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實鄉村繁榮的三大基礎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經濟日報 作者: 編輯:李彤 2018-10-10 20:53:30

內容提要: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第一個5年工作做出具體部署。其中,針對如何推動促進鄉村繁榮的3大基礎建設——促進鄉村產業發展、加強鄉村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補齊鄉村基本公共服務短板,業內專家提出建議。

《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近日印發,專家學者解讀規劃要點

夯實鄉村繁榮的三大基礎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第一個5年工作做出具體部署。其中,針對如何推動促進鄉村繁榮的3大基礎建設——促進鄉村產業發展、加強鄉村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補齊鄉村基本公共服務短板,業內專家提出建議。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第一個5年工作做出具體部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促進鄉村產業發展,加強鄉村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建設,補齊鄉村基本公共服務短板。鄉村繁榮的3大基礎應如何夯實?對此,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

保持農村經濟的旺盛活力

“產業振興是鄉村振興最重要的經濟基礎,直接關系農業發展、農民增收,關系農村勞動力就業創業,是實現鄉村振興的主抓手。”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宋洪遠說,鄉村產業振興是與鄉村發展有關的所有產業共同振興,既包括農業的振興,也包括鄉村二三產業的振興,既包括農村傳統產業的發展,也包括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的發展,還包括農村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鄉村產業振興強調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農村發展新動能為主線,更好地實現農業增產、農村增值、農民增收,實現城鄉融合均衡發展。

近年來,我國鄉村產業發展態勢良好,農產品加工業年產值超20萬億元,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年營業收入7000億元以上,農業生產性服務業年經營收入達2000億元以上。當前,農村新產業新業態蓬勃發展,許多工商企業到農村投資興業,大批農民、退役軍人、大學生返鄉下鄉創業創新,為農村繁榮發展注入了新動能。宋洪遠認為,鄉村產業振興既是農村產業規模和效益的大幅度增長,更是農村產業增長模式的轉換。今後既要打造農村優勢特色產業載體,也要激活農業生產經營主體。

農村優勢特色產業是產業興旺的重要載體。要根據地區資源稟賦、區位優勢、產業發展基礎,建設區域特色明顯、示范帶動作用強的特色產業。一方面,加快優勢特色產業競爭力提昇,推進農業生產標准化,切實提高土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資源利用率,大力提高農產品品質、優化產品結構。另一方面,全面提昇優勢特色產業綜合效益,實施品牌化經營戰略,提昇產業發展層次,延伸產業鏈條,提高產品附加值;積極拓展農業農村多功能性,實現農業生產與農耕文化、農產品加工、休閑旅游等有效銜接。

農業生產經營主體是產業振興的重要主體。要充分發揮農業龍頭企業、合作社的引領示范作用,為農業企業家營造健康成長環境。“把對新型經營主體的政策扶持力度與其帶動小農戶的數量掛鉤,發展直接面向小農戶的農業生產性服務業,鼓勵小農戶開展多種形式的聯合與合作。引導龍頭企業與合作社、小農戶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帶動小農戶分享農業產業鏈的增值收益。”宋洪遠強調。

兼顧農村現代化的軟硬件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農村道路、水、電、氣、網等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加強,農民的生活條件大幅改善;農村基本醫療保險、基本養老、公共衛生、基礎教育等公共服務框架基本形成,初步實現了農村公共服務“從無到有、從少到多”的轉變。但是,跟全面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要求比,農村基礎設施供給與現代農業發展需求不匹配,公共服務供給還不能滿足農民的美好生活需要。由於城鄉二元結構,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供給在城鄉之間還存在著不小的差距,農村的落後與城市的繁華形成鮮明對比。

“《規劃》著眼鄉村產業發展新需求,側重針對生產性基礎設施提出了4大挖潛任務,包括改善農村交通物流設施條件、加強農村水利基礎設施網絡建設、構建農村現代能源體系以及夯實鄉村信息化基礎。”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馬曉河說,一直以來,4大基礎設施建設都是城市地區經濟高速發展和向現代化邁進的關鍵支橕,今後,這些基礎設施在農村地區的逐漸鋪開勢必產生更大的邊際效應。其中,交通物流設施是鄉村產業“引進來”和“走出去”的動脈系統,農田水利基礎設施網絡是農業高產高效的源頭保障,農村現代能源體系是鄉村產業集聚發展的動力支橕,信息化基礎設施是鄉村產業邁向智能化的關鍵紐帶。

《規劃》著眼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側重解決農民生活性公共服務問題,提出公共服務主抓5個重點、5類群體,供給方向更加清晰,服務群體更具針對性。馬曉河認為,農村公共服務5大內容以解決突出民生問題為中心,釋放了兩個重要信號,一個是按照現代公共服務體系的要求,對農村教育、醫療、社保等公共服務提出了高質量供給的要求,另一個是按照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的要求,強調城鄉教育、醫療、社保、養老等服務資源共享互聯,抓住了實現城鄉公共服務一體化的“牛鼻子”。

“目前,有相當部分的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並不是根據市場需求提供的,而是根據各級部門的意願和能力來決定。農民對生產生活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需要還不能完全反映在供給決策中。”馬曉河建議,今後,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要更加注重農民的主體需求、鄉村產業發展的需求,提高農民參與決策的積極性,提昇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供給的民主化、科學化水平,讓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供給在農業農村現代化中發揮更大效用。

讓農村環境遠離“髒亂差”

“農村人居環境短板突出表現在生活污水亂排、生活垃圾亂放以及廁所問題”,中國社科院生態環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於法穩調研發現,農村人居環境中生活污水、生活垃圾處理缺乏規范化和標准化,而且區域適應性較差。他說,農村生活污水排放總量大,收集困難,處理率低,“污水靠蒸發”現象依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只有20%的行政村對生活污水進行了處理。農村生活垃圾產生量大,資源化利用比例低,全國還有近1/4的村生活垃圾沒有得到收集和處理。

農村人居環境為何成為短板?一方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資金投入嚴重不足。盡管國家財政對“三農”投入較大,但直接用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資金投入嚴重不足。2016年,國家投入村莊建設資金為8320.6億元,其中市政公用設施投資僅佔25.5%,用於污水處理設施、垃圾處理設施投入比例分別為1.2%、1.3%。資金投入的不足直接導致了廣大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設施的嚴重缺失,很多地方還處於空白狀態。

另一方面,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設施的運營機制缺失。近些年,農村陸續配備了垃圾桶、垃圾箱及中轉站、運輸車等設施,但由於缺乏有效的運營與管護機制,既沒有運營組織,也缺乏管護經費,導致了設施的閑置。同時,過去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分布在不同部門,彼此之間缺乏相互協調和共同推進的機制。此外,農村居民受傳統生活習慣的影響,對人居環境整治的必要性認識不足,對政府推動人居環境整治行為不能充分理解,參與意識不足。

於法穩建議,要根據村莊不同區位、不同類型、不同人居環境的現狀,確定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重點,明確綜合整治的時間表。充分考慮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所需的模式、硬件設施、運營機制等各種要素,對所需的資金規模進行科學核算。同時,加強理念、技術與模式的創新,全面樹立一體化處理理念,特別是在推進“廁所革命”時,應提倡農村改廁與生活污水一體化處理理念。加快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領域已有技術的推廣應用,根據規劃所劃分的區域,研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所需要的技術,根據山區、丘陵、平原地區的不同地貌特征,以及城鎮郊區、邊遠地區不同的條件選擇單戶、聯戶、集中的處理模式。(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喬金亮) 

   原標題:夯實鄉村繁榮的三大基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