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改革大動作,從天津出發!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津雲·電臺道工作室 編輯:李彤 2019-08-20 18:11:59

內容提要:8月1日,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一紙任命打破了這個平靜的早晨,40多個中層正職崗位歷經12天競聘、考察後,正式揭榜。

“定了嗎,定了嗎?”

“有一個從科員到了局長!”

“貼出來了,快看……手機拍下來回去慢慢看。”

“取消編制了,這次是動真格啊……”

8月1日,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一紙任命打破了這個平靜的早晨,40多個中層正職崗位歷經12天競聘、考察後,正式揭榜。這是濱海新區五大開發區面向法定機構改革邁出的重要一步——全員競聘,而這場事關未來發展的改革正在漸入高潮。

把“官老爺”變成“野戰軍”

有人說,近兩年天津經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天津急了!”這樣的詞匯不時出現在朋友圈中。“現在來看,天津基本完成了擠水分的歷史任務,輕裝上陣,越過L型經濟一橫開始往上走。但經濟結構、老百姓的收入與直轄市的地位還不相稱,觀念必須更新。”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吳曉華直言。

吳曉華深諳一組數字,也知道天津急在哪兒,“天津開發區經濟總量曾連續15年佔據國家級開發區榜首,但近幾年連續被蘇州工業園和廣州開發區超越。”這些數字同樣寫在了去年底商務部公布的2018年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綜合發展水平考核結果裡。“‘泰達’以改革者身份登上歷史舞臺,以開放者的身份面向全世界,我們的初心和使命就應該是‘經濟’和‘技術’,但科技創新指標下滑到第十,深深刺痛了泰達人的神經,唯有一場深刻的自我革命,纔能重新激發活力。面對現實,不改革就將被歷史拋棄!”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鄭偉銘在競聘動員大會上言辭懇切。

“大鍋飯平均主義,缺少狼性和野性,乾多乾少一個樣、乾好乾壞一個樣。”濱海高新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單澤峰一針見血指出癥結所在,開發區本該是“野戰軍”,卻逐漸變成了“官老爺”,大家開始習慣於論資排輩、論功行賞,制度嚴重制約了人的發展。

改革刻不容緩,必須建立與市場直接對話的體制機制。今年2月,佔天津市經濟總量25%的濱海新區所屬5個開發區開始推行法定機構改革,“聚焦經濟職能,劃轉社會職能,取消編制管理,全員競聘上崗。”這次改革涉及濱海新區近5000人。

率先走進公眾視野的是今年4月底,濱海新區面向全球招聘24位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消息一經發出,刷爆網絡,“濱海新區的搶人大戰終於開始了!”這場招聘吸引了1056人報名,擁有碩士及以上學位的人員佔到74.05%。來自國內其他地區的佔比近一半,特別是北京、上海、廣東等發達地區的佔到了25.28%。

深入考察、反復比選,最終五大開發區,繼續留任的副主任3名,新聘任副主任21名,平均年齡44歲,較改革前整整年輕了9歲。競爭最激烈的濱海高新區管委會分管科技創新的副主任職位,比例高達105?1。

這24人,不設行政級別,年薪50萬起,三年聘期能上能下,能進能退,薪酬嚴格與年度考核掛鉤。在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張志紅看來,隨著這24位管委會副主任逐一落位,“任務鏈條和責任鏈條將逐一明晰,績效考核的壓力將層層傳導到基層。”

師父被挑落“馬下”

這次改革,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下設35個部門,壓縮了17個事業單位,一線招商部門從6個一下子翻倍到12個,正是突破了以往的身份、級別等諸多限制,纔讓一批年輕人走上舞臺。

“剛從南港那邊搬過來,抱歉,還有點亂。”身材消瘦的郭紀濤迎面走來,熱情、誠懇。一紙任命,讓郭紀濤從南港經發局科長一躍昇為新能源、新材料產業促進局的局長。

郭紀濤,2004年從西安交大畢業後就來到經開區從事招商工作,期間曾借調到濱海新區,參與過多個招商部門的籌建,工作十五年,乾的全是招商。競聘大會上,郭紀濤發現,增加了新能源、新材料產業促進局,這讓他很興奮,過去幾年對產業領域的研究和儲備終於有了用武之地,“改革給了我們機會,機會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平等的。年輕人就是要先衝一下最高選項,就像有時我們覺得世界500強的投資離我們很遠,但往往錯失機會就在一剎那的猶豫和退縮。哪怕只有1%的機會也要盡百分百努力爭取!”

