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生夫妻擺攤炸油條3年:拒絕『炒作』標簽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新華網 作者:邢婷 編輯:付勇鈞 2019-07-19 09:07:00

內容提要:連日來,當『醫學生夫妻擺攤炸油條』的新聞在大學同學群裡炸開後,任曉猛、任文亞這對90後年輕夫妻有些恍惚地相視而笑,『我們這就算成「網紅」了?』

任曉猛、任文亞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裡炸油條。

 

任曉猛、任文亞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裡教授學員如何切面。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邢婷/攝

連日來,當“醫學生夫妻擺攤炸油條”的新聞在大學同學群裡炸開後,任曉猛、任文亞這對90後年輕夫妻有些恍惚地相視而笑,“我們這就算成‘網紅’了?”

有人質疑他們“炒作”“騙子”,有人惋惜“可惜了醫學生的畢業證”,有人怒其不爭地把他們當作自家孩子的“反面典型”——不絕於耳的紛雜議論中,只是鮮少聽到掌聲。

這情形和3年前並無太大區別。“我們習慣了各種眼神”,身材瘦削的任曉猛說。

事實上,早在2016年4月,這對畢業於山東中醫藥大學的醫學生夫妻便開始了擺攤炸油條的創業之旅。在山東濟南長清區水鳴街便民市場的一處攤位,他們炸的油條因外酥裡嫩、外觀乾淨深受附近居民歡迎,他們風雨無阻、准時出攤,換來了每天清晨排隊的長龍。

輿論漸漸消散後,在租來的一處偏僻小院裡,這對年輕夫妻仍舊重復著凌晨兩點起床、八點收攤,下午和面、分面為第二天做准備的單調日子。

“我們特別害怕被‘炒作’,也拒絕‘炒作’的標簽”,任曉猛向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坦言,“脫下醫學生的外套,其實我們和很多90後同齡人一樣,都是為夢想而奮斗的普通人。”

不後悔、不自卑,踏上創業“不歸路”

2014年7月,任曉猛從山東中醫藥大學中藥專業畢業,進入濟南一家藥廠做工藝員。很快,他便意識到自己的性格、對未來的設想和這份工作格格不入。

兩年後,當時還是任曉猛女友的任文亞在山東一所三甲醫院實習時,遇到了護理專業學生最難以啟齒的尷尬——暈血。“每次給病人紮針都戰戰兢兢,緊張萬分”。

當身邊同學紛紛在醫院、藥企等單位順利就業時,這對年輕的校園情侶決定完全拋棄大學專業知識,從事新的行業。

從大二開始,任曉猛就開始在校園裡代理銷售風扇、保溫杯、太陽傘等日用品,生意好時每周能有2000元收入。

為什麼不自己創業呢?主意已定,任曉猛得到了任文亞最熱烈的支持。在女友眼中,任曉猛“實在、執著”,任文亞則給任曉猛留下“特別能吃苦、不愛慕虛榮”的印象,在共同的創業目標激勵下,兩人的手牽得越來越緊。

而在任曉猛的商河縣農村老家,卻是另外一番情形。

“家裡條件不好,父母特別不理解費盡心力培養出了大學生,好好的工作說不乾就撂挑子了”,父母的堅決反對讓任曉猛壓力倍增。

在說服家人的同時,他嘗試著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行業從來沒有高低貴賤之分,自己創業掙的完全是辛苦錢,一點都不比醫院的工作地位低下。”

但任曉猛完全沒有料到創業最初的艱辛和代價。一開始他瞅准了商河縣傳統小吃馬蹄燒餅的商機,想把燒餅賣到長清區。不料這種地域性極強的小吃竟“水土不服”,生意冷清到數九寒天,任曉猛騎著電動車走了十幾裡路只賣出兩個燒餅。

緊接著,任曉猛再次嘗試自己加工、售賣商河老豆腐,卻忽略了這一小吃的季節性,好的時候一天能賣七八百元,淡季時無人問津。

兩年的折騰給任曉猛上了一堂生動的創業課:不同於大學校園裡相對單純的環境,象牙塔外的世界競爭激烈,要想選擇合適的創業方向,必須事無巨細地考察市場,充分了解市場動態。

這一次,任曉猛不再盲目。萌生想法後,他向母親請教炸油條的訣竅,並自己加工調制配方,租好配備專門廚房的院落等。

一番充分准備後,懷揣著借來的1萬元本金,2016年4月,任曉猛和任文亞的油條攤位正式開張了,這兩個年輕人決定全力以赴,“真正折騰出點動靜來”。

“把油條炸好,這是一份響當當的事業”

不就是大街上比比皆是的油條麼?究竟能做出什麼道道來?身邊不乏有人等著看笑話。

“不,我就是要做出花兒來!”從擺攤第一天起,任曉猛夫妻便決定不把它當作單純糊口的營生,而是一份事業,“一份響當當的事業”。

夫妻倆先是對油條的配方和工藝進行改進。傳統老式油條中常常含鹽、鹼、礬等配方,若長期食用,礬受熱後分解出的鋁離子會對人體造成不小危害。任曉猛更新了油條配方,其中不含任何違禁品、有害物質,同時在和面時加入雞蛋使油條更為酥脆。

