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孩中考前被父親殺害:常年受家暴 母親未求助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嘉興 編輯:付勇鈞 2019-07-03 09:58:57

內容提要:默默承受16年家暴後,41歲的李美芝第一次拿起電話報警。她說,被丈夫楊愛靜往死裡掐住脖子的那一刻,她灰心了,決定離婚。在此以前,她忍受著丈夫的謾罵和拳打腳踢,起因包括沒有上交當月的工資,或是把包子餡做咸了。女兒楊瑞立長大後,也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默默承受16年家暴後,41歲的李美芝第一次拿起電話報警。

她說,被丈夫楊愛靜往死裡掐住脖子的那一刻,她灰心了,決定離婚。在此以前,她忍受著丈夫的謾罵和拳打腳踢,起因包括沒有上交當月的工資,或是把包子餡做咸了。女兒楊瑞立長大後,也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這些聲音幾乎沒有被外人聽見過。2019年5月的這次報警,可能是她們第一次發出所有人清晰可聞的聲音。

全國婦聯和國家統計局2011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有24.7%的已婚女性曾遭受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7.8%的農村婦女明確表示受到過丈夫的毆打。李美芝也一樣,她身上的傷痛沒有被外人當回事,連她自己都習慣了。那些爭吵和落在她們身上的拳頭,都無聲地消失在屋內,很少在外面引起漣漪。

李梅芝報警後,警察來到屋門口,村民圍成一圈,這個家庭的傷疤纔被人看見。很多村民說,直到那次,纔知道這個家裡有這麼深的矛盾。

然而,這些關注沒能將這個家庭從家暴的漩渦中拉起。2019年6月7日,楊瑞立死在生父楊愛靜的刀下,年僅16歲。

被撕碎的結婚證。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嘉興/攝

矛盾

在山東省濱州市陽信縣翟家村,周圍人最近幾個月纔注意到這個家的緊張氣氛。

從2003年結婚至今,李美芝常常受到楊愛靜的毆打。和很多長期遭受家暴的女性一樣,她選擇忍耐,因為她想讓一雙兒女在完整的家庭長大。

李美芝一直沒有向外界求助過,沒有報警,也不向鄰居傾訴。被打了,她就默默回到娘家,過幾日,再被丈夫接回家。

李美芝的母親張麗雲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女兒回家後從來不說自己被打了,也不告訴他們家庭矛盾的起因。楊愛靜來了,也不會向二老解釋,總是徑直走到李美芝屋裡,喚一聲“走吧”,李美芝就會跟著他回到翟家村的家中。

李美芝回憶,女兒楊瑞立小的時候,就會在父親家暴時保護自己,拉著父親說“爸爸,別打了”。等楊瑞立長大,她也開始受到父親的家暴,起因都是瑣事。楊瑞立讀初中後,矛盾的根源又多了一條,楊愛靜不願意女兒繼續念書,放假都催著女兒出去打工。楊愛靜多次表示,因為家裡有個兒子,以後娶媳婦、買車買房要花很多錢。

只是,當門吱呀一聲關上,這些聲音很難被外人注意到。

最早發現端倪的,是楊瑞立的班主任。今年春節後,即將中考的楊瑞立成績退步得厲害,精神狀態也很糟糕,很少和同學老師說話,“仿佛變了個人”。班主任主動和楊瑞立溝通後纔得知楊家的矛盾。

後來,楊瑞立與父親的關系愈加緊張,便申請住校,周末也不願回家。4月18日,她向她家所在的金陽街道辦事處司法所寫下一封《求助信》,信中她表示:“因為我父親重男輕女和家暴的影響,已嚴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學習生活,造成我的嚴重不適。”

鄰居見證了這個家裡至少兩次比較激烈的爭吵,楊瑞立一度離家出走。在4月26日的爭吵中,楊瑞立還報警了。

在這個過程中,很多部門都稱曾介入調解。校長李景峰曾派老師分別給楊瑞立的父母做思想工作,為楊瑞立提供心理疏導。街道司法所所長張銀玲和法律顧問為楊瑞立提供了法律援助,村乾部曾上楊家調解矛盾,轄區派出所民警也多次出警。

到了5月,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這家人的矛盾緩和了。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向上述部門了解情況時,在場人員均表示,楊父“態度還是很好的”。經調解,楊父同意供女兒上高中,但表示“只管到18歲”,也答應用更好的態度面對家人。

