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信使王順友:馬班郵路精神要一直傳承下去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網 作者: 編輯:李彤 2018-10-10 20:52:21

內容提要:四川木裡藏族自治縣地處青藏高原東南角,這裡高山連綿起伏,平均海拔3000多米。本世紀前,當地的鄉鎮大部分都不通公路和電話,牽著馬、馱著郵件的鄉村郵遞員,成為散居在大山深處的群眾以及鄉政府與外界聯系的重要橋梁。

如不能正常瀏覽請選用IE瀏覽器

四川木裡藏族自治縣地處青藏高原東南角,這裡高山連綿起伏,平均海拔3000多米。本世紀前,當地的鄉鎮大部分都不通公路和電話,牽著馬、馱著郵件的鄉村郵遞員,成為散居在大山深處的群眾以及鄉政府與外界聯系的重要橋梁。

1984年,年僅19歲的王順友從趕了30年馬班郵路的父親手中接過馬韁繩,從此開始了自己半個甲子與馬為伴的生活。

剛開始穿上綠色制服走在郵路上的王順友很是高興,他覺得這份工作很好,“但是走了一段時間就有點想打退堂鼓了,因為在大山裡真的很孤獨和寂寞。累和苦我都不怕,就是怕孤獨,這個日子不好過”。

“但是如果我做不好就無法對父親交代,無法對郵路上的父老鄉親交代”,想到父親把馬韁繩交給自己時的囑托,想到郵路上的父老鄉親收到信時的那一張張笑臉,王順友覺得,自己哪怕再苦再累也值得了。

就這樣,他堅持了下來。這一堅持,就是30年。

王順友負責的是從木裡縣城到白碉鄉、三桷椏鄉、?波鄉、卡拉鄉的郵路。翻越十幾座海拔從1000米到5000米不等的高山,從氣溫零下十幾度的察爾瓦山到四十多度的雅礱江河谷,從野獸出沒的原始森林到隨處可見的險峻溝壑,從“一身雪”到“一身汗”……這樣的行程,他每個月要往返兩次,每次14到15天,一年的路程相當於走兩萬五千裡長征。

由於山上夏季多雨,冬季乾燥易引起火災,王順友很少生火,餓了就啃幾口糌粑面和臘肉,渴了就灌幾口山泉水,幾乎吃不上熱乎的飯菜。山洞裡、草叢中、大樹下皆是他的棲息之所,暴雨、泥石流等自然災害和豺狼、野豬等猛獸是他行程中的“親密伙伴”……

一條路,一匹馬,一首歌,一壺酒,一個人……路,似乎是永遠沒有盡頭的;危險,往往是相伴相隨的;人,一直是孤膽英勇的。

有一次,王順友在?波鄉送郵件的返程中途徑雅礱江,當時他前面有一隊馬幫正在過鐵索橋。王順友本想趕上他們,但還沒等他走上去,橋突然毫無預警地斷裂,上面的人和馬全都掉了下去,9匹馬淹死了6匹,人也不幸遇難。

“那次我真的太怕了,如果再走快一點點就跟著掉下去了”,但是說著怕的王順友,卻在眾人驚魂未定的時候托老鄉找了條渡河的船,到縣裡取完郵件繼續奔走了。

還有一回也是在雅礱江邊,他在滑著溜索通向江對岸的時候,身上的繩子突然斷裂,從兩米多高的空中狠狠摔下。萬幸的是人落在了沙灘上,但是郵包卻掉到了江裡。看到郵包順著江水漂去,根本不識水性的他縱身躍進齊腰深的江中,拼命地打撈郵包。當把郵包拖上岸時,他已累得癱倒在沙灘上久久無法動彈。

有人說他傻,為了郵包連命都不要了,而他卻說,“都說家書抵萬金,我這裡面裝的是政府和父老鄉親的事情,比我的命都要重要”。

然而,對於王順友來說,這些危險還不是最苦的,郵路上的最難熬的,是內心的孤獨。

一個人的高山郵路上,有時候一兩天見不到一個人影,實在難受了,也只能和馬說說話,或者自己唱唱山歌。到了晚上,大山裡靜得可怕,蜷縮在簡陋帳篷裡的他只能呆呆地望著滿天的繁星,聽著不遠處傳來的狼嚎,思念起家中的親人。