與此同時,炸油條的流程更為標准化。經過前一天下午的和面、醒面、分面、包面、冷藏等程序後,第二天清晨開炸,每根油條確保炸3分鍾,鍋裡每天都換全新的大豆油。

一點點琢磨,一點點改進,第一年時,攤位每天炸油條用一袋面粉,第二年增為兩袋面粉,到了第三個年頭每天三袋面粉都不夠。小夫妻用心改良的油條贏得了越來越多的“回頭客”。

看得見的是一條條排隊的長龍已成為附近街道一景,看不見的是整整3年間,任曉猛夫妻每天凌晨兩點起床准備出攤的辛勞。

為了增加附近居民的信任度,夫妻倆的攤位3年來只有在領取結婚證後的一周蜜月期短暫歇業過,此外真正做到了風雨無阻,即便夫妻中一人高燒到40℃,或者另一人被開水燙傷至雙腳起泡也從未停業。

“我們就在這裡,不管嚴寒酷暑,附近居民一推家門聞著味道就能過來。”在任曉猛夫妻看來,這也是商家誠信的重要表現。

今年4月起,任曉猛開始嘗試用網絡直播方式,每天清晨攤位旁邊總能看到一個三角架上支著一部手機,通過網絡直播炸油條全過程,任曉猛希望能借此對制作過程進行全透明、無死角的展示,以吸引更多顧客。

短短幾個月,這個油條攤位的網絡直播間粉絲量從0躍昇至2.8萬多人,有粉絲看到直播後驚呼:“原來你們和面時真的放雞蛋哎!”

網絡直播放大了這個小攤位的光環,全國各地不少網友慕名而來拜師學藝,如今任曉猛夫妻已接收了來自內蒙古、江西、福建、遼寧、河北、河南、四川等地的50多個學員,其中不少人已學成回家。

7月11日下午,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任曉猛夫妻租住的院落裡采訪時,恰逢幾名學員正在現場學習如何使用專業工具切面。

來自遼寧朝陽的魯艷傑正是被網絡直播間裡油條的色澤、口感深深吸引,索性坐了10個小時火車趕來學藝。“手藝好,教課認真負責,沒來錯。”魯艷傑對兩位年輕的師傅贊不絕口。

學員眼中手藝精湛的任曉猛夫妻卻已經開始有了深深的危機感:“如果一味固守現有模式,不創新、不調整,幾年後肯定會被淘汰。”

一有時間,兩人就通過QQ群、微信群、網絡直播間尋找全國各地炸油條的同行,分析別人做得好的原因,很多個夜晚,都沈浸在鑽研討論的學習氛圍中。

“我們只是普通的奮斗一族”

這個小小的炸油條攤位見證了任曉猛、任文亞的愛情,也幫助他們還清所有借款,帶來了年收入30萬元的積累。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積攢了第一桶金的年輕夫妻沒有將目光投向婚房、奢侈品,一如既往地過著簡朴生活。

准確地說,他們的生活實在“摳”得不可思議:兩人平日外出吃飯很少超過20元,幾乎不去電影院,旅游也只挑免費景點,床頭的小風扇還是讀大學期間30元的自留貨,任曉猛一條短褲穿了整整8年,19元的T恤買了兩件替換著穿,而任文亞從不用200元以上的化妝品。

任曉猛父母在老家房子裡為小夫妻隔出的婚房裡,沒有一件電器,兩人的婚紗照也是選的最便宜的2999元套系。而任文亞不乏有同學去海南旅游拍婚紗照,動輒上萬元。

“很多人說,20多歲的我們活成了40多歲中年人的模樣。”任文亞靦腆一笑。

與生活中的精打細算截然相反,兩人在提昇技能這件事上出手闊綽得很。

一旦聽聞哪裡可以學到新手藝,夫妻倆會毫不猶豫地報名參加。這幾年,任曉猛先後花費3000元專門學習如何做好油餅,花費1500元學習做牛肉面的技巧,還有做面點需要的各種工具器械,雜七雜八買了一堆。

除了堅持每天出攤,任文亞一直在一家科技公司任客服主管,早上8點收攤後,一路小跑著回家換衣服,再騎車趕在9點前到公司打卡上班;除了零售油條,任曉猛還包下了城區好幾家大型餐飲超市的油條批發業務,每天往返30多公裡前往不同地點送餐,為此他在電動車上特地自創安裝了兩組電瓶以延長續航時間。

相比於身邊一些朋友刷著信用卡到處旅游、購物甚至“啃老”度日,夫妻倆覺得自己的日子尤其踏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不理解其他人的刷卡‘啃老’行為,他們也不理解我們為什麼走路這麼快,為什麼每天都這麼拼”。

一直以來,任曉猛將北大賣肉纔子陸步軒視為自己的創業偶像,在他眼中,“陸步軒一直頂著壓力做好自己的事業,這一點非常令人欽佩”。

隨著越來越被人們認可,雙方父母逐漸接受了他們的創業選擇,身邊的同學、朋友從最初“不應該”“不可以”的種種偏見也漸漸開始為其點贊、加油——這一切成為小夫妻前行的動力。

如今,任曉猛琢磨著將炸油條從攤位經營開成直營連鎖店,每個店裡都對制作過程進行無死角、全透明的網絡直播,有年輕人熱衷的網紅特質,也不乏做成老字號的雄心壯志。

“其實我們的經歷很普通,被這麼多人關注,也許是因為我們身上有吃苦耐勞、一直在為夢想而努力奮斗的一面,從這點看,其實我們幸運無比。”任曉猛坦言。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