲價是“破壞性的”,但卻是必要的。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報道,剛剛享受了一輪銷售旺季的房車制造商溫納貝戈工業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哈佩說,由於近期一些產品的價格上漲,公司開始考慮提價。盡管該公司不願透露自己的提價幅度,但表示為了削減成本,已作出改動,比如修改房車地板設計等。

  玩具也即將成為“重災區”。在擬加征關稅的2000億美元輸美商品中,包括兒童玩具122億美元。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玩具消費市場,中國則是全球最大的玩具生產基地。據廣東省玩具協會提供的數據,2017年中國玩具28.8%的產品出口到美國,而美國玩具市場80%產品由中國制造。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表示,這2000億美元的中國產日用消費品佔比太大,而且可替代性非常有限。若真對此加稅,美國大多數消費者都能立刻感受到,“只要一宣布,美國日用消費品等價格都要上漲”。

  英國科學新聞網站報道引用美國服裝鞋襪業聯合會主席裡克·黑爾芬拜因的話表示,特朗普對美國進口的中國產品征收關稅,導致中方對美國出口的商品征收報復性關稅,相當於對美國勞動者、消費者及美國經濟征收巨額“特朗普稅”。

  諾貝爾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施蒂格利茨也認為,特朗普准備與中國全面開打貿易戰的舉動會導致“稅收無處不在”,大幅增加的成本要由老百姓去承擔,而美國最貧困階層會因此遭受最沈重的打擊。

  “這些懲罰性關稅將傳遞給美國消費者,並抵消最近幾個月美國經濟取得的所有積極成果。為了泄憤而害自己,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例子了。”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首席執行官馬修·謝伊如是說。

  削減逆差

  能讓美國更繁榮嗎?

  削減美國貿易逆差是特朗普掛在嘴邊的承諾之一,這也是特朗普政府挑起貿易戰的重要理由。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宏觀研究部副主任陳晨晨指出,特朗普上臺以來,歷次貿易談判中,從未放棄過自己1980年代以來根深蒂固的政策立場——通過把握交易底線和精明談判,把屬於美國的工作、產業、市場機遇、貿易利益統統拿回來。他要用絕對的利益取代規則,用絕對的美國優先取代全球考量。特朗普最想企及的“公平貿易”,是最為低階的、以最大程度的美國利益為核心的貿易。與以往的美國政府相比,眼下主導美國權力核心貿易政策思維的,是商業世界裡的“零和經驗”。

  然而,幾乎所有的分析都認為,他不可能兌現這個承諾。

  美國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6月份,美國貿易逆差達到了463億美元,比上個月劇增7.3%,為4個月以來首次擴大;而且,這個逆差數據也是19個月來最大的數據。也就是說,現在的美國貿易逆差,比特朗普上臺時還要高,而且達到了最高。

  不知道特朗普是否會感到一絲尷尬。但是,無論是媒體還是專家都並不覺得意外。

  《華盛頓郵報》網站報道指出,經濟學家們認為特朗普把關注焦點放在減少貿易赤字上的做法是錯誤的。要真正減少貿易赤字,唯一的辦法是讓美國人少買。他們認為,美國人並沒有在貿易上“吃虧”:美國人從國外得到更便宜的商品,而流向其他國家的美元大部分都以外國投資或購買美國債券的方式回歸了美國。他們強調,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加稅的做法不太可能減少貿易赤字,因為美國人還是會購買所有這些加稅的商品,所以企業可能會采取兩種解決方式:一種是購買加過稅的商品,另一種是從其他國家購買。

  美國全球發展中心客座研究員金伯莉·安·埃利奧特在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發表的文章就指出,特朗普似乎沒弄明白有關貿易政策的三個基本事實:首先貿易政策不能打敗廣泛的宏觀經濟力量;其次,貿易政策所帶來的主要影響是重新布局經濟;第三,貿易政策如今遠比過去要復雜。

  哈佛大學教授、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為英國《金融時報》網站撰寫的文章也認為,特朗普把進攻性貿易政策放在治理經濟的核心位置,這種做法是有問題的。大部分經濟學家一致認為,貿易政策的調整不大可能對就業或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起到顯著的促進作用,給貿易松綁反而比操縱貿易更能促進美國的繁榮。

  揮舞大棒

  能讓美國再次偉大嗎?

