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首批市級人民調解專家講述調解工作中的酸甜苦辣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新報張家民 編輯:劉穎 2019-03-14 09:41:00

內容提要:在日前舉行的2019年天津市司法行政工作會議上,天津市司法局選聘了首批市級人民調解專家。

  天津北方網訊:在日前舉行的2019年天津市司法行政工作會議上,天津市司法局選聘了首批市級人民調解專家。他們是鄭宗瑤、張志純、宋春嬌、宋慶柱、李邠彧、孫洪文、於敏、劉恩順。近年來,這些調解專家用他們的執著和汗水處理了一件又一件看似無法解決的糾紛,解開了一個又一個系在當事人心中的死結。他們始終以微笑面對當事人,殊不知,在這微笑的背後,也有著數不清的艱難、委屈,當然也充滿著開心和溫暖。

張志純

  天津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員 張志純

  調解醫患糾紛 暖心服務於人

  張志純歷任天津市醫調委調解部主任、首席調解員、綜合部主任、指導部主任。無論在哪個崗位上,張志純都牢記人民調解為人民的宗旨,堅持依法調解的工作理念,以依法維護醫患雙方的合法權益,促進醫患和諧關系構建為己任。

  2010年10月間,一位60多歲的男性患者在遠離市區的某醫院因急腹癥搶救未果死亡,患方家屬數十人到醫方討要說法。張志純驅車百餘公裡趕往事發地點。他首先安撫了患方的情緒,又認真了解了案情,搞清了這是一起因醫務人員的過錯引起的糾紛,經過一天多苦口婆心的調解,醫方承認了自己的過失,與患方達成和解,依法予以了賠償。協議簽訂之後,患方全體家屬給張志純下跪表示感謝。當張志純了解到死者是庫區的農民,當年響應國家號召,支援水庫建設,搬遷到了安置地,如今家裡沒有固定的生活來源,老伴還患有嚴重的眼疾,女兒正在市裡上大學,家庭非常貧困時,主動提出為其上大學的女兒提供一對一的經濟幫助,直至完成大學學業。從此,張志純就和這戶貧困家庭結了緣。一個溫暖的家,一份超越親情的愛就這樣一直陪伴著女孩的大學生活。因糾紛相識,由調解結緣,張志純用一片真情撫平了患者一家的傷痛。

  張志純努力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調解醫療糾紛,對所調解的每一起案件都把法律規定和醫學專業知識結合起來,依法依規科學分析醫方過錯、責任,努力讓每一起糾紛調解都彰顯出社會的公平與正義。2009年以來,他調解醫療糾紛420餘起。其中,調解醫調委受理的重大疑難案件和人民法院、其他行政機關委托調解的醫療糾紛134起,調解成功125件,醫患滿意率95%以上。

  張志純還擔負著組織現場解決醫療糾紛的任務。多年來,他共出現場解決醫療糾紛27件次。處理了多起重大、疑難、群體上訪均調解成功,無一起糾紛出現上訪、上訴。

宋春嬌

  西青區交通事故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員 宋春嬌

  抓住一絲希望 處理僵化局面

  2013年深秋裡的一天,一起重大交通事故的發生,讓兩個素不相識的家庭禍從天降。高某駕駛的大貨車與林某駕駛的面包車相撞,高某車毀,林某車內的六個人一死五傷。林某當場死亡,林某的妻子傷勢嚴重,不省人事。交管部門最終認定事故雙方為同等責任,交管部門調解無效,案子轉到了宋春嬌的手裡。

  宋春嬌“對癥下藥”,終使雙方對自己的責任表示認同,可以一起商量賠償問題了。誰知,賠償問題更是難上加難。林某一方死傷眾多,賠償金額大,而高某靠給人開車養家糊口,一無房產,二無積蓄。所幸,高某的僱主上了第三者意外險,在保險公司的配合下拿出了50萬元,除了林某的妻子生死未卜無法商定賠償外,其他人員均作了賠償。

  雖然林某的妻子住院治療後保住了性命,但搶救費、手術費、特護費等幾天就花了20多萬元,後面的費用還是“無底洞”。高某沮喪地表示:“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寧可進監獄我也拿不出一分錢了!”下一步的賠償頓時陷入僵局。