李景峰告訴記者,楊瑞立到5月後整個人的狀態很穩定,成績也穩定在年級前40名,“肯定能考上高中”。鄰居也表示,沒聽說這家再有矛盾和爭吵。

然而,6月7日上午,楊瑞立在家中被楊愛靜殺害。警方出具的法醫鑒定報告顯示,楊瑞立身中4刀,其中一刀命中心髒。這天,距離中考還有3天。

楊家門口的掃帚。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嘉興/攝

忽視

凶案發生前,李美芝和楊瑞立已經有近一個月沒有回過翟家村家中。那幾天,楊愛靜告訴李美芝自己在50公裡外的濱州市打工,李美芝便讓楊瑞立帶著弟弟小濤回家拿書。

回家後,楊瑞立發現打不開屋門,讓小濤打電話詢問父親備用鑰匙的位置,沒想到半小時後,楊愛靜便趕回家中。

小濤事後向李美芝回憶,楊愛靜回家後,讓楊瑞立把媽媽叫回來,但楊瑞立回道,“你們大人的事我管不了,你叫我媽回來,還是打她。”後來,兩人越吵越厲害,楊愛靜情緒變得激動,拿刀進了屋。

小濤回憶,當時父親問姐姐“服不服”,姐姐回答“服”,還聽到了姐姐大叫的聲音。後來,楊愛靜一個人從房間出來,小濤透過門縫看見,姐姐倒在地上,沒了聲響。

但鄰居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那天早上,她沒聽到隔壁有任何聲音。更多時候,院牆裡頭的其他聲音也沒能被聽見。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走訪了翟家村10多戶村民,村民均表示,此前不知道楊家有這麼深的矛盾,很多人甚至在楊瑞立遇害後,纔知道有這回事。

村子裡與楊家離得最近的3戶村民說,幾乎沒有聽到過楊家人爭吵的聲音,對楊家家暴的情況也不清楚。他們均表示,沒有親眼見到過楊愛靜打老婆,也沒有見到過李美芝身上有傷。

“誰家兩口子沒矛盾、不打仗的?”在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走訪過程中,每一個村民都說了這句話。翟家村和李美芝娘家所在的銀高村的村主任這麼說,街道辦婦聯主席也這麼說。一名村民直言,“別人家的矛盾,不管不是事,管了反而有事。”也有人說,楊家的事情“不好管也不敢管。”

在村裡,楊愛靜沒什麼朋友。人們傾向於用老實、內向形容楊愛靜,但不願意和他來往,因為覺得他性格偏執。曾有人幫忙調解他家的矛盾,卻被楊愛靜認為別有所圖。

楊愛靜的大嫂曾向《北京青年報》表示,楊愛靜並不像村民口中說的那麼老實,“他是窩裡橫”。她聽說,楊愛靜17歲被父母管教時,就敢對父親動手,後來因為爭奪房產,還掐過三嫂的脖子。因此,楊愛靜與同村的三哥從不來往。

李美芝的母親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逢年過節,楊愛靜從來沒有來看望過,只是偶爾跟著女兒回來。家庭產生矛盾時,楊愛靜曾數次拿起水果刀威脅。今年5月,因為擔心妻子要離婚,他還把結婚證和戶口本撕碎。

在李美芝和她母親的敘述中,楊愛靜家暴的情況並不少見。李美芝告訴記者,她和女兒常常被楊愛靜打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一次,耳環在被扇耳光後不見了,5天後纔在沙發下找到。李美芝的母親說,連家裡的掃帚柄都在家暴中被抽爛了。

如果身上被打出傷痕,或是哭得兩眼發腫,老師印象中最守規矩的楊瑞立會請假不去學校。因為常被扇耳光,她今年過年前把一頭長發剪短了。

李美芝給很多人看過女兒的照片,止不住地誇女兒生得漂亮,又懂事。即使在女兒去世後,仍舊如此。但李美芝幾乎沒有向外界求助過。鄰居、村委、婦聯和公安機關都表示,之前對這個家庭家暴的情況也一無所知。

金陽派出所所長王書成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凶案發生前,派出所總共接到過這家人的3次報警,其中僅有一次發生肢體衝突。但因為是互毆,且未發現身體有青紫或勒痕,無法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處理,只能對楊愛靜進行批評教育。

王書成說,他當時告訴李美芝,如果對派出所的處理結果不滿,可以再次報警。為了避免“出事”,他還留下了派出所和民警的電話,讓李美芝遇到情況隨時聯系。但派出所下一次收到李美芝的消息,已經是楊瑞立遇害那天。

