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藥可控制胎兒性別?藏在互聯網的『轉胎藥』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1-01-13 08:48:59

內容提要:互聯網上依然找得到『轉胎藥』的蹤跡。近期,記者注意到,在多款備孕、育兒App裡都有孕婦聲稱自己吃過『轉胎藥』。一位自稱已有『兩個女寶』的媽媽說,懷第三個孩子時,怕婆婆生氣,硬著頭皮喝了『轉胎藥』。有女性聲稱,因為想要男孩,所以在懷孕42天時吃下『轉胎藥』,可是最後生下的還是女孩。

互聯網上依然找得到“轉胎藥”的蹤跡。近期,記者注意到,在多款備孕、育兒App裡都有孕婦聲稱自己吃過“轉胎藥”。一位自稱已有“兩個女寶”的媽媽說,懷第三個孩子時,怕婆婆生氣,硬著頭皮喝了“轉胎藥”。有女性聲稱,因為想要男孩,所以在懷孕42天時吃下“轉胎藥”,可是最後生下的還是女孩。

一些女性稱吃下“轉胎藥”後後悔莫及,還有人反映遇到“婆婆讓吃換胎藥”的情況——有人拒絕服用,有人發現藥被偷偷放在飯菜裡。

沒人說得清這種聲稱“包生男孩”的藥有多長時間歷史。至少1700餘年前的晉代古籍中,就有過相關記載。近些年,雖然許多醫生曾拍過揭露“轉胎藥”騙局的短視頻,媒體也曾多次報道各地孕婦吃“轉胎藥”生下畸形嬰兒的案例。數十年來關於“生男神藥”的闢謠與打擊從未停止,但它也從未消失。在某備孕App上,有網民發起投票,其中依然有14%的人選擇相信“轉胎藥”的功效。

2021年1月8日,有媒體報道稱,一位被婆婆催生,又遭遇丈夫出軌的28歲女子為“挽回失敗的婚姻,想生個兒子”,於是在某電商平臺買下聲稱無副作用、無用全額退款的“轉胎藥”。服藥數月後,這名女子生下一名女孩,之後,她開始出現諸多不良反應,包括體毛越來越旺盛,經常肚子疼,絕經等,醫生診斷她得了卵巢綜合征。

2012年,在河南駐馬店,一個孩子因為母親在懷孕時吃下轉胎藥,出生後“發育異常、性畸形”;2017年,在江蘇連雲港,一位4歲女孩“既有男性生殖器官,也有女性生殖器官”;2019年,在安徽淮安,一位15歲女孩被查出“無子宮且一側卵巢缺失”。

記者調查發現,這背後有一群藏匿於各省的“非法行醫”者。那些賣“包生男孩”藥的人,有人是算命的,有人在開鄉村診所,有的賣藥人自己有5個女兒,也有人利用新生殖技術違法提供服務。他們存在於河南、山東、廣西等省的村鎮或城市裡,那些“神藥”通過快遞,送到全國各地的孕婦那裡。

賣“轉胎藥”的人

2021年1月,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一位姓周的女人告訴記者,她手裡有“生男孩”的中藥丸,已祖傳五代,每年購買者逾千人。一位自稱家住河南省鄧州市,名叫李金錨的男人則告訴記者,他可以保證孕婦在“懷孕40天內換胎”。

當記者假稱妻子懷孕聯系上李金錨時,他先“算了一卦”,半個小時後告訴記者:“百分之九十五是女孩!”

他告訴記者,懷孕40天之內,胎兒的生殖器還沒有成型,“可陰可陽”。他提供的秘方,可以讓胎兒長出男孩的生殖器,“百分之百有效”。他手中的“轉胎藥”,由10多味中草藥組成,有些藥需要去山上采,總費用5000元。

後來在電話裡,李金錨說,他老家在湖北十堰,如今定居鄧州市。大約30年前,為了躲“超生”,他逃到河南,遇見傳他秘方、被他稱為“神仙”的人。“神仙”2008年過世後,他開始賣“轉胎藥”。

那些賣藥者總把秘方的源頭指向一個神秘的“師父”。另一位賣“轉胎藥”的男人,聲稱自己花了16萬元從身在青島的師父那裡學了“科學生男生女法”。他發在微信朋友圈的廣告名片上寫著“收徒”。他叫李風傳,生於1988年,山東費縣人。

