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讀音還能『轉正』?我怕是上了個假學?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北方網綜合 作者: 編輯:鄭津 2019-02-21 07:37:46

內容提要:近日,有消息稱,一些字原本的錯誤讀音轉正了,比如『鄉音無改鬢毛衰(shu?i)。』『遠上寒山石徑斜(xi?)』『一騎(q?)紅塵妃子笑』...這是真的嗎?

  說(shuì)服變成了說(shu?)服,一騎(jì)紅塵變成了一騎(qí)紅塵,粳(j?ng)米變成了粳(g?ng)米,蕁(qián)麻疹變成了蕁(xún)麻疹……2月19日,公眾號“普通話水平測試”發表的一篇《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刷屏社交網絡,文中舉了一大串讀音改變的例子,並寫道,“不少網友查字典發現,許多讀書時期的‘規范讀音’現如今竟悄悄變成了‘錯誤讀音’;經常讀錯的字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

  這篇文章迅速登上微博熱搜,網友紛紛驚呼“上了個假學”,“當時好不容易糾正過來的讀音,現在因為大部分人讀不對就改了?”“這事還有少數服從多數的?”筆者也感覺自己一夜之間從“學霸”變“學渣”。不過,別害怕,這是一個不實消息,這些讀音目前還沒有更改。

  先打假 再說事

  2月18日,微信公號“普通話水平測試”發文《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以“網友翻字典”的場景為由頭,列舉了說服、粳米,蕁麻疹等一批易讀錯的字詞,表示因為讀錯的人太多,為了適應大眾需要,字典上已經把曾經的“錯誤讀音”變成了“規范讀音”。這篇極具話題性的文章,被各類公號接力傳播,形成刷屏態勢。

  但若細細核實,便可發現熱文並不是18日寫的!去年5月,《“說(shu?)客”“坐騎(qí)”你讀對了嗎?專家呼吁:漢字拼音不能隨波逐流丟失表意魅力》,刊發在《北京晚報》上。這兩天引發熱議的文章,不過是炒了冷飯而已,不少字句表述還一模一樣。

  那為啥說改讀音的消息不實呢?就在19日,《咬文嚼字》的主編站出來了:還沒改!原來,文中的大部分內容來自國家語委2016年6月6日發布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征求意見稿》,而這個《征求意見稿》至今尚未正式發布。今後正式發布的《審音表》應該不完全和《征求意見稿》一樣,文中列舉的一些讀音改動未必會真正調整。

  教育部回應改讀音:仍需審核 目前以原讀音為准 

  19日,教育部主管漢字讀音審定的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目前改編後審音表尚未正式公布,對於古漢語生僻音,還應以原讀音為准。

  另據報道,教育部語用所普通話審音委員會漢字與漢語拼音辦公室(隸屬於國家語委)的何副研究員在接受采訪時表示:2016年,教育部就《<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修訂稿》中很多異讀詞的拼音打破了大眾原本認知,收到了來自社會各界的意見和建議,時隔三年尚未正式發布。

  何副研究員說,審音委已經對當初做的審音表的修訂工作做了提交,語委相關部門正在進行相關部門的審核,(審核結果)還沒有出來,所以還沒有正式對外發布。這個審音表征求意見稿裡有些讀音還在調整,“有一些老師可能認為2016年的《修訂稿》是定稿,所以寫文章指向《修訂稿》,據此做出的引用和討論都不是特別准確。”有爭議的字詞到底怎麼讀?正確答案可能在2019年由教育部正式公布。

  據界面報道,2019年1月10日,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發布《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2019年工作要點》。《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作為重要的普通話語音標准,列入了2019年的工作要點,計劃在2019年內正式發布。

  其實這個話題是“舊事重提”

  2018年有媒體對此進行過報道,文中提到第三次普通話審音後修訂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公開征求意見:

  最近這事兒又被翻了出來!評論裡,大多是反對的聲音!

  對拼音的改動,語文老師的看法:

  杭州師范大學教授、浙江省語文特級教師王崧舟的看法是:“確實有不夠慎重的地方。比如‘石徑斜’‘一騎’等,把古詩的押韻和平仄都搞沒了。”

  也有部分老師看到了漢字讀音修改的另外一面——對小學生來說,其實是降低了學習難度。

  “由簡到繁很難,但由繁到簡就容易很多。”杭州賣魚橋小學語文老師江敏說。對小朋友來說,多音字是很大難題,讀音修改讓很多讀法簡化,小朋友學習難度也隨之降低。“以‘騎’為例,小朋友最先接觸的就是‘騎馬’的qí,以前還有個多音字念法jì,學生會混淆,理解起來也有難度,統一讀音後這類混淆就比較少。”

  專家解析:教材讀音依據《現代漢語詞典》

  教材中的讀音依據的是什麼標准?“主要根據《現代漢語詞典》。”曾擔任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語言系和多所大學博士論文評閱人、答辯委員會委員、主席的南開大學中文系教授馬慶株告訴記者,國務院在1956年發布了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其中提到讓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來編寫一部《現代漢語詞典》,目的是為了確定普通話的語音和詞匯規范。馬慶株認為,就語音方面的國家規范而言,主要標准是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牽頭編寫的《審音表》,但修訂後的《審音表》還未正式發布,目前仍采用的是《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1985年)。而《現代漢語詞典》和《新華字典》這兩部字詞典也是權威的工具書,基本體現了《審音表》的要求。在馬慶株看來,民眾對讀音變化反應這麼大,其實就是熟悉了原讀音不願意改變。他認為,讀音標准如《審音表》當初制定時是由審音委員會專家集體研究決定的,沒有太大的必要盡量不做修改。

  漢字讀音更改應慎之又慎

  語言作為社會交流的工具,隨著社會的發展和人群交流范圍的擴大,一些字的讀音發生變化,或者對語言讀音進行一定的更改,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漢語讀音的更改和調整,必須慎重,不能為了迎合互聯網時代的大眾口味而更改漢語漢字讀音。隨波逐流地更改漢語漢字讀音,不僅會造成大眾在一些漢字讀音上的混亂,而且會損害漢語文化的魅力。筆者認為,文化需要創新,文化更需要傳承,但是放棄原則的迎合,是對自己的不尊重。有些古詩詞中為了押韻的字音如果也被修改,就會破壞古詩詞韻律上的美感。除去古詩詞,有些多音字原本就為了用不同的讀音來區分不同字意,改成統一的一個讀音,也破壞了漢語的美感。不能以順應社會發展之名破壞傳統文化之美,這也是很多網友堅決反對更改一些漢字讀音的主要原因所在。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