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直荀:萬裡長空且為忠魂舞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日報萬力聞 編輯:劉穎 2021-02-23 09:40:17

內容提要:『這張瓜皮帽的照片是舅舅化裝成商人搞地下工作時拍的,和他本人形象有很大的差距。』年過七旬的外甥女駱霞指著一張柳直荀的照片對記者說,柳直荀相貌英俊,當年得到不少年輕女性的傾慕,而他選擇了出身書香門第的李淑一。

柳直荀、李淑一的訂婚照

柳直荀烈士遺像(1928年攝於天津)

  天津北方網訊:“這張瓜皮帽的照片是舅舅化裝成商人搞地下工作時拍的,和他本人形象有很大的差距。”年過七旬的外甥女駱霞指著一張柳直荀的照片對記者說,柳直荀相貌英俊,當年得到不少年輕女性的傾慕,而他選擇了出身書香門第的李淑一。

  柳直荀和李淑一婚後生育一子一女,十分恩愛。李淑一也曾問過柳直荀為什麼選擇她,柳直荀答,“你既有新知又有舊識,家庭和孩子交給你,我安心。”柳直荀的言外之意是,妻子李淑一理解支持他革命,如果有一天他犧牲了,也會照顧家裡的老人和孩子。

  誰也沒想到,竟然一語成讖。

  史料記載,任湖南省農民協會秘書長,參加過南昌起義的柳直荀,1928年9月至1929年9月曾在天津從事革命活動。

  在天津和平區吉林路與長春道交口聳立著一座6層建築,如今已是一家快捷酒店,為建造這座大樓而拆除的一家名為華北商店的小古董店,就是柳直荀在津從事革命活動時的舊址。1928年9月,柳直荀准備赴蘇聯學習,途經天津,奉命臨時留在天津,化名劉克明,開辦了名為華北商店的小古董店。

  當時,文質彬彬的柳直荀是這家洋行的老板,還有兩個地下黨員充當伙計。這個秘密地下聯絡點,負責與共產國際、中共中央的聯系,接轉黨的文件和經費。此處毗鄰天津最繁華的地區,又位於海河南岸,地理位置優越,鬧中取靜。

  為了便於工作,1929年春,天津地下黨組織要求男同志設法將外地家屬接到身邊。當年的三四月間,柳直荀連續給在上海行醫的弟弟柳瑟虎寫信,讓他轉告正在長沙的李淑一母子速來天津。信沒有署名,落款“存厚堂”三字,是柳直荀家鄉正房門上的匾額,信上也沒有寫地址,只有“天津42號信箱”的簡單通訊處。

  柳瑟虎轉信時,為了安慰嫂嫂對親人的思念之情,特意把柳直荀在1928年11月寄給他的30歲生日照片一並寄出。照片的背面,有柳直荀親筆題寫的兩句唐詩:“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不料,信剛剛寄到長沙,就被安插在郵局裡的國民黨特務發現,並認出照片上的柳直荀就是一直搜捕的湖南農民運動著名領導人,李淑一這位“著名共匪之妻”被捕入獄,敵人向她追查柳直荀的下落,嚴刑拷打,但她始終不說。李淑一後經柳李兩家多方營救纔被保釋出獄,但不得離開長沙一步。

  自此以後,李淑一與柳直荀便失去了聯系。

  1932年,柳直荀由於受王明路線打擊陷害,犧牲於湖北監利,年僅34歲。此後,李淑一靠教書的微薄收入,撫養一雙兒女長大成人。學生柏麗曾回憶說,李淑一在湖南省立一中任國文教員時,某次課上念起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覺民從容就義前的絕筆《與妻書》,當念到:“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為陰間一鬼……”念著念著,李淑一掉了眼淚,繼而啜泣,最終號啕痛哭。班上當時五十幾個女學生被感動,也跟著老師大哭了整整一節課,卻沒人知道慈愛的李老師自有一段對人難言的苦澀回憶。

  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主席曾作《蝶戀花·答李淑一》一詞,開頭一句為“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颺直上重霄九。”其中的“楊”說的是楊開慧,“柳”指的就是柳直荀。

  李淑一與柳直荀一直是聚少離多。從1924年10月結婚到訣別,夫妻二人在一起只有短暫兩年半的時間。在1927年的一個春日,柳直荀為李淑一和剛出世的兒子找到一處合適的新居,安頓下來後,因為革命工作遠走他鄉。這一走,李淑一就再也沒見到他,連犧牲的准確訊息都是在快30年後纔收到。(圖片由柳直荀後人提供)(津雲新聞編輯劉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