交了競聘申請,郭紀濤沒多想,依然忙碌著自己南港經發局的一攤活。直到面試頭一天晚上,十點多,一條短信飛到了手機上:“請您明天(7月20日)上午8:15分抵達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三樓,參加法定機構改革中層正職競聘面試……”

走進備考間,郭紀濤眼前一愣,自己報的崗位,三人同臺競爭,另外兩人無論從資歷還是級別上明顯都比自己更有優勢,甚至都是自己初入職場時的“領路人”和“師傅”。

“我,有機會嗎?”帶著這個疑問,郭紀濤定定神,走進了面試現場,11名考官和第三方評價機構的評審員一字排開,“很緊張,面試參加過,但如此高規格的面試這些年來還是頭一回。”郭紀濤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跨級別,如果你競聘成功准備怎麼乾?如果班子裡有資歷比你深的、年齡比你大的,你怎麼領導?”

郭紀濤在面試中拿出了看家本領,既有對產業的理解,也有對創新項目的儲備。在他看來,這個新設立的部門絕不是獨立存在的,要依托包括汽車、航空航天、電子信息等在內的主導產業,應用要體現在終端產品上。“像汽車行業裡的輕量化,很多都通過塑代鋼和功能材料的提昇來實現,‘經開區’的一汽豐田、一汽大眾、長城三大整車廠,如果沒有新材料的供應,那麼產品昇級換代就會受到嚴重制約。給消費者提供更好、更新的產品,也是我們開展新能源、新材料行業招商的動力。過去幾年,我與行業領先企業、業界專家建立了良好的溝通聯系,能夠及時了解最新動向……”郭紀濤語氣中透著自信。

短短十分鍾面試,郭紀濤把如何搭班子、帶隊伍,建立一個新部門的決心和未來發展方向講得清清楚楚。從立足“經開區”、濱海新區產業定位到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邏輯清晰:“新能源、新材料說出來只有六個字,但是它包羅萬象,不管是金屬的、非金屬的,氫能、太陽能、光伏等等都需要關注。前瞻性決定未來發展的潛力,學習能力是關鍵。”

在這場競聘中,年輕的郭紀濤最終勝出。這正應了天津開發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鄭偉銘所說,“改革就是打破以往的條條框框,打破人員身份界限,不論資排輩,給那些想乾事、能乾事的人更多的機會。通過改革選出一批年富力強、能力突出、能夠帶領部門、引領經開區產業發展的人。”

如今,剛剛走上新崗位的郭紀濤,正忙著對標天津市和濱海新區在新能源、新材料領域的規劃和方案,為局室建設制定可行性方案,“我第一份工作就在‘經開區’,經過十多年的工作積累,能夠作為一個部門正職去帶一支隊伍去開展熱愛的工作,實現自己的一些想法的時候,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從應聘開始,就要立下“軍令狀”

“今天來應聘這個崗位,是必須完成並且要超額完成任務目標的,如果完不成,就像競聘大會上說的,鞠躬下臺……”

“軍令狀看了,能夠接過來,再提一個目標,五個開發區中招商增量這個指標我們爭取拔頭籌。”

高業輝和孫亮是天津港保稅區招商局兩位80後副局長,兩人年齡相當、資歷相當、就連從業經歷都極為相似,都獨立完成過不少大項目的招商引資。這次競聘,兩人都向招商局局長發起了衝擊。在天津港保稅區法定機構改革中,本著精簡、高效、大部制的原則,設立29個內設機構,一線招商和服務企業崗位佔比超過80%,所有符合條件者都可以競爭上崗。競聘公告裡最重要的一項就是提前設立了績效考核指標,要參加競聘就要先領下這份帶著“指標”的軍令狀。

