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的故事:房子是租來的 但生活不是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晚報李鴿 編輯:劉穎 2018-08-10 17:14:32

內容提要:大學畢業季,年輕人步入職場,需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住哪兒”。有些人足夠幸運,工作的這座城市就是他的家鄉,可以繼續在自己家裡居住。更多的人走出校園後,不得不選擇以租房的方式解決居住問題。
圖片說明

  天津北方網訊:大學畢業季,年輕人步入職場,需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住哪兒”。有些人足夠幸運,工作的這座城市就是他的家鄉,可以繼續在自己家裡居住。更多的人走出校園後,不得不選擇以租房的方式解決居住問題。

  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出租的房源和求租的客戶都越來越多,目前天津在租的房屋超過了20萬套。這20萬套房屋中,居住著大學畢業生、青年求職者、外來務工人員、個體創業者、陪讀者等各類人群。年輕人租房的經歷是怎樣的?帶著疑問,記者展開了調查。

  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

  30歲的思宇(化名),在津租房已有八個年頭了。22歲時,他從本市一所專科學校畢業,不想回農村老家就業,想在天津謀生。那個夏季,思宇最重要的事就是找房子租住。烈日下,他提著行李在大街上聯系出租房屋的人,坐公交車趕到指定地點看房,忙得汗流浹背。

  三天內,思宇看了四套房子,都是小戶型的。最後,他決定和其他人合租,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有兩個臥室,和另外三個人一起住(兩個人住一個臥室),每個人一個月的房租是360元。剛畢業的他,只能負擔得起這樣的房租。未來,一切都是未知數。

  這套房子的房東50多歲,兒子正在上大學。房東准備把這套房子將來給兒子結婚用,因為暫時用不上,就在市場上出租了。屋內基本是零裝修,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老房子,生活設施特別簡陋。即便這樣,這套房子在市場上仍然搶手,有意求租者都是剛畢業的學生。

  思宇謀得一份職業,在裝修公司做平面設計。這個工作,接觸的是各式各樣的房子。他給別墅、大戶型、躍層公寓等各種房子畫過裝修圖。每一次畫圖時,他就在想,要是我能住上這樣的房子該多好。他給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要努力工作,五年內爭取買到屬於自己的房子。

  和別人合租特別擁擠,早上上廁所得排隊,做飯得和別人錯開,即使洗衣服,也得先觀察陽臺是否有晾曬空間。和另外一個大學畢業生合住一屋,思宇總是小心翼翼,擺放生活用品,總怕影響對方。即便這樣,一個無法預料的事情還是出現了,另外一個合租者有睡覺打鼾的習慣,這讓他非常苦惱。有很多次夜裡被吵醒,再也睡不著覺。他就爬起來,戴著耳機繪圖,把自己累得筋疲力盡之後再睡覺。

  繪圖的工作很有前景,公司裡的業務能手月薪能達到8000元。剛畢業的思宇,月薪纔2500元,這點工資雖然微薄,但思宇覺得有盼頭。在裝修公司工作了一年半左右,眼看到了昇職加薪的時刻,公司的經營狀況卻出了問題。裝修行業大多是預付款,公司收了客戶很多錢,老板動了歪心思,卷錢跑路了。思宇和同事們,只得另謀工作。

  業務能力有所提昇的思宇,在樓盤比較多的地方找到了新工作。這家公司在環城四區,離原來居住的地方比較遠,思宇尋思著重新租房子。然而,在合約期內退租,房東提出了很多要求,要求思宇必須找到新租戶纔能退租,否則之前交的四個月租金(押一付三)不退。思宇只能到信息網站發布轉租信息,先後有五六位畢業生前來看房,最後由一位快遞員租下。

  即便這樣,房東也不退押金,搬出各種理由。他仔細查看思宇房間內的每一個角落,看門上是否有釘子,牆上是否不乾淨,所用的家具、家電是否損壞……而有些家具家電,明顯是二手貨,即便自己從未使用,也有可能壞掉,而這根本不是租房者的責任。看到房東這般上勁,思宇只能忍氣吞聲,丟下鑰匙,不提押金的事就走了。當天晚上,思宇睡在單位,他體會到了居無定所、無依無靠的艱辛。為了改變現狀,他要更加努力。

  然而,思宇所在的行業並不能讓他獲得足夠的收入來買房。他先後工作的幾家裝修設計公司,都在一兩年內因為多種原因而停業。四年以後,他纔存夠10萬元,不夠買房交首付的。眼看一年之後,自己仍可能無力買房,思宇有些灰心了。

  在五年的時間裡,思宇因為房東賣房、提高租金、換工作等種種原因先後換了十多個住處。見識了各種各樣的房東,充分體驗了“蝸居”和“蟻族”的生活。

  後來,思宇有了女朋友,也轉變了思路。既然買不起房,那就租更好、更大的房子,至少兩室一廳,生活配置也要求齊全的。雖然月租金達到3000元,但思宇和女朋友能一起打拼,這讓他很欣慰。現在,他仍然在租房,他說:“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我可以選擇租房子,但我不選擇低配的生活。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們一樣開心快樂。”

