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康·小康】津夜時刻:追光舞者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 編輯:李彤 2020-10-15 07:36:00

內容提要:傍晚,天津的海河邊華燈初上。隨著時間軸往前推進,路燈、高樓、橋梁漸次點亮,夜一點點暗下來。

天津北方網訊:傍晚,天津的海河邊華燈初上。隨著時間軸往前推進,路燈、高樓、橋梁漸次點亮,夜一點點暗下來。

街舞舞者武鑫和他的學生、舞團隊員們,剛剛結束下午的課程,從他們距離河邊不遠的街舞教室,追著夜晚而出。他們打算到附近的海河親水平臺去放松下。說是放松,其實仍舊還是練舞,只不過用的是一種叫cypher的形式——音樂響起,大家圍成一個圓圈,誰對音樂的feel剛剛好了,誰就可以跳進圈中央,即興起舞。一種街舞獨特的練舞跳舞方式。

夜晚的海河邊是一派熱鬧的場景,這裡有很多年輕的舞蹈愛好者,用肢體語言訴說著屬於這座城市的活力。與室內跳舞不同,在室外,他們更關注的是音樂和自己的舞蹈本身。

在這座城市,很多年輕人加入了舞蹈大軍的隊伍。武鑫說,這段時間很多舞蹈工作室都非常火熱,像他所在的工作室課多的時候能從白天排到晚上,一天八九個小時。尤其是晚上,有時課程能從傍晚六七點開始,一直到深夜結束。有時甚至會安排專門的“深夜課堂”,對很多跳舞的人來說,跟深夜食堂一樣,10點鍾,夜晚纔剛剛開始。

“大學畢業以後,就一直在這邊進修,平均一天跳七八個小時舞。”家在青島的李宇鵬,因為天津的街舞資源很好,便在畢業後選擇長時間來這裡進修,這兩三個月以來,她都是每天晚上跳到教室“散場”,最後一節課結束。對這位已有4年舞齡的年輕姑娘來說,上課、練舞就是她晚間閑暇生活的全部。

這兩年,因為《這!就是街舞》《舞蹈風暴》等綜藝節目的火爆,很多人看到了舞者們驚艷的舞臺狀態,也看到了他們不為人知的辛苦日常。然而大家並不知道的是,其實,在我們的城市中,在我們身邊,就有很多日日與舞為伴的“普通人”。他們可能並非像武鑫這樣的職業舞者,他們或許只是學生、上班族甚至退休的大爺大媽。白天,他們在自己“崗位”上忙碌著,放學後、下班後、一整天的家務後,他們就變身成舞者,為這個城市的夜色,傾注著動感和活力。

“跳舞這事,對我來說,跟年齡無關。”退休以後,從55歲纔開始跳舞的秦琳,如今已經是她們團隊的“資深舞者”了,和另外幾位舞友共同擔任領舞。疫情期間憋了好幾個月以後,從夏天開始,她和姐妹們的“舞團”終於又恢復了到社區附近廣場的每晚舞蹈活動。

因為跳得好,每天晚上,都有人圍觀秦琳她們跳舞。好多人駐足一看就是半小時,更有很多因為看的入迷就加入成為廣場舞大軍一員。對於廣場舞這詞兒,秦琳不覺得有什麼俗氣的,也沒覺得是貶義。“在廣場跳舞、公園跳舞,叫這個很正常啊。我們也會注意場地的選擇,不擾民。”秦琳覺得,如果專業舞者的表演是夜晚的劇場舞臺,那她們的舞臺就是這城市,幕布就是夜色,“不覺得因為有了我們,咱天津的夜晚,更顯得有活力,更有生活氣息嗎?因為我們就是用自己的舞蹈,把快樂散播在夜晚的空氣中了。”

在東麗區上班的孫大美,工作地點偏遠、工作時間並非朝九晚五,可是這些都沒能阻擋她一下班就去跳舞的熱情。

“我跳的舞叫salsa,一種拉丁社交舞。我們是一個比較小眾的群體。”孫大美下班後,要換乘兩趟地鐵,歷時1個小時纔能到舞蹈教室,“跳起來什麼煩惱都忘了,有時加班以後工作超過10小時了,也得去教室上課,去舞會。舞會是salsa一個常規操作,一般都是在下課以後,八九點開始,在酒吧裡,有專門的DJ放salsa音樂,會跳salsa的朋友們相約去跳舞。跳舞對我們來說,是晚上的休閑活動,別人晚上去聚餐、喝酒時,我寧願坐一個小時地鐵折騰去跳舞。”

這種源自加勒比島國古巴的舞蹈,不僅舞蹈律動和音樂都熱情洋溢、充滿活力,更是因為有強烈的社交屬性,對工作一天的上班族來說,是一種放松的方式。三五朋友相約去跳個舞,聊聊天,聽聽音樂,效果跟心理按摩差不多。

夜晚對於各種各樣的舞者來說,是他們世界的開始,也是他們快樂的開始。在津城,無論是年輕人擁躉的街舞、拉丁舞,還是白領青睞的形體芭蕾、抖音舞,或者是擁有眾多群眾基礎的廣場舞,都逐漸佔據著人們夜晚的業餘文化生活。

與此同時,2020年津城在發展夜間經濟過程中格外注重商旅文體聯動,為百姓打造了諸多美麗而富於城市特色的夜生活地標,為晚上追尋光影的舞者們也提供了許許多多美麗的城市夜色“背景板”。越來越多的普通人感受到舞蹈這種藝術帶來的快樂,城市的夜色都在他們揮灑的汗水中,在美好的肢體語言和音樂中,有了與白天不一樣的景色。(策劃/張倩 津雲新聞記者/史瀟瀟 攝影/姜曉龍 設計/陳楚)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