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煥墓第17代守墓人佘幼芝因病在北京逝世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0-08-15 08:56:00

內容提要:為明代愛國將領袁崇煥守靈的第17代守墓人佘幼芝女士於12日13時50分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隆福醫院去世,享年81歲。14日上午,佘幼芝女士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

為明代愛國將領袁崇煥守靈的第17代守墓人佘幼芝女士於12日13時50分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隆福醫院去世,享年81歲。14日上午,佘幼芝女士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

佘家17代守墓四百年

“不是親人更勝親人”

據相關歷史資料顯示,袁崇煥曾作為邊關統帥,抵御外敵入侵,卻因被誣陷勾結謀反,於1630年被判處死刑。袁崇煥去世後,他的一名佘姓部下將袁崇煥的部分遺體埋葬在自家後院,並立下祖訓,希望後人世代為袁崇煥守墓。此後300多年裡,佘家人始終堅持在北京廣渠門外為袁崇煥守墓,到佘幼芝已是第17代人。佘幼芝從1970年開始為袁崇煥守墓,至今已有半個世紀之久。

佘幼芝去世後,袁崇煥祖籍廣東東莞石碣鎮政府發布唁電稱:“佘幼芝先生一生恪守祖訓,接續為袁大將軍守墓,宣傳民族英雄袁崇煥忠義報國的事跡,終生守護著‘冒死葬忠魂’‘守墓四百年’這份偉大的精神財富;她敢於斗爭,奔走呼吁廿四載促成了袁崇煥墓祠的保存重修,為袁大將軍墓祠保護做出了重要貢獻;她義薄雲天、守信重諾,2004年成為中央電視臺舉辦感動中國人物活動的候選人,其高風亮節和嚴謹家風被央視《家風》欄目力薦,為全國人民所學習,為我們年輕一輩樹立了良好的榜樣。她身體力行八十載詮釋忠義精神,還把愛子送到石碣永伴袁大將軍。在石碣人民心裡,她不是親人更勝親人,家鄉人民永遠懷念她!佘老的忠義精神是我們永遠學習的典范!”

兒子遇車禍不幸離世

永駐袁崇煥紀念園

上世紀80年代開始,佘幼芝為保護袁崇煥墓祠四處奔走。在佘幼芝的奔走呼吁下,1984年,袁崇煥墓祠被定為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1990年,袁崇煥的墓碑重新立了起來。1992年,政府投資5萬元修復了袁崇煥墓祠。2002年11月29日,修葺一新的袁崇煥墓祠對外開放。2006年,袁崇煥墓和祠被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北京青年報記者從東莞袁崇煥紀念園相關工作人員處了解到,2003年,袁崇煥將軍的故鄉,廣東東莞修建了袁崇煥紀念園,園方曾邀請佘幼芝來東莞工作,但佘幼芝認為祖訓不允許她離開北京袁崇煥墓,加之身體原因也不便南下。經過商量,一家人決定讓佘幼芝的兒子焦平去往東莞。但遺憾的是,焦平在去吉林向女朋友一家說明該情況的過程中,遭遇車禍不幸去世,年僅28歲。“佘幼芝和愛人為了滿足兒子生前的心願,將兒子的骨灰送到了東莞袁崇煥紀念園,讓兒子永遠守護著袁崇煥將軍。從這個角度來說,佘家為袁崇煥將軍守墓的人已經傳承到了第18代。”工作人員表示,佘幼芝雖然看著很弱小,但內心非常堅強,對待他人也非常和善,“我這些年一直都叫她‘佘媽媽’。原本我們計劃今年為佘幼芝做口述記錄,把她的記憶保留下來,但因為疫情,這件事耽誤了幾個月,沒想到佘幼芝老人忽然離開了我們……”

守墓“事業”是否傳承

會與佘家進一步溝通

墓祠內值守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在袁崇煥墓祠院內有一個小房間,就是佘老的辦公室,在2002年袁崇煥墓祠正式對外開放前,佘幼芝一家曾在此居住63年。這裡也是佘家390年來堅守傳承的見證地。

東莞袁崇煥紀念園有關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袁崇煥紀念園每年清明都會組織到北京袁崇煥墓祠(即廣東義園)祭奠,每年佘幼芝老人都會一同前往,即便是這些年來老人年事已高,身體狀況不佳,仍舊坐著輪椅堅持祭奠袁崇煥將軍。

據袁崇煥紀念園方面介紹,如今,佘幼芝老人因病離世,其臨終前將守墓責任傳承給女兒焦穎,女兒也已同意傳承守墓。對於此種說法,北青報記者未能與焦穎取得聯系,沒有獲得本人證實。

北京明代民族先烈袁崇煥墓祠李所長介紹,目前袁崇煥墓祠由文旅部門和佘家共同管理,文保工作主要由文旅部門負責,除了對袁崇煥墓祠進行修繕外,還增加了防火、防爆的設施,不過墓祠院內仍為佘家保留了辦公室。李所長個人認為,至於佘老去世後袁崇煥墓祠如何管理的問題,目前還沒有與佘老的家人詳談,待佘老喪事料理完畢後,會在尊重佘家意見的基礎上,進一步溝通墓祠保護和發展的具體方式。

   原標題:袁崇煥墓第17代守墓人佘幼芝去世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