  租房,人生修煉之路

  和思宇一樣,在走出校門工作之初,需要租房居住的年輕人有很多。旭萍也是從租房生活走過來的,但她最後“上了車”,買到了屬於自己的房子。提起自己租房的經歷,她認識了更多的同行者,看到他們比自己還努力,自己也就有了動力。經過艱苦的拼搏,她實現了夢想。租房,是她人生的修煉之路。

  20歲,旭萍從家鄉一所衛生學校畢業,沒有在當地醫院從事護士工作。她想到大城市闖一闖,就來到了天津。最開始,她在一所民營醫院做護士,薪資每月只有2000元,她也是選擇和其他人合租。

  在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內,每個臥室都住著兩個人。旭萍和醫院的另外一位護士住一間;一位快遞員和他的收銀員妻子住一間;另一間房,住著兩位沒有固定工作的年輕女孩。這兩位沒有固定工作的年輕女孩,花錢卻比較大方,用很貴的化妝品,這引起了旭萍的注意。

  有一年過中秋節時,幾位合租者決定一起做飯聚餐。快遞員和收銀員夫妻需要加班,都沒有參與。四個年輕女孩做了一桌好菜,坐在一起聊天。原來,這兩位沒有固定工作的女孩,都有賺錢門路。一位在銀行信用卡外包部門做信貸員,另外一位女孩,是在網上開淘寶店,轉賣一些兒童玩具。

  過了一段時間,旭萍還在做護士,而兩位年輕女孩都轉型了。做信用卡的女孩,在互聯網金融公司做了信貸員,收入更高。而做淘寶店的女孩,做了網絡主播,每天直播到深夜,和用戶談天說地,直播間裡的粉絲越來越多,打賞金額也快速增加。

  半年之後,做網絡主播和網絡信貸的女孩決定搬走了。網絡主播自己單獨租一套大房子,這樣可以自由地、專心地做主播。網絡信貸的女孩通過在多個信貸機構兼職,收入翻了幾倍。

  旭萍曾經以為買房的夢想很遙遠,很不切實際。但是,當她看到身邊的人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租更好的房子甚至有能力買房子時,她有些羡慕。同時,她深深內疚,看來自己還是不夠努力。

  經過思考,旭萍和同事決定創業了,她們想成立一家月子會所。兩位女孩都是護士,有護理經驗的優勢。創業沒有資金,旭萍決定從以前的那位合租女孩,也就是從事信貸的女孩那裡借款創業。最終,她們在一所大醫院旁邊租了兩層樓,開起了月子會所。

  恰逢月子會所的需求爆發式增長,旭萍創立的月子會所也迎來了一批又一批客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旭萍還清了貸款,也有了買房的錢。2016年底,旭萍買到了屬於自己的房子,而這一年,她還不到30歲。

  回顧自己租房、買房的經歷,旭萍感到有些幸運。如果不是碰到合租的女孩,看到自身的不足,她不會下定決心去創業、去拼搏。租房,讓她見識了更多勞動者成功的路徑,也促使自己找到了修煉並提昇自身的道路。

  租房落戶,讓更多租房者受益

  今年4月,天津市公安局對外發布了服務民生、服務企業“雙十條”措施。其中,最讓大學畢業生關注的一條是實行引進人纔“租房落戶”政策。按照規定,對於符合天津市引進人纔年齡和學歷條件,在津就業並連續繳納社會保險一年以上,在津連續居住半年以上並合法取得居住證,且本人或直系親屬無名下合法產權住房的,可在其長期租賃房屋所在地社區落戶。

  對於租房者來說,買到自己的房子,結束租房的生活,是他們的夢想。此前,因為租房導致個人戶口留在人纔市場或者掛靠在單位集體戶口,沒法為孩子辦理入學,是他們最為擔懮的。而租房落戶政策,解決了他們的實際問題。

  然而,提起租房的經歷,大部分年輕人的感覺是“苦澀的、困難的”。貝殼網所做的一份針對年輕人租房的調查報告顯示:80%以上的租房者遇到過權益被侵害的事件,這些事件包括:房東坐地起價要求漲房租、房東賣房提前收房、被克扣押金、交了租金卻無法按時入住、家具家電出現問題維修緩慢等。

  數據顯示,本市紅橋區法院去年一年接到的有關房屋租賃糾紛達到180件,今年前7個月已達到120件,案件有不斷增長的趨勢。外界普遍認為,在租房市場上,房東處於強勢的一方,租客的權益容易受到房東的侵害。但是,一些具體的案件顯示,房東的權益也可能受到租客的侵害。比如租客拒不繳納房租,還不騰房,換了門鎖,私自裝修改變房屋布局,造成房東的利益受損,這些案件也不在少數。去年和今年,紅橋區法院均調解和執行了一些騰房的案件,部分租戶成為老賴,被列入黑名單。

  時下,房東和租客成為一種較為常見的社會關系,他們應該和諧相處。紅橋法院相關工作人員指出,房東體諒租房者的困難和艱辛,租房者尊重房東的財產權利,雙方相互理解和尊重,可以化解矛盾,減少相關訴訟的發生。(津雲新聞編輯劉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