提到自己的妻子兒女,王順友很是愧疚。“一直在郵路上走,跟他們待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了啊,回到家裡孩子們都覺得我是個客人。”王順友說,“每次回到家裡待一兩天又要走了,年年走啊走,走了還走”。

而在他行走的幾十年中,最離不開的有兩樣東西,一個是馬,另一個則是酒。

王順友用伙伴、助手、戰友這幾個詞來形容自己的馬。“我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跟著馬,在郵路上陪著我的也只有馬”,幾十年來他跟馬待在一起的時間比跟人待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長。“跟馬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它知道我,我也知道它,雖然它不會說話,但是通人性啊”。

不期而遇的危險,長路漫漫的孤寂,也許並不豐厚的工資……究竟是什麼讓王順友面對這條郵路上的種種艱難還能堅持那麼多年呢?

“父老鄉親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王順友說,“在外地的親戚寫信回來的,如果沒有人把這些信送去,在鄉下可能好幾天都走不到縣裡,也沒有時間到縣裡,鄉親們離不開郵政啊。”他回憶道,“每當我把郵件交給鄉親們的時候,他們高興得就像是在過年。每次我去,他們都請我到家裡吃飯、喝酒、喝茶,走的時候還往馬背上裝些土豆、栗子這些東西給我路上吃,時間一久我們就像親人一樣。”

按照規定,鄉郵員的工作只需把郵件送到鄉政府。但王順友卻總是堅持把郵件直接送到每個收件人的手中。“鄉裡的乾部忙,沒時間送信,等到鄉親們知道自己有信件再大老遠跑到鄉上拿就太耽誤時間了。”為了讓鄉親們早點收到信件,即使多繞幾圈路,王順友也總是心甘情願。

一些收到信件的老鄉不識字,就央求王順友念給他們聽,有時候還會拜托他寫回信。很多人不知道寄郵件是需要郵資的,每次王順友都是一聲不響地收下,回到縣城後再自己掏錢貼上郵票或付上郵費,把它們寄出去。

“人得心換心啊”,王順友說,“他們倒酒給我喝,做飯給我吃,給我的馬喂馬料,大家之間是相互的,我們彼此之間都想為對方做好事”。

作為一名黨員,王順友提到最多的就是“黨組織”和“為人民服務”。

“黨組織的支持和幫助,人民群眾的關心和愛護,有了這些我怎麼能不把郵路走好呢,必須堅持下去!”就是在這兩種信念的支橕下,他在郵路上走了一年又一年。幾十年來從沒有延誤過一個班期,沒有丟失過一封郵件,投遞准確率達到100%。

從當年身強力壯的青蔥少年到風濕、胃病纏身的天命之年,歷經半個甲子的風霜雪雨摧殘的身軀已經不能支橕他一走就是半月的郵路了。

而今天的木裡,當年“叱吒郵路風雲”的15條馬班郵路也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汽車郵路以及摩托車郵路。

“現在郵路變化很大,路也通了,郵件投遞也快了。以前從縣城裡送一封信到鄉親家裡,近的要五六天,遠的要七八天,現在往返也只需要一兩天了。”提到木裡地區現在的變化,王順友顯得很興奮,“路通了,房屋建設好了,老百姓的生活質量也提高了。用手機和銀行卡也能轉賬,再沒人匯款了。有的人自己買摩托車、小汽車,到縣城裡買東西也方便了,年輕人還愛網購呢……”

“現在的郵遞員都是騎摩托車,沒有牽馬的了。但是我想馬班郵路精神還是一直要傳承下去。路是怎麼走出來的,怎麼堅持過來的,要讓年輕的郵遞員也知道這些精神,堅持這些精神。”

如今,病痛纏身的王順友雖然已經無法再奮斗在郵件投遞的第一線,但卻仍在郵政崗位上勤奮耕耘。現在的他主要負責木裡縣郵政分公司的黨建工作,致力於將馬班郵路精神更好地傳承下去。

   原標題:高原信使王順友:馬班郵路精神要一直傳承下去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