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女孩教化妝:看不見但不意味著我不能美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屈暢 編輯:付勇鈞 2018-09-20 08:03:00

內容提要:肖佳是一位盲人,也是一名化妝師。自14歲那年肖佳被確診患有眼部疾病後,光明就一點點離開了她。失明後的肖佳從2015年開始學起了化妝,並逐步成為化妝師,『視障人士並非不能化妝,其實有很多小技巧,掌握之後,健全人閉著眼也能化出美麗的妝容。』

肖佳是一位盲人,也是一名化妝師。自14歲那年肖佳被確診患有眼部疾病後,光明就一點點離開了她。失明後的肖佳從2015年開始學起了化妝,並逐步成為化妝師,“視障人士並非不能化妝,其實有很多小技巧,掌握之後,健全人閉著眼也能化出美麗的妝容。”如今,肖佳正通過多種形式將自己的化妝術傳播給更多的視障女孩。一位剛考上大學的視障學生介紹,在肖佳的幫助下,自己不但學會了化妝,還了解了穿衣搭配的技巧。還有學生表示,自己原以為畢業後只能從事按摩類的工作,如今她明白,經過努力盲人可以從事更多的事業,幫助更多的人,“感覺我獲得的不只是化妝術,還有未來更寬的路。”

初衷

盲人女孩闖北京

放棄速記工作改學化妝

肖佳14歲那年,放下了手中的畫筆。那一年,肖佳的視力開始逐步下降,哪怕是坐在教室第一排,也難看清黑板上寫的字。到醫院就醫後,肖佳得知了一個讓她絕望的消息:此生,她將會失去光明。

在得病前,肖佳是一名美術生,願望是考進中央美術學院,但在眼疾被確診後,她不得不離開高中,去盲校上學。“開始我以為盲校教的東西和普通高中差不多,到了盲校纔知道,主要學習的是按摩。我當時非常的失落。”

從盲校畢業後,肖佳在老家開了按摩店,但這樣的生活難以滿足她的“野心”。在一些視障朋友的鼓勵下,她登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

到了北京,肖佳做了幾年速記員,並和同為視障人士的蔡聰結為夫婦。

2014年的一天,蔡聰給肖佳展示了一段視頻,視頻裡是一個英國視障女孩在教其他視障人士化妝,“我當時很激動,在此之前我從沒想到視障者也是可以化妝的。”那時候的肖佳就在想,如果中國也有這麼一個能教視障人士化妝的人就好了。

從那時起,肖佳就關注起了美妝。在一次為視障人士“送溫暖”的公益活動中,肖佳作為受助者的一員,坐在椅子上接受專業化妝師的服務。“我鼓起勇氣問化妝師:‘我可以學化妝嗎?’化妝師頓了頓說:‘可能沒辦法教會你吧。’”

這句話一度讓肖佳喪失了信心,“我不希望只是一次‘送溫暖’,而是希望我可以自己化妝,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隨後在2015年的另一次美妝活動中,肖佳從一位化妝師處得到了不同的答案。“當時化妝老師說雖然沒有教視障人士化妝的經驗,但是很支持我學習。化妝老師給我化了半邊臉,讓我自己來化另外半邊,就這樣,我邁出了第一步。”

嘗試

用丈夫的臉做實驗

靠貼膠帶分辨化妝品

肖佳回憶,她第一次面對全套化妝品的時候,感到有些恐懼:“那麼多化妝品,不僅要分清它們的功能,還要記住它們的樣子。有的化妝品對不同的皮膚有不同的型號,對我來說,分辨這些長得幾乎一樣的瓶子,是入行的第一個挑戰。”慢慢地,肖佳總結出了經驗,“瓶子相同的不同產品,有的瓶口有花紋,有的就沒有花紋,或者花紋在別的位置。”對於實在分不清的,肖佳也會在他人的幫助下,給瓶子做上記號:“比如針對油性皮膚的,我會在瓶子頂上貼一個膠帶標記;如果是針對乾性皮膚的,則將膠帶貼在瓶子底部。我就是靠這些小記號來區分不同的化妝品。”

在學習中,肖佳還曾用丈夫的臉做實驗,感受給人化妝時的觸感,反復的實驗中也不乏將丈夫化成“熊貓”的經歷。在一次嘗試中,肖佳用藍色的眼影涂在眉骨的位置,往外面眼角拉伸,“我當時想著這樣化妝會不會有妖媚的感覺呢?”結果化完妝,肖佳被婆婆攔住,“婆婆著急地問我:‘你眼睛怎麼撞青了?’”