招商局局長要領的軍令狀是“承擔全區招商引資指標50%,內資到位額、外資到位額、落戶企業的經營稅收情況等六項。”指標體系就是瞄准了高質量發展來設定的,也是衡量改革的一把尺子,以引進實體企業數量來看,保稅區管委會給招商局制定的目標,是不低於100家,比去年完成額高了近20%。能否完成指標成為了每個招商崗位競聘者首先要面對的一道必答題。

立下“軍令狀”,拼,就是唯一出路。“主動撲上去,別做守城司令官,通過改革把大家理想跟信念統一到發展上來,把自己放到市場中去,市場往哪裡走你就敏銳地撲上去。”孫亮這樣理解招商局要承擔的責任。

面對如何平衡區域發展,精准招商的提問,高業輝說:“空港、臨港各有特色,從區位和產業定位來說,空港應該在總部經濟、創新金融、研發科技、高端裝備制造領域發揮優勢。臨港空間大,一類是海工設備、藍色經濟、氫能,第二是與這些行業相關的生產性服務業、口岸貿易,兩個區域形成良性互動……”

如何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找到區域合適的定位?孫亮認為,要突破以往思路,“招商工作第一就是轉思想,京津冀協同發展中要向深圳學習,把人纔機遇放進去。戰略性新興產業北京是國家隊,央企、科研機構、資本在那裡,但產業化的基地特別是圍繞著生物醫藥、智能制造我們有空間,更應該搶抓機遇,把產業落地。現在大企業的發展是沒有邊界的,像阿裡巴巴、華為、聯想,我們要拓寬思路,主動擁抱新經濟,像我們上半年開拓的無車承運人,這時只有變成野戰軍主動撲上去,無孔不入纔有可能把產業做起來。”

經過激烈競爭,孫亮最終坐到了招商局局長的位置上,聘期三年。按保稅區制定的考核體系,三年指標分解到年度,一年之內完不成指標,他就要鞠躬下臺。

如何把改革的動力、績效考核的壓力傳遞到每一個人身上?孫亮的思路十分明確:把整個隊伍打造成為“野戰軍”。

“從分配機制上,不是領工資,叫掙工資,要靠業績去掙,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不勞不得。原來我總說自己是這個局的,但現在我會說我們是這個部隊的,法定機構要求我們有企業化的運營,就是要把自己放到市場中去,把握新的市場規律,跟企業在一起、跟產業在一起,野戰軍的野味纔能出來。”

除了“?魚效應”,改革下一步……

濱海新區5個開發區這場全員競聘將於8月底結束。在天津市行政學會副會長張霽星看來,“這樣大范圍、深層次的改革在國內絕無僅有,就是要力圖實現‘兩個轉變’,一是由政府向市場的轉變;二是由管理向服務的轉變,由‘父母官’心態向‘服務員’轉變、向‘店小二’轉變。”

目前各開發區正在進一步細化考核激勵辦法,確定考核等級和指標體系,進一步拉開內部收入差距,還拿出工資總額的10%專門對招商人員進行獎勵,徹底打破平均主義。濱海新區區級層面也將拿出專門資金對開發區的招商引資進行獎勵;濱海新區還承諾對各開發區放權賦能,“凡是市級層面下放到濱海新區的,直接下放給各開發區。”大幅減少對各開發區非經濟發展職能的會議、文件、日常檢查考核等等,通過多種機制措施推動各開發區聚焦主責主業,把更多的資源和精力投入到經濟發展的主戰場,以經濟發展成效彰顯開發區的價值。

改革激發的活力,最終將促進各開發區成為引領天津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天津市行政學會副會長張霽星用樂觀的語言,表達了對這場改革的期許:“通過改革‘?魚效應’一定會顯現,整體隊伍思想作風一定能有一次振作!濱海新區一定能再創輝煌,成為天津乃至華北、京津冀地區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