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文明@濕地】濕地深處護鳥人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央視網 作者:謝博韜 編輯:李彤 2019-12-26 18:18:37

風在吹,葦杆在搖,飄散的蘆花、清澈見底的河水,這些都是王建民童年時候的美好回憶。從小生活在沼澤港岔星羅棋布,鷗禽翔鳴、蝦蟹肥美的薊運河畔,王建民對於大自然、對於家鄉的土地有著深深的眷戀。

候鳥遷徙的季節,王建民忙著拍鳥,忙著護鳥,忙著為自己熱愛的濕地保護和候鳥保護事業付出滿腔熱忱。

王建民(視頻截圖)

從2000年到如今,王建民在濕地保護的路上已經走了近20年。

像王建民這樣的護鳥人全國各地都有,他們雖標有著不同形式的護鳥行動,但目的是一致的:做濕地中鳥兒們的保護屏障。

失望過,灰心過

生態保護這條路並不好走,不止身邊的同行者,王建民自己也灰心過。天津曾經吃野味成風,遍地開花的野味餐廳令志願者們束手無策。另一個威脅則是猖獗的盜獵者,2012年北大港東方白鸛中毒事件、2016年天津萬米網海捕鳥事件的背後都有盜獵者的身影。

“那幾年經常是今年觀鳥的一塊好濕地,第二年就被填埋了,那些鳥也就隨之不見了。”王建民嘆了口氣,“濕地消失得實在太快了,候鳥們擠得都沒地兒去。”不經過科學論證,盲目地填海造地則給濕地帶來了更大的威脅。

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王建民救助受傷的東方白鸛(資料圖)

為了救鳥護鳥,王建民豁出去了。一次在救助東方白鸛時,受驚嚇的鳥兒啄了他的左眼,鮮血直流,大家都嚇壞了,他卻輕描淡寫地說:只要還有一只眼睛能看到鳥就行!

離王建民獲得“最美濱海濕地守護者”的榮譽已經過去了5年,他說這幾年來最顯著的變化就是老百姓生態保護的意識明顯增強了,而這離不開志願者們年復一年的護鳥宣傳。除了日常的濕地巡護和鳥類調查,王建民做得最多的便是組織志願者團隊進行愛鳥護鳥知識的宣講,從學校擴展到鄉村、社區、工礦、機關,平均一年要講五六十場。2017年,王建民和他的團隊建立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公眾號裡類似的宣傳和體驗活動比比皆是。

一點一滴的宣傳後來得到了回報,王建民說,現在到天津的任何村子裡問老百姓“這邊有沒有捕鳥的啊”,老百姓都會說:“誰還敢捕鳥啊?捕鳥是違法的。”在天津有關部門的大力打擊下,2016年之後天津的盜獵現象基本上已經消失了,2017年天津研究制定了《天津市濕地自然保護區規劃》。在2018年的巡查中,天津只查出了3處盜獵鳥的窩點,而這些窩點也都是從外地流竄過來的,天津本地的盜獵現象可以說已經絕跡了。

王建民在濕地拍鳥(視頻截圖)

讓王建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河北省唐山市豐南區一所小學的宣講,當他講完最後一堂課時,一個孩子衝到臺上帶著全場學生在階梯教室裡宣誓:抵制吃野生動物,用實際行動保護濕地。當孩子們稚嫩卻堅定的聲音回蕩在教室裡時,王建民沒忍住自己的眼淚,他說在那時他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相較於前幾年,王建民覺得這幾年濕地保護的形勢發展得非常快。一方面,這幾年黨和政府對於生態保護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有關部門不僅從行動上,更是從意識上加大了對生態保護的重視。此前,天津濱海一座直昇機機場提出要搬遷到海邊,天津市委立即要求其對可能給生態和鳥類帶來的影響開展調研,最後確認影響不大纔通過了其搬遷請求。王建民感嘆,這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類似的工程如果沒有通過相關環境評估部門的檢測連立項都很困難,他們志願者的工作也得到了有關部門更大力度的支持和幫助。

另一方面,像王建民這樣的志願者和志願團隊在天津也愈發多起來,基層的縣鄉也開始有了從事濕地和候鳥保護的志願團隊。更令他欣慰的是青少年關於生態保護的意識顯著增強,在他看來,未來是屬於孩子們的,這也正是他不遺餘力地堅持進學校宣講的原因。

當問到護鳥這麼多年最大的感受是什麼,王建民說,雖然還能看到很多的不足,但令人欣慰的事情越來越多了,同行的人也越來越多,在這條路上能看到更多的光明和希望。

四川同行者——“鳥爸爸”

在距天津千裡之遙的四川隆昌,正有一個這樣致力於候鳥保護的同行者——80後小伙王林遠。

王林遠王林遠(右)宣講動物保護知識

王林遠參加候鳥保護的原因要追溯到他的童年。一天他正在去上學的路上,頭頂清脆悅耳的鳥鳴吸引了他的注意,突然一聲槍響,那只鳥應聲掉在他跟前。“那可能是今生我都忘不了的一個場景。”王林遠的聲音低沈下來,“那時候很多打鳥的,我小時候也沒辦法,只能看到有人打鳥,我就在這邊大聲地叫,把鳥驚走。” 

王林遠初中畢業之後便去學廚,作為廚師的王林遠曾在2002年全國廚師節上斬獲銀廚獎,而他一直拒絕烹飪野生動物。“你說你不做,別人肯定不高興,然後就把我辭退了。”王林遠說得很坦然,“然後我就到小餐廳去,工資都好說,我不烹飪野生動植物。” 2005年,因拒烹、拒食、拒售野生動物,他被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東方美食雜志社聯合授予“綠色廚藝大使”稱號。後來因為投入到候鳥保護方面的資金越來越多,僅靠工資已經不能支橕,王林遠又開了一家餐廳,餐廳牆上寫著“本店拒烹、拒食、拒售珍稀動植物”。

2015年王林遠成立了隆昌縣愛鳥養鳥協會,剛成立時只有幾十人,而兩年後這個協會的成員便覆蓋了全縣19個鄉鎮街道,在護鳥的過程中他們還通過勸說教育帶動了一些曾經捕鳥的人加入了他們的行列。“我們現在一個星期至少是兩天環湖。”談到這裡王林遠愈發來了精神,“在湖邊你不仔細去看都不能發現他們偷獵用的東西,像夾鳥的夾子、鉤鳥的鉤子。”而王林遠和志願者們拆掉最多的還是各式各樣的捕鳥網,這十餘年來,他們每年拆除約300張捕鳥網,成功救活1500多只鳥,王林遠成為了遠近聞名的“鳥爸爸”。

關於未來,王林遠是樂觀的,他記得2000年初的時候,隆昌的鳥兒還只有十多個種類,時至今日已經超過百種,每年路過棲息的鳥類更是超過百萬只。

對於護鳥者們而言,大多數人加入候鳥保護行列的原因和王建民、王林遠相似,他們一心所向的便是能再看到家鄉的綠水青山,聽到童年時的聲聲鳥鳴。

   原標題:【生態文明@濕地】濕地深處護鳥人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