還有一次,肖佳著急出門,在家裡化好妝一路到了單位。有同事提醒肖佳:“佳佳你臉上怎麼一堆小白點啊?”肖佳這纔意識到自己的粉底沒抹均勻。“後來我抹粉底的時候,都會多抹幾次。”

“其實化妝對我們而言有些像擦地,我們看不到地上哪裡髒,那就每個地方都好好擦一遍,這樣就乾淨了。化妝也是一樣,比如粉底,耐心多抹幾次,就能抹均勻了。”肖佳介紹,“其實掌握了技巧,哪怕是一個健全人,閉著眼睛也可以化好妝。”

開課

凌晨交流化妝技巧

開播客節目講化妝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2016年,肖佳的化妝技術已經很純熟,越來越多的人誇贊她化妝好看。自肖佳錄了一段盲人化妝的小課程放在網上開始,就不斷有視障人士給肖佳打電話,詢問如何化妝。

“接到電話後,我都會盡力教他們我掌握的化妝技巧。很多視障人士都是從事按摩行業,下班很晚,到家把孩子哄睡了纔有時間聯系我。有一次,一位視障人士聯系我時,已經過了0時,一直聊到凌晨3時纔結束。自那以後,我覺得總是這樣的話身體吃不消,便開了播客節目講化妝。”肖佳說。

現狀

經常參與公益活動

將化妝術分享給視障人士

現在的肖佳還經常參與殘障人士公益組織、北京盲文圖書館等組織的公益活動,將化妝術面對面地分享給視障人士,“這些年我親自教過化妝術的視障女孩有數百人吧。”

今年8月,肖佳在天津體育學院,為幾名即將步入大學校園的視障女生教化妝術。今年考上長春大學的低視力者小菁(化名)告訴北青報記者,她曾以為這輩子她都不會有機會化妝。“在課堂上,肖佳老師讓我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她雖然看不見,但是摸著我們的臉,就能判斷出臉型和膚質。她不但教了我們化妝品的用法,還根據我們的臉型,推薦了適合的妝容。”

小菁說,除了化妝術,肖佳還教了大家如何搭配服裝,如何護理肌膚,“我們平時都是上盲校的,和正常的同學接觸比較少,上大學之前獲得這樣的幫助,覺得自己能更好地面對大學生活了。”大學開學那天,小菁特意化了妝參加開學典禮,“學會化妝之後,大家都說我人變得精神多了。我喜歡唱歌,但以前學校演出上臺表演的時候,都沒想過化妝。如今帶妝表演之後,大家都說拍出來視頻的效果明顯更上鏡,感覺自己更有自信,唱得也更好了。”

肖佳的學生嬌嬌告訴北青報記者,她是經人介紹認識的肖佳,“老師給我打過好幾次電話,一步步教會我如何化妝。對於我們來說,語言的描述特別重要,肖佳老師講過後,我就可以按照她說的來化妝。”

嬌嬌說,化妝讓自己變得更美麗的同時,更關鍵的作用是加強了自己的自信心。對此肖佳也表示認同:“以前不論是健全人,還是我們這些視障人士,都會覺得我們是沒辦法化妝的,但通過努力,我們其實也可以和健全人一樣變得美麗。這能讓我們更加自信,畢竟自信的人是最美的。”

肖佳說,這些年,原本不支持她離開老家的父母,也越來越理解她。“我爸爸會拿著我的照片,去和鄰居炫耀。”未來,肖佳計劃申請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將化妝術分享給更多的視障人士,讓更多失去光明的人享受到美的快樂。

另一位接受了肖佳培訓的全盲女孩表示,除了化妝術,對她影響更大的是肖佳的生活方式:“以前我以為畢業之後,也只能從事推拿按摩這類工作,但是肖佳老師的經歷讓我明白,我們努力的話,完全可以做很多以前我們認為不可能從事的事業。我學到的不只是化妝術,還有未來更寬的路。”

放下畫筆的肖佳,正用化妝筆,為眾多視障人士,描繪出一個美麗的新世界。

   原標題:『我看不見 但不意味著我不能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