他聲稱喝他手中的秘方中藥,可以控制胎兒性別。按他的說法,女性懷孕後,只需將兩味野生中藥材熬制成湯,“喝一口就行”。生男孩的藥和生女孩的藥要價不同,男孩收費5萬元,女孩收費1萬元。他願意簽下賠償協議,如果吃藥後生下的不是男孩,賠償100萬元。

“女孩兒是別人的,男孩兒是自己的。”李風傳用夾雜著方言的普通話說。

他告訴記者,2015年妻子再次懷孕,那是他們結婚的第三年,女兒3歲,他想要個男孩,曾在費縣四處打聽生男秘方。後來,在汽車站遇見賣此秘方的師傅。妻子喝下藥後果真生了一個男孩。他開始四處兜售這種藥。

李風傳聲稱,過去的5年間,他的藥幫人生下3個男孩,1個女孩。那些來找到他的,有做裝修的、賣燒雞的、賣豬肉的,多是已經有兩三個女孩。

“精子和卵子在結合的一剎那,胎兒性別就決定了。”河南省婦幼保健醫院婦產科主任王興玲告訴記者,胎兒性別是不可能被改變的。但她常遇到問診者提出選擇胎兒性別的要求。最近她還接到一個熟人的電話,家裡有兩個女孩,特想要男孩,問能不能用點藥。

王興玲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她遇到過一個女人,為了生男孩,差點兒給她下跪。

那個女人自稱因為沒生出男孩,在家中沒地位。“她在外邊打工,自己掙錢,都不敢回家,回村裡婆婆就拿著磚頭攆她。”王興玲說。那個女人告訴王興玲,包括她上初中的女兒都說,“奶奶對你不好,爸爸打你,那你給他生個男孩不就沒事了嗎。”

王興玲心裡難受,但她沒辦法,後來那個女人走了。醫院配有心理諮詢師,來疏導此類問診者的心理障礙。

但那些賣“包生男孩”藥的人,卻對生男孩無比自信。

廣西梧州的梁紹源為此專門建了名為“男寶珍藏”的網站,聲稱用他的祖傳中藥秘方,“男女年齡不超40歲有把握一次性成功懷男孩”。他告訴記者,已懷孕的人需要一只沒被閹過的公雞作藥引子,費用為3800元。

他的微信朋友圈裡展示了2020年來自廣西、上海、四川等近20個省份的購藥者成功生下男孩的案例。他告訴記者,有差不多1000人在微信上買過他的藥,多是80後、90後,“九成肯定是成功的(生了男孩)”,藥材為“純保健中藥材”,但他無法解釋藥物原理。

采訪中,那些賣“包生男孩”藥的人,有的表示自己的藥沒有副作用,有人會在記者疑惑時說“信你就吃,不信就算了”。

貴州畢節一位49歲的女性告訴記者,原本她也不相信,但她的侄女連生3個姑娘,吃了換胎藥後生的第四個小孩是兒子,孩子現在已經5歲了。她說,他們那兒的有些人就是躲起來都要生兒子。

有女孩在網絡上氣憤地表示,長大後纔知道,母親懷她時吃過“轉胎藥”,好在如今身體並無大礙。

多年來從未消失

多數時候,“轉胎藥”進入公眾視野,與“兩性畸形”有關。

按醫生們的說法,市場上的“轉胎藥”大體可分兩類,一類是使用雄激素,比如甲基睾丸素,另一部分是中草藥或者偏方。無論哪類“轉胎藥”,對生男孩都不會有幫助,而對孕婦與胎兒會有危害。

北京協和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創始人何方方教授從醫40餘年,遇到過1例吃“轉胎藥”導致的性別畸形。那大約是21年前,何方方在協和醫院負責婦科內分泌病房,見到過一個蹲著小便的“男孩”。

“‘他’的問題是不能像其他男孩一樣站著小便。我們查了孩子染色體以後發現,孩子實際上是個女孩。”何方方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她所謂的‘陰莖’其實就是陰道口突出來的一點皮膚。”

後來何方方得知,孩子父母是一對農村夫婦,他們在生過兩個女孩後,想要個男孩,“(懷孕早期)吃了一種藥,說是可以讓女孩變成男孩,這種藥實際上是甲基睾丸素”。孩子出生之後,“他們認為是男孩,就照著男孩去養,也是按男孩打扮的。”