案發當日下午,警方在慶雲縣前段村附近將楊愛靜抓獲。當時,楊愛靜自稱服用“老鼠藥”,並開始嘔吐,民警將其送醫後脫離危險。經訊問,楊愛靜對其殺害女兒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楊家大門。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嘉興/攝

沈默

16年的婚姻生活中,沈默是李美芝最常見的狀態。

李美芝家在翟家村靠近角落的位置,村子只有兩條街,不到10分鍾就能從一頭走到另一頭。記者前去探訪時,屋子大門已經鎖上,一個纏滿透明膠帶的掃帚靠在門前,旁邊散落著兒童的鞋子和衣物。

這對夫妻共同待在家裡的時間並不多。一個月有超過一半的時間,楊愛靜都在周邊村子打工,李美芝在村子附近的工廠打工,三班倒。在這個日漸空心的村子裡,這樣的組合並不少見。

每天下午,村裡女人和老人會聚在健身器路徑的樹陰下嘮嗑,楊家的事情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主要話題。街頭巷尾的議論在一個月前也出現過——這家人數次報警,民警在楊家門口調解矛盾,引來了當時在村裡的村民的圍觀。

如果沒有這些事情,李美芝實在是個不起眼的女性。她有著常見於農村婦女臉龐的紅色,皮膚因為下地乾活曬得黝黑。

在這個家庭,家務佔據了李美芝所有的空閑時間,連李美芝的母親都不知道自己女兒有什麼愛好,“她連電視都不看”。李美芝很少在村裡走動,人們對她的印象是和善、能乾。

面對親人,李美芝也是沈默的。

楊瑞立短發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李美芝和楊愛靜是同事介紹戀愛的。張麗雲告訴記者,女兒一直到打定主意要結婚,纔回家告訴自己。2009年,李美芝因為家暴曾起訴離婚並成功,李美芝的父母都支持這個決定。但在楊愛靜的軟磨硬泡下,李美芝心軟了,在新年前一周,她瞞著父母與楊愛靜復婚。

李美芝的父親當時就說,以後女兒再怎麼被打被罵,都不會再管了。李美芝也沒有再和父母說過自己小家的矛盾。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資助的一項研究顯示,農村婦女遭到家庭暴力後,最常見的4類反應是:不理睬丈夫;到沒人的地方去;自己躺著不吃不喝;不跟任何人講。6%的婦女知道找婦聯和村委會,1%的婦女會去法院,只有0.7%的婦女會選擇報警。

2016年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明確規定遭遇家暴的當事人,有權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通過以人民法院為主,公安機關為輔實施的民事強制措施,保護其人身安全。

王書成告訴記者,金陽派出所轄區內有1萬多戶居民,目前還沒有人申請過“人身安全保護令”。事後回想,他覺得,李美芝其實應該申請。

陽信縣婦聯副主席耿靜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去年,全縣約22萬名婦女中,主動向婦聯求助的女性有10多名。有的女性來傾訴了家裡的情況,結果一回去就打來電話,說經過慎重考慮,決定不做聲了,希望婦聯不要介入。“畢竟還要和對象繼續過下去。”耿靜說。

為了減少家庭暴力的發生,縣婦聯每年都會進校園,面向學生做法律講座。今年5月的那次講座,參與的學生約有500人。

自始自終,李美芝都沒有向婦聯求助過。耿靜坦言,直到凶案發生,婦聯組織纔知道這個家庭的情況。“如果我們提前知道,一定會管。”耿靜承認,這反映出基層婦聯的相關宣傳工作做得不到位,與公安、司法機關的聯動還需加強。

6月28日,山東省陽信縣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6·07”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楊愛靜批准逮捕。凶案發生後,婦聯組織定期對小濤進行心理疏導。

小濤從來不會說起以前的事情。張麗雲說,楊愛靜從不打兒子,但家暴發生時,小濤總會找地方躲起來。

離婚這件事情,李美芝其實沒有完全想明白。她後來找人給自己算過命,對方說她命很苦,今年婚姻不順,但不會離婚。

女兒遇害的那天中午,李美芝拼命給女兒的手機發消息,讓她告訴楊愛靜算命的結果。但手機的主人已經不可能看到這些消息。

(應采訪對象要求,李美芝、張麗雲、小濤為化名)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