  林妻被診斷為高位截癱,屬“一級傷殘”,除了腦子裡有一點意識外,全部生活能力喪失。

  作為一名人民調解員,同時又是一位母親,宋春嬌對林妻的遭遇非常同情,她帶著愛心和一千元捐款去看望了林妻。從林妻住處回來之後,宋春嬌馬不停蹄地找到高某,她想讓高某看看林妻的慘狀,喚起他的惻隱之心,誰知高某一口回絕:“我沒有錢,拿什麼去看她?”在此後的時間裡,宋春嬌每隔十天半月就去找高某面談一次,電話更是不知打了多少次。宋春嬌還到高某的家鄉走訪,得知高某的一個伯伯是民營企業家,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且和高某家的關系還不錯,宋春嬌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在宋春嬌的苦口婆心和百般努力下,高某的伯伯終於慷慨解囊,一次性借給侄子30萬元,並讓高某趕快交到病人手中。

鄭宗瑤

  天津市訪調委主任 鄭宗瑤

  解決勞動糾紛

  沒有什麼不可能

  天津市訪調委成立不久,有關部門就導入一起勞動爭議糾紛信訪事項。2015年,任女士在辦理退休時,發現自己1981年至1992年12年間沒有工齡記載,人力社保部門讓任女士回原單位開具證明,可任女士曾經調動過的四家單位早已退市,而托管單位也因為沒有相關資料證據,無法為她出具證明,沒有證明人力社保部門就補辦不了工齡。對此,任女士曾多次跑到區、市有關部門。市有關部門按照有關程序規定,將此問題反饋給任女士的托管單位,但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任女士心急如焚。有了“訪調對接”機制,市有關部門將此事項導入到市訪調委。

  這起糾紛是訪調委成立之後受理的第一起糾紛,是他們開門的第一戰。這一戰能不能打好,關系到他們能不能迅速打開工作局面,贏得當事人和有關單位的認可。為此,鄭宗瑤和同事們進行了充分准備。在調解過程中,鄭宗瑤和同事們考慮到該糾紛中任女士沒有過錯,工齡記載通常存在於其檔案中,而檔案又歸單位保管,且托管單位從1993年至今一直為其繳納養老保險的實際,與市區相關部門、托管單位以及托管單位的上級單位召開了專題會議,共同研究解決方案,並按照會議確定的事項深入到相關單位,詳細調查任女士工齡審定訴求原委,聽取有關方面意見,召集雙方當事人了解核實情況,由相關單位出具任女士工齡實際存在的證明。幾經論證,區、市人力社保部門最終同意為任女士審定工齡、辦理退休,糾紛得以畫上圓滿句號。

  第一戰的勝利鼓舞了大家的士氣,增強了大家化解糾紛、服務群眾的信心和決心。市訪調委贏得了贊譽和認可,當事人送來錦旗表示感謝。鄭宗瑤說:“這是我,也是市訪調委成立之初最開心的一件事!”

宋慶柱

  北辰區司法局北倉司法所所長 宋慶柱

  不計前嫌 化解乾戈

  讓宋慶柱印象最深的是一件家庭析產案,糾紛雙方當事人是兄妹關系,所爭議宅基地的登記人為其父母。由於父母與哥哥共同生活,該處宅院一直由哥哥實際使用。該宅基地上的房屋有些為其父母建造,還有些則是哥哥出資建造的。因兄妹間關系不睦,兩家多年未曾來往。趕上拆遷,兄妹間因拆遷補償的分配發生了糾紛。經調解人員梳理,雙方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四點:拆還遷面積的繼承問題;對贍養老人貢獻的大小問題;宅基地上房屋的歸屬問題;為父母購置墓地等殯葬費用的分攤問題。圍繞著這些爭議焦點,當事人各自的心理預期大相徑庭。哥哥認為父母的生前身後事都是其負責,自己盡了全部的贍養義務,而且父母建造的房屋多年來也由其出資維護修繕,該宅院因拆遷所獲利益理應全部歸自己所有。而妹妹則主張雖然來往不多,但對父母均盡了贍養義務,作為合法的繼承人,有權按份額繼承一半。

  調解人員經過多番努力,促使雙方初步達成調解意向,並制作了協議書。但由於哥哥家的子女介入,認為調解人員給出的方案未達到之前的預期,存在偏袒嫌疑,並使用過激性語言辱罵調解人員,聲明不再調解改走訴訟途徑。本著調解雙方自願的原則,調解人員無奈宣告調解終止。宋慶柱心裡特別委屈,明明是依法依規、公平合理的解決方案,怎麼就裡外不是人了呢?

  該糾紛後經訴訟判決,法院支持了其妹關於繼承權的請求,依法分割給其妹拆還遷面積51平方米。哥哥表示不服並上訴,二審法院維持了原判決。事後,哥哥又找到調解人員,首先為之前的行為道歉,請求回歸調解按調解方案分割。宋慶柱不計前嫌,向其耐心細致地解釋訴訟判決的效力問題並做了疏導工作,勸解其最終服從並執行了法院的判決。(津雲新聞編輯劉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