一篇發表於《中國醫科大學學報》的論文曾匯總了1994年至2009年的342例女性假兩性畸形的病例,病因以先天性腎上腺增生為主,但其中有33例(佔9.65%)患者的母親在懷孕期間服用了具有雄激素作用的藥物,例如甲基睾丸素。

此前有研究顯示,孕婦在孕期服用具有雄激素作用的藥物,有可能造成女性胎兒的男性化。也有孕婦服用“轉胎藥”後胎兒流產。即便是經過外陰整形手術,患者出院後,可能需要調整居住地、學校,以恢復社會性別,未來可能無法生育子女。

1998年至2004年,安徽省淮南新華醫院曾收治過9名“藥物導致女性假兩性畸形的病人”,她們“病情相似,住同一地區”,她們的母親均服用了當地流傳的“轉胎藥”,實為“甲基睾丸酮”。

如今,多位婦產科、兒科醫生向記者表示,最近幾年沒遇到過吃雄激素出生的嬰兒,病人一般也不會主動透露是否服用過“轉胎藥”。過去的30多年從醫生涯裡,兒外科醫生羅洪只遇到過兩三例吃“轉胎藥”的。

雖然他們都感覺重男輕女觀念已有所改善,但還是有人向他們諮詢生男孩或生女孩的辦法。

記者注意到,除了“轉胎藥”外,如今在一些網購平臺有商品打著“備孕男孩”“生男孩的藥”的旗號進行售賣。他們大多是鹼性鈣片,但是聲稱“可以提高生男孩幾率”,原理是“Y精子在鹼性體質中的存活率是最高的”。

2021年1月10日,記者在某網購平臺檢索“鹼孕寶”“生男孩的藥”,出現不少售賣“鹼性鈣片”的店鋪,有客服稱,該產品可以“提高生男孩幾率”“80%以上的幾率”,但不能保證100%生男孩,也沒有用於調理生女孩的藥。

90後的上海媽媽林夕(化名)試過類似的辦法。她告訴記者,她第一胎生了一個男孩,第二胎想要女孩,於是在私立醫院諮詢過醫生後,提前半年備孕,每天不僅吃藥,還燉雞、鴨、魚,試圖將身體調理成酸性體質,但最後失敗了,又生了一個男孩,“不靠譜”。

早在1971年,耶魯大學醫學院婦產科發表於國際期刊《生育與不育(Fertility and Sterility)》的論文就對“PH值(酸鹼度)對人類X、Y精子運動的影響”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攜帶Y染色體的人類精子的運動,不受PH值的影響。

但鹼性鈣片等鹼性食品,被部分女性用來調理生男孩,其中孕前多吃熱乾面也被認為有助於生男孩。

有媒體在2018年報道過,不少店鋪在網購平臺銷售孕前調理生男孩的“鹼孕寶”等產品,涉嫌虛假宣傳,後來相關店鋪均被撤下。但在該網購平臺上至今仍存在銷售“生男孩秘訣”的書籍。

也有賣“轉胎藥”的人告訴記者,2018年網絡平臺打擊過銷售“偏方”“秘方”類店鋪後,他們轉移至社交平臺銷售。李風傳起初在某短視頻平臺上發過他的名片,後來賬號被封。他在費縣縣城四處貼過小廣告,被城管抓過兩次,罰了400塊錢,就再沒貼過。他現在主要在“朋友圈”做宣傳。

包生男孩的其他可能

生男秘方是與重男輕女的性別觀念一起流傳至今的。

在古代,為求男嬰,人們會向神靈求子,或者尋找千奇百怪的民間秘方。

晉代古籍《風土記》如是記載:“花曰宜男,妊婦佩之,必生男。又名萱草。”《本草經》中又稱它為“歧女”。明朝嘉靖年間,曾有方士向皇帝敬獻生子神丹。

如今,這群非法行醫者,從早期的游走於鄉村城鎮,到輾轉潛藏到互聯網中,甚至有人將生男秘方搬進鄉村診所或中醫堂。

一個聲稱擁有生男秘方的網站上寫著,“聞氣調理,無需內服”。廣西人梁紹源所建的、名為“男寶珍藏”的網站,原本網站名稱為:“美好的每一天”。

在河南唐河,開中藥堂的一個女人自稱,她家的備孕產品部分流向醫院。而她家祖傳的生男孩藥,被制成小黑丸,裝在透明的密封袋裡,快遞至全國各地,還招收銷售代理。

在山東昌樂,一位姓周的女人告訴記者,她有祖傳秘方,已經傳了五代。自制的純中藥丸兒可孕前調理生男孩,“男孩能坐胎,女孩不坐胎”。她發來的視頻裡,棕色的生子丸用透明的塑料袋包著,她說幾乎每天都有寄藥丸的快遞發出去。

