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雲港灌雲一名輔警『微信運動』曬出的擔當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編輯:李松達 2020-09-16 16:33:11

內容提要:畢業照坐『C位』這則新聞一度引發全國主流媒體集中報道和全網刷屏。

“9月1日,16631步;2日,19062步;3日,17556步;4日,16730步;7日,15746步;8日,17956步;9日,23387步;10日,19683步……”這是新學期開學後8個工作日的一組“微信運動”數據,主人就是連港市灌雲縣那位在一組2020屆小學畢業照上坐“C位”的輔警侍東亮。

畢業照坐“C位”這則新聞一度引發全國主流媒體集中報道和全網刷屏。其實,即便是在開學前的8月31日,他個人主頁顯示的“微信運動”數據也有18511步(微信運動1萬步相當於6.6?8.3公裡),用他自己的話來解釋,想跑個10公裡活動一下,讓雙腿適應“開學模式”。

“枯燥的數據背後,是他對黨的忠誠和對公安工作的熱愛。”

何麗婷是灌雲縣公安局政治處一名輔警,是侍東亮口中的“老妹”,也是侍東亮“微信運動”247名關注者之一。“他每天的運動步數常常是佔領著幾十個微信好友的封面,有的時候甚至佔領著100多人的封面,不知道他工作性質的人還以為他是運動達人,我清楚他每天的步數90%以上都來自護學崗上無數次重復的折返跑。”

“張開手,退著走,四周看,隨時跑。”這是侍東亮護學的招牌動作。每天上、下午上學護學時,這套動作的起點在幸福大道東側的家長接送區,他把孩子護領至校門口;每天中午、傍晚放學時,這套動作的起點則在校門口,他把孩子護領到家長接送區。“上學、上班的高峰時段重疊,校園又臨近大伊山旅游風景區,人流、車流復雜,不打起十分精神來,極容易出現事故。”侍東亮正色地說,為了避免紮堆接送,學校又實行高、低年級分時錯峰上放學,這也無疑中增加了我的步數。

有媒體保守計算,設立灌雲實驗小學護學崗六年來,侍東亮在不足50米長的崗位上,年均奔跑1500多公裡。“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這是侍東亮工作的真實寫照。”灌雲縣人民政府副縣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督察長張友俊由衷地說,“他是用一顆立警為公、執法為民的愛心在付出,這些枯燥的數據背後,是他對黨的忠誠和對公安工作的熱愛。下一步,我們將放大先進典型的示范效應、感召效應,開展‘向侍東亮學習、做一名優秀人民警察’系列活動,讓‘侍東亮’成為灌雲公安的一張名片、讓‘灌雲縣公安局護學崗示范點’成為灌雲縣新時代文明實踐的一個品牌。”

“他笑著對我說這輩子與愛有約,卻把大愛都給了被護學的孩子們。”

筆者曾與侍東亮有過一次不輕松的對話。“侍警官,‘網紅侍東亮’‘家人侍東亮’‘工作狂侍東亮’,這三個標簽您最喜歡哪個?”“只要有空閑,回歸家庭是我最喜歡的。”“機會多嗎?”“……”

走進位於縣城北夾山口的侍東亮家看一看,纔會知道為什麼他會顯得愧疚無語。

因為收入不高,侍東亮至今還是住城北夾山口父母的老宅子。“父親在采石場下崗後在縣醫院做鍋爐工,母親三叉神經痛,一年四季掛水,是個‘藥罐子’。”

“我看中他的是一身警服的帥氣和他的為人,沒把錢看得太重,他更不會甜言蜜語,還有點木訥。”侍東亮愛人黃昌林說,婚後不久的一天,已經做輔警的他說,我真是與愛有約啊!看著一頭霧水的妻子,侍東亮解釋說,“你在家排行老二,出生在1982年,生日是12月22日。”兩人頓時笑成一團。

侍東亮的工作性質讓愛人承擔了大多數家務甚至養家的重擔,只是,愛人也沒有正式工作。侍東亮伯父侍啟左是看著侄兒長大的,常年在縣城向陽蔬菜批發市場做生意的他想了想,對侍東亮說,看你小兩口過得不易,不如讓小黃從我那批發千張、豆腐販賣掙錢養家吧?!侍東亮回家後小兩口一合計,生意就這麼開張了。

