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老師被前男友刺死 家屬否認『20萬交往費』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津雲 作者:劉暢 編輯:付勇鈞 2018-09-13 08:57:00

內容提要:合肥警方於9月10日教師節當天發布通報:2018年9月9日晚20時許,合肥市經開區丹霞路名築花園小區北門處發生一起命案。接報警後,警方迅速調集警力趕到現場,當場控制嫌疑男子朱某某。經120到場確認,現場一名受傷的女性已無生命體征。經查,嫌疑人朱某某(26歲,霍邱縣人,無業)因感情糾葛,於案發當晚持刀將彭某某(女,23歲,霍邱人,系案發地的一藝術工作室職員)殺害,朱某某對其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我要殺了她爸媽。”8月29日,接到這樣一通電話以後,陳曉(化名)嚇得魂不附體。打來電話的是閨蜜小彭的前男友朱某某,陳曉不是第一個知道朱某某恐嚇小彭的親友,小彭全家因此對其嚴加防范,甚至讓媽媽陪著小彭上課,然而就在9月9日的晚上,噩耗傳來:小彭死於前男友朱某某之手。

合肥警方於9月10日教師節當天發布通報:2018年9月9日晚20時許,合肥市經開區丹霞路名築花園小區北門處發生一起命案。接報警後,警方迅速調集警力趕到現場,當場控制嫌疑男子朱某某。經120到場確認,現場一名受傷的女性已無生命體征。經查,嫌疑人朱某某(26歲,霍邱縣人,無業)因感情糾葛,於案發當晚持刀將彭某某(女,23歲,霍邱人,系案發地的一藝術工作室職員)殺害,朱某某對其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然而,這樣一起悲劇在網絡上掀起的輿論熱議話題卻是小彭因為“欠了男方20萬元”所以纔被殺。她的表姐張小姐向津雲新聞記者表示:“我妹妹長期被他恐嚇威脅,直到十天前纔和家長透露此事,纔幾天就被渣男蓄意謀殺,怎麼會欠錢不還。”她表明欠20萬元是無稽之談,這是對小彭的污蔑。

那麼,是什麼讓朱某某對曾經喜歡的女友舉起了刀?

談戀愛不合適想分手

“渣男友”卻要“殺你全家”

陳曉告訴津雲新聞記者,小彭與朱某某兩年前經同學介紹開始戀愛。那時候倆人異地,不常見面,主要是靠網絡聯系。一年後,小彭逐漸發現倆人不適合,提出了分手,但是朱某某卻不願接受這樣的結果。

今年8月,張小姐想為臨近畢業的小彭介紹男友,小彭不同意,問她理由,她卻吞吞吐吐。在母親的逼問下,她纔吐露了自己已經被前男友威脅糾纏了一年的事實。原來,小彭多次向朱某某提出分手,朱某某堅決不同意,還威脅她說:“如果你要分手,我就殺了你全家,炸了你家的工廠。”

得知寶貝女兒被威脅,家裡人震驚了,他們立即行動起來,決定送小彭出國躲避。8月28日,小彭全家一起去了朱某某的家裡。朱某某一年前回到合肥,一直沒有工作,在家裡承包的食堂打雜,小彭的父母告訴朱某某及其家人:“女兒要出國讀書了,一走就是好幾年,你們倆的事情先放一放。”

小彭家人覺得這是和平解決糾纏的辦法,但這樣的交涉卻讓朱某某惱羞成怒。當晚他就打電話給小彭:“你爸媽讓我丟臉,如果不是我媽攔著,你爸媽活著出不了我們家。”然而過了半小時,他卻又打來說:“剛纔喝醉了,說的話不要當真。”自從被家人得知被朱某某威脅後,小彭與朱某某的對話都會錄音,這段話是在全家人面前公放的,因此家人對朱某某的危險程度更加戒備。那天開始,家人決定絕不讓小彭單獨一人出門。

全家戒備萬分小心

卻沒有換來生命的安全

9月2日,事情好像有了回旋的餘地,朱某某聯系小彭說,他現在出門旅游,想開了,約她9月8日單獨出來見最後一面,把小彭送他的東西送回去。小彭不同意單獨見面,朱某某氣得破口大罵。

但是朱某某的親哥哥卻告訴小彭,朱某某根本沒有出門旅游。還說,他又不是非找你不可,你不願意可以拉黑他。

小彭決定,拉黑朱某某,不再見他,不再接他電話。

可是拉黑也無法驅散籠罩在小彭及其家人頭上的陰霾,從此小彭行事更加小心。張小姐說,家人本來想要小彭停止所有課程,但小彭卻說現在這個代課的工作室老板是她以前的鋼琴老師,不好回絕,小彭的母親吳女士只好陪著她上課。

9月9日那天,吳女士陪小彭在事發琴行上課到17點左右,小彭覺得琴行是安全的,就讓母親回家做飯了。19點20分,吳女士接到一通令她肝膽俱裂的電話。女兒說:“媽媽,他又來了,就在琴行……”之後電話斷了……

20分鍾後,吳女士跑到琴行,發現周圍圍了很多警察,她知道,她來晚了。

據張小姐所知,小彭看到朱某某出現後十分害怕,躲在琴行不敢出去。朱某某走到了琴行內部,一刀動脈、一刀氣管,兩刀就奪走了小彭的生命。之後他拿著半米長的西瓜刀走到了琴行外面的一根電線杆下,揚言要自殺,還說著“別逼我”等話,並跟警方對峙,最終被警方控制。

親友怒懟傳言

強調20萬是無稽之談

慘案發生,某媒體報道的“男子揚言‘與女子交往兩年,為其花費20萬元。’”讓小彭的家人受到了二次傷害。網上出現了“一般只有人財兩空纔會激情殺人”“這和之前浙江那個舞蹈老師被殺的情況一樣”“殺人犯固然可惡,可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等聲音……這些話對沈浸在悲痛裡的家屬來說無疑是火上澆油……

表姐張小姐在微博開設了賬號“@合肥受害鋼琴老師家屬”來回應這件事,其中提到:“如果有所謂的20萬,我們會不還給他嗎?為了躲避他的騷擾都准備出國留學了,培養一個學鋼琴的孩子要多少錢?留學幾年需要花多少錢?”

陳曉了解的小彭是一個文靜內向、熱愛生活的女孩,她在合肥師范學院音樂學院鋼琴系讀大三。喜歡小孩子,朋友圈也經常有與學生之間的溫馨互動。

音樂學院的蔡書記告訴津雲新聞記者,小彭品學兼優,是個好孩子,生活很簡朴,並不奢侈。

據親友介紹,小彭家裡有鋼材店也有工廠,去年家裡還給她買了一輛白色的高爾夫讓其代步。雖然家庭條件好,但是她一直比較獨立,也比較懂事。因為覺得自己學琴花了父母不少積蓄,上大學後就在一些培訓機構教小朋友學鋼琴,賺取生活費。小彭生活開銷不大,不化濃妝,也不愛買奢侈品。陳曉說:“我最清楚了,之前我們倆一起團購的粉底纔79元,她的口紅也就幾十塊。”

據陳曉了解,小彭教琴每個月可以有6000到7000元的收入,去年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是小彭自己負擔的。表姐張小姐也表示,小彭父母年收入大概有100多萬元,小彭不會花男方的錢。

目前,據合肥警方通報稱,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原標題:【津雲特稿】教師節前夜,合肥23歲鋼琴老師被前男友刺死……受害者親友否認『20萬交往費』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