昌樂縣衛生健康綜合執法大隊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此前他並未接收到相關舉報。但他的一位同學,曾從外地老中醫那兒買來孕前調理的藥,“吃上也沒管用,還是生了女孩”。他前些年只處理過一起外地人進入昌樂采血鑒定胎兒性別的案子。

“如果收到舉報,會按照打擊‘非法行醫’來處理,正規診所售賣此類銷售假冒偽劣藥品,也是違法的,會沒收非法行醫所得,給予重罰。”該負責人說。河南省唐河縣衛健委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般此類投訴由衛生監督所依法打擊。

在裁判文書網上,記者檢索到2016年河南杞縣一位鄉村醫生因賣“轉胎藥”被法院判處非法行醫罪,拘役一個月,罰款5000元。

“這些藥能夠大行其道,根本原因還是人們對於‘生男生女’有很大的社會需求。在農村重男輕女,有人會覺得只有男孩纔能繼承財產。”陝西省山陽縣衛生健康局副局長、中醫婦產科副主任醫師徐毓纔告訴記者,他並未接觸過吃“轉胎藥”的病例,但身邊有人吃孕前調理的藥。

徐毓纔表示,售賣所謂“轉胎藥”、調理生男生女的藥物,屬於非法行醫,無論是否具有行醫資質,都是違法行為。如果有投訴,衛健委會聯合工商、公安、藥監部門進行查處。但多年以來他並未接觸到類似的案子或者投訴。

“像這種東西,很少有公開宣傳,都是私下在搞。”徐毓纔說。

為了生男孩,三代試管嬰兒技術也正在被利用。

記者聯系到一家名頭為“國際生殖助孕中心”的公司,該公司聲稱在廣州或重慶提供面向全國的三代試管嬰兒代孕服務,包生男孩,費用為60萬元,有公立醫院醫生參與其中。

“三代試管嬰兒是可以選擇性別的,但咱們國家是嚴格禁止(性別選擇)的。”王興玲告訴記者,不得不作選擇的情況,是男方或女方有遺傳病,要剔除有遺傳病基因的胚胎,獲得一個正常胚胎。

基於此技術的性別選擇,多存在於地下市場。

王興玲在河南省婦幼保健醫院裡,經常會在衛生間、病人候診區看到“包生男孩”“試管代孕”的廣告,有時候出現在電梯裡,或者用刀刻在牆上。“我們衛生員天天清理,防不勝防。他到我們這兒宣傳,就是想把我們的不孕癥病人搶走。”

她曾經遇到一個被“包生男孩”的廣告騙去的病人。王興玲告訴記者,那位病人起初自稱是在省內某一家醫院做的試管嬰兒。但這位病人懷的是三胞胎。“現在各個省最多都是移植兩個胚胎,不可能移植三個胚胎。”王興玲感到疑惑,向該醫院求證不存在此病例後,再次詢問病人,病人纔告訴她實情。

那位病人原本在省內一家醫院做產檢,正式做試管嬰兒前,被一位承諾“試管嬰兒包生男孩”的騙去。但孕後病人因為卵巢受到過度刺激,不得不到醫院進行減胎。“那時候病人要求就降低了,已經不管是男孩女孩,懷健康的孩子就行。”王興玲說。

在一份民事判決書裡,貴州省金沙縣一對夫妻因通過試管嬰兒生男孩失敗,將助孕公司告上法庭。

那對夫婦婚前雙方各有一個女兒,婚後想要一個男孩。2018年原告夫婦與被告簽訂“二代試管標准協議”,約定被告為原告做試管嬰兒,生男孩的成功率為80%,費用共計11萬元。

然而2019年5月10日,原告妻子生下雙胞胎女嬰。原告夫婦認為被告違約,此事鬧上法庭,要求被告返還支付款項,並做出賠償。

審理此案的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法院認為,原被告的行為違法,違背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倫理原則,違背社會公序良俗,雙方訂立涉案協議應屬無效。原告的主張並未得到法院的支持,被告另行依法處理。

夫婦二人不僅生男孩的願望落空,還因超生被當地政府罰款12萬餘元。

   原標題:『轉胎藥』藏在互聯網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