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宏:中國疾控直報系統不是花架子但需改造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0-03-06 10:00:55

內容提要:3月4日深夜,最近總是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張文宏醫生在『華山感染』微信公眾號發表署名文章,復盤新冠肺炎暴發至今的重要過程。他對比了中國、美國兩套相似卻又在關鍵節點上完全不同的防控體系後認為,此前被點評為『花架子』的中國疾控直報系統『實際上比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厲害』。

3月4日深夜,最近總是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張文宏醫生在“華山感染”微信公眾號發表署名文章,復盤新冠肺炎暴發至今的重要過程。他對比了中國、美國兩套相似卻又在關鍵節點上完全不同的防控體系後認為,此前被點評為“花架子”的中國疾控直報系統“實際上比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厲害”。

張文宏是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先後在上海醫科大學(現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香港大學、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以及芝加哥州立大學微生物系學習、訪問。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張文宏以其專業而又幽默的表達,被網友譽為“最親民的專家”。

“中國疾控直報系統並不是花架子,這個系統對於已知的病原體(如MERS,2009大流行株H1N1流感病毒)或者傳播不快、有限傳人的病原體(如H7N9禽流感),比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厲害。”張文宏說,這個系統的一個問題是“經受不起大量垃圾信息的摧毀”。

比如,每年各地都上報大量病毒性肺炎病例,“一個冬季,每個城市至少數萬例吧。這個系統要一一鑒別,最後還要告訴你是流感、?疹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這是不現實的。所以一個有效的申報系統首先要有有價值的信息。這說明,我們必須對當前不明原因肺炎申報體系進行改造。”

張文宏說,每年到了冬季,會有大批病毒性肺炎的病人到醫院,其中流感病毒佔了很高的比例。比如,美國疾控中心監測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2月15日,全美逾2900萬人在本次流感季(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感染流感,其中約有28萬人住院,至少1.6萬人死亡。“當前大多數醫院其實並不具備檢測流感和各種病毒的能力。”

張文宏認為,各大醫院體系建設是第一關,即醫院有一個能夠對常見病原學有很強診斷能力的科室,“由於病原體可能會感染到各個部位,所以在國際上一般都是由感染科首先對可疑病人進行會診,進一步和臨床微生物科合作,迅速進行病原體的鑒定。這樣,常規的病原體檢測首先就能全部鑒定出來。”

至於剩下的不能鑒定的病原體,可以依靠更加權威的感染性疾病科來幫忙鑒定;如果再不能鑒定,應當直接向疾控匯報,“成簇分布的不名原因感染,可以向疾控報告。疾控可以啟動強大的直報系統”。

對比美國的防控辦法,張文宏發現,美國針對新冠病毒的防控此前主要以“不影響經濟”為主要原則。比如,美國在疫情初期,對主要篩查對象進行“嚴格控制”,患者必須曾經前往中國,或者接觸過確診患者,或者癥狀較重。這樣的篩查限制後來招來當地媒體詬病,有媒體報道了多個有“感冒”癥狀的患者無法得到篩查。美國疾控總檢測量也非常低,受到了多方指責。

同時,由於美國的政府制度等原因,美國所有的確診患者都沒有公布其生活軌跡,包括居住社區、工作場所等,而僅僅公布了就診醫院。美國公布的信息中,患者生活軌跡信息非常少。這樣的措施能否有效地協助社區傳播的阻斷,也仍然存疑。

“這就是為什麼一旦出現社區大規模傳播之後,采取季節性流感的處理方法就成為必然選項了,因為每個病例都不能徹底追蹤了,你希望美國疾控人員像我們疾控的兄弟們一樣沒日沒夜工作?那估計也是做不到的。”張文宏說,在哪個時間節點、該作哪些決策纔能盡量減少生命、經濟、社會損失,是未來各國政府面對新發傳染病不可回避的一個難題,“中國采取目前的封城,以犧牲中國的經濟為代價,盡一切努力減少對全世界的輸入,給世界贏得了充分的時間建立診斷體系,同時評估該病的病死率,客觀來講都稱得上是負責任的了。”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張文宏給出了一個大膽的“回到武漢”的假設。

回到武漢,張文宏認為,首先要有強大的傳染科和臨床微生物科體系。這個體系在各地應該有一個網絡,而這個網絡相當於新加坡的近800家公共衛生門診。“一旦出現成簇性病例,我們立即邊申報邊隔離。等待疾控的鑒定是一方面,率先建立隔離體系是我們醫院要做的。”張文宏認為,下一階段,我國應建立一個強大的基層醫院防控體系,“一旦收集到異常情況,傳報的同時,應該立即啟動隔離。”

這個體系除了有隔離病房外,還要有一支具備紮實感染性疾病防控知識的隊伍,甚至可以對病原體進行早期的鑒定。“在這一點上,美國、新加坡都是非常強的。我們今後應該加大在這方面的投入,讓我們有一支醫院公共衛生正規部隊”。張文宏說,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可疑傳染病首先從眼科醫生(李文亮)和呼吸科醫生(張繼先)這裡傳報出來,本身就說明“我們需要建設一支正規軍、常備軍”,“把敵人阻斷在第一線,而不是全城暴發後纔讓疾控來收拾”。

其次,張文宏認為,李文亮、張繼先兩位醫生留下的寶貴經驗必須被牢記,“我們應該極大地強化一線醫院的疾病識別能力”。

張文宏說,第一批在武漢接診的部分醫生,他們的數據沒有得到所在醫院的核實,所以他們沒有采取正規的傳報途徑。如果臨床醫生們對各種以感染為主要病因的疾病能夠進行甄別,區分各種常見的病毒和細菌,並且在發現如SARS類的傳染病後,除了向疾控傳報外(全球一般接到報告後的處理都不會比中國更快),感染科和臨床微生物科還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或者醫院網絡力量,對這個病毒進行分析,那麼醫院層面就能盡快鑒定病原體,隨之馬上啟動隔離,避免進一步擴散。

“這樣,當疾控接手的時候,就不會有接近兩周的‘猶豫期’。”張文宏說,這在公共衛生體系裡屬於“第一道關口”,而中國完全有能力建設這樣一個網絡體系,“因為我們有極為強大的公立醫院網絡,且設備基本都已具備。”

   原標題:中國疾控直報系統不是『花架子』,但需要改造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