  “讓美國再次偉大!”這是特朗普的競選口號,也是特朗普的最終目的。然而,迄今為止,特朗普政府的各種做法卻引起了廣泛的質疑。

  “特朗普正在剝奪使美國偉大的東西”,《華盛頓郵報》文章的題目簡單直接。文章指出,二戰以後,美國繁榮的基礎是強大創新體系推動的科技突破。美國的創新政策曾在歐洲和亞洲被成功效仿,近年來也被中國效仿。如今,特朗普對華發動貿易戰,目的是拖慢中國科技崛起,但其實誤入歧途,注定失敗。相反,美國應該做自己最擅長的——在國內創新並與世界其他國家貿易往來,如此纔能常保美國繁榮。

  《日本時報》網站近日刊登《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伯特·塞繆爾森的文章也指出,特朗普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帶來一種錯覺:我們依然能夠通過奉行孤立主義來實現繁榮。美國曾經“偉大”,但那是通過軍事聯盟和貿易政策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得以實現的。

  曾經,美國是當之無愧的西方世界的領袖,一呼百應。然而,如今,西方盟友對美國的心態或許只能用“苦澀”來形容。

  7月底,一場反對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的國際會議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參加者都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日本、韓國、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歐盟國家。這些國家之所以抱團“抗美”,是因為美國今年5月開始針對進口汽車及零部件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調查可能在8月完成,白宮極可能由此對所有進口汽車及配件加征25%的懲罰性關稅。德國財經網強調,此次日內瓦聚會透出的信息是歐盟“對特朗普承諾的不信任”。德國《法蘭克福匯報》評論稱,特朗普想要破壞世界秩序,那又怎樣?各國會聯合起來,保護國際組織和國際規則。

  美國前副國務卿理查德·阿米蒂奇在日本《讀賣新聞》上撰文指出,特朗普在不給別人看底牌的情況下公開聲稱要進行交易。這種手法在商業上或許有效,在外交上卻行不通。美國大部分對外關系因為特朗普明顯缺乏信譽的外交而弱化,盟友對美國領導力的信賴正在下降。

  《華盛頓郵報》網站文章直白地指出,特朗普看重的是他的自豪感、他對關注度的需求、他制造災難的能力——如果他需要對西方聯盟予以重重一擊,以說服自己他比他的所有前任都聰明,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做。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宏觀研究部副主任陳晨晨則指出,在特朗普的政策思維中,“佔盡美國便宜”的盟友並不值得信任,唯有通過精明的外交政策談判,包括向盟國產品征稅,纔會“再次擁有出色的盟友”。

  美國的形象已經受到了損害。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的文章就直接稱美國為“一個流氓無賴超級大國”,“積極主動、強勢有力、徹頭徹尾地尋求一己之利”。

  威逼訛詐

  能讓美國成贏家嗎?

  “貿易戰很簡單。打贏很容易。”這是特朗普的判斷。

  “特朗普認為貿易是一場‘零和游戲’。他相信貿易戰‘很容易打贏’。他對許多國家發起貿易戰,目的是迫使他們坐到談判桌前。”《華盛頓郵報》網站報道指出。

  按照這個邏輯,特朗普政府最近打出了“組合拳”。美國國會剛剛通過的2019年“國防預算法案”,直接將中國定位於長期戰略對手;特朗普政府命令美國商務部以“對美國國家安全存在顯著風險”為由把44家中國企業和機構列入了出口限制名單,進行技術封鎖;特朗普政府又在貿易上威脅要對中國2000億的產品征收25%的進口關稅。

  但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美國能夠輕松打贏貿易戰。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引用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專家菲爾·萊維的話指出,提高對中國商品的稅率與總統持續對中國施壓的戰略一致。在特朗普政府成員中,似乎有這樣一種感受:只要你對中國的打擊夠狠,中國就會屈服。然而,萊維說:“並沒有任何跡象證明這一點。”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指出,美國對中國采取“301條款”,有時似乎意在迫使中國消除對美貿易順差,有時似乎意在阻止“中國制造2025”計劃,有時似乎意在糾正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第一個目標很荒謬,第二個目標沒有談判餘地,第三個目標很難實現。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網站文章則認為,在美國和中國的經濟戰中,特朗普采用了17世紀重商主義時代的古老武器——關稅,而中國拿出的是21世紀的武器——人民幣。中國選擇的武器威力更強大,因為中國在全世界范圍的投資活動規模龐大且增長迅速,受到人們熱烈歡迎。

  美國經濟學教授傑弗裡·薩克斯以及他所代表的一批開明派美國學者,認為美國用貿易戰等封殺手段遏制中國的崛起和科技發展的做法“注定會失敗”。

  美國媒體認為,特朗普政府或許運用了尼克松“瘋子理論”。它是指對手因為懷疑美國總統不可預測、偶爾魯莽、有可能發瘋般危險而小心翼翼。但是,《華盛頓郵報》網站文章以“‘瘋子理論’不會幫特朗普打贏貿易戰”為題指出,從貿易戰的邊緣退回,對中美雙方都好,但是,這需要雙方的合作而不是衝突。自以為是的“瘋子理論”需要讓路給更冷靜的頭腦。

   原標題:『不靠譜』讓美國不靠譜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