“這些年真的愧對了她和兒子。”侍東亮說,愛人早上四五點鍾就要拿貨,往往是到午後一兩點鍾纔回到家。“這個時間,以前我大多是值完夜班回家補覺,這六年就是還在護學崗上忙碌,總之和愛人一天難得見上一次面。”

侍東亮兒子正值青春年少,學平面設計的他早早就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有一年冬天,媽媽帶我回家的路上看到在車流中穿梭執勤的爸爸,他正蹚著雪水,滿頭是汗地把幾個小孩抱過了馬路,卻對我的喊叫置之不理,那個時候我真有點恨他。”

“他有熱愛孩子的善心,這顆向善的種子早在十幾年前就種下了。”現任副校長的孟軍2004年調到灌雲縣新村小學工作。“那時候我是一名老師,上班路過新村街紅綠燈執勤崗時,看到侍東亮和同事自發為孩子們護學,一來二去就熟悉了,覺得他工作積極、主動、肯乾、執著。”“還聽到關於他的一個笑話,那是他兒子剛出生不久的一個早上,那陣子他往往是家務、工作連軸轉,急著上班的他順手把剛洗好的尿布朝腰上一塞就走了,執勤時引起很多路人好奇的目光,直到一個上學的孩子指給他纔取下。”

“我勸他抽時間好好檢查一下身體,他卻總是以工作太忙推脫。”

1999年9月,灌雲縣公安局面向社會招聘20餘名輔警參加公安交管工作,侍東亮是其中之一。據縣公安局提供的材料表明,截至目前,能夠堅守下來的只有兩人,侍東亮也是其中之一。

除了待遇不高,輔警離職率高的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工作辛苦。一位孩子在侍東亮雙臂下被護學六年的家長說,“我是一名醫生,知道像侍東亮那樣常年高負荷運動對身體會帶來什麼。有一次送孩子上學,我發現他的著力點從右腳變成了左腳,左膝下有一塊鴨蛋大的凸起,首先是感到很神奇,因為人運動慣性一旦形成,很難改變,他卻說已經改了兩三個輪回了;其次是察覺到,他的四肢應該有病癥。出於一份感恩心,就要他抽個時間去醫院,我幫他做個檢查。”“還是出於關心,有一次遇見讓他脫了右鞋一看,長期奔跑引發的膜管炎讓大腳趾都空了。可是,一晃孩子都畢業了,他也沒來檢查過。”

“一是真的忙,沒時間。二是自己對身體很自信。”侍東亮告訴筆者,縣局領導也出於關心,多次讓他休假去檢查身體,他都因工作忙、崗位人手少謝絕了。“全局輔警體能測試,我的立定跳遠、折返跑成績都是前幾名呢,這樣的身體能有啥?”侍東亮笑著說,我離不開護學崗,看到有孩子給我的一張祝福卡、一個少先隊禮,有家長的一聲問候、一個笑臉……我都感到幸福和滿足,覺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侍東亮隨身總是帶著兩只手機,其中一只尾號是“8899”的手機被孩子們親切地稱為“親情熱線”。送到家長接送區的孩子們看不到父母,就會伸手從侍東亮兜裡摸手機聯系家長,有的家長一時找不到孩子也會主動聯系他,侍東亮一直要等到孩子被全部接走纔能離崗。“校園周邊環境一直比較復雜,2018年秋天,一名疑似有精神疾患的男子多次在校門口攔放學的孩子索要錢財,我就在放學後蹲守,有一天終於發現了這名男子,一路狂奔追到石佛寺西側,並把他約束回家,那以後再也不見這名男子騷擾放學的孩子出現。”

作為一名志願者,侍東亮還是小學的校外輔導員,每當聽到孩子們敘說自己將來的人生規劃和職業理想,自己感覺也年輕了好多。他總會跟孩子們說,不管將來乾什麼,一定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要乾一行愛一行,乾一行要努力乾出名堂來!(夏興儉)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