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笑氣『生意經』:通過微信QQ等社交軟件銷售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1-09-15 08:10:43

內容提要:對出生於1998年的『癮君子』寧忠來說,那些拇指大的小鋼瓶,既能幫助他『過癮』,又能為他帶來源源不斷的收入。小鋼瓶裡裝著的是笑氣,近年來,笑氣出現在國內一些地區的酒吧、KTV等娛樂場所,並被一些吸毒人員當成毒品替代品。

對出生於1998年的“癮君子”寧忠來說,那些拇指大的小鋼瓶,既能幫助他“過癮”,又能為他帶來源源不斷的收入。小鋼瓶裡裝著的是笑氣,近年來,笑氣出現在國內一些地區的酒吧、KTV等娛樂場所,並被一些吸毒人員當成毒品替代品。

笑氣學名一氧化二氮,是無色有甜味氣體,常被用來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同時也是一種醫用麻醉劑,有輕微麻醉作用。笑氣並不會讓人發笑,而是令人臉部肌肉失控,形成一個詭異的癡呆笑容,因此被稱為笑氣。

“癮君子”的“創業”路

從去年9月開始,寧忠就從安徽、山東等地購買了大瓶罐裝一氧化二氮以及灌裝設備,在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某村莊租用民房用來加工灌裝。

他通過微信、QQ、貼吧等網絡社交軟件銷售,利用“美團跑腿”“滴滴出行”“達達”“貨拉拉”等配送方式隱蔽寄送。

笑氣的巨大市場,是寧忠壓根兒沒想到的。兩個多月後,他不得不考慮擴大生產經營規模。隨後,他拉攏比他大兩歲的鄧兵與幾個親戚加入。

原來的小作坊也變得越來越“專業”:他們僱用並管理工人灌裝、分裝、包裝小鋼瓶笑氣。而鄧兵等人繼續在網絡上進行銷售。

“工人們將灌裝好的小鋼瓶裝進小盒子內,每個小盒子裡有20支小鋼瓶,12個小盒子還可以包裝成一個大箱子。”鄧兵接受警方問訊時說。

據辦案人員介紹,為了避人耳目,他們還會將笑氣包裝成知名電商的包裹。

看到生意越來越大,鄧兵內心始終沒有安全感。他制售笑氣之前,專門在網絡上諮詢過專業人士,如何纔能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所謂的專業人士告訴他,只要辦理了相關營業執照,他們的行為就可以“瞞天過海”。

2015年,笑氣被原國家安監總局、工信部、公安部等10個部門列入了《危險化學品目錄》。根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規定,國家對危險化學品經營(包括倉儲經營)實行許可制度。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經營危險化學品。

現實中,申請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需要各種復雜、嚴格的要求。

販售笑氣“暗黑網絡”

據江蘇省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隊隊長彭傑介紹,去年12月底,警方對相關違法行為打擊力度不斷加大。上游氣體廠家要求鄧兵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為了規避責任,上游廠家還專門推薦了辦證中介。許強花費2.5萬元取得了相關經營許可證。

彭傑透露,為了順利拿到許可證,辦證中介指派“槍手”以代考形式,通過上海某職業技術培訓學校,獲取了鄧兵、寧忠的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證書,並在今年1月獲得了許可證。

隨後,他們在浙江省寧波市大榭開發區注冊了一家石化公司。該公司的工商信息資料顯示,公司注冊於去年12月,許可經營范圍就有一項“危險化學品經營”。公司的股東分別為鄧兵、寧忠、郭某。

公司注冊地的物業工作人員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該大廈有4層、共73家公司,其中並沒有這家石化公司。按照注冊門牌顯示的其實是一家商貿公司。

創辦公司以後,他們的“發財夢”就開始了。從上游氣體工廠購買了大量“笑氣”後,他們販賣到一級下線,編織起了龐大的販售網絡。

雖然成立了公司,其實他們還是“二次罐裝”,要從生產笑氣的公司購買“大罐子”,然後分裝到小瓶子裡,廠家再回收大罐子,已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

在一個名叫“人間販賣快樂”的微信群裡,各種吆喝聲此起彼伏:“誰能發罐子”“誰能發大罐”“來談價格,加我”“廣州有沒有可以發貨的,紹興有沒有,上海有沒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上述寧波公司的購買合同中看到,他們在山東臨沂的一家氣體公司購買笑氣,單價為每瓶384元,一次訂購了55瓶。

其中,一份寧波公司的承諾書顯示:我公司承諾全部產品全部用於正常經營合法用途,不得將該產品用於非法用途。否則所產生的一切後果與法律責任均由購買方承擔。

其間,鄧兵的女友在明知非法銷售笑氣的情況下,還介紹多位“下線”。對鄧兵來說,這些“下線”類似於公司銷售經理,專門為其分銷,且數量巨大,已然成為團伙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

據警方通報,這些“下線”在微信、QQ等社交軟件的朋友圈裡,發布“閃電”“氣球”等字樣,還聲稱“當日下單,次日到達”,隱晦地宣傳誘導“癮君子”購買。

此外,該犯罪團伙結構清晰。不同層次的“下線”拿貨價格也不同。像較為高級的“一級下線”,可直接向生產窩點購買,銷售量十分巨大。240支小鋼瓶組成的一大箱,作為“一級下線”的進價僅需250至300元。而如果“二級下線”向“一級下線”拿貨則需要每箱350至400元。

但無論是“一級下線”,還是“二級下線”,都有屬於自己的穩定客源,而他們銷售給客戶的便是“市場價”。現實中,“市場價”由貨源緊缺程度進行調控,基本上每箱450至700元不等。

如何杜絕笑氣流入“灰色市場”

“抓獲嫌疑人後,我們便開始審訊,審訊過程中,鄧兵等人非常囂張,聲稱笑氣不是毒品,他們有經營許可,甚至還公然挑釁,讓我們公安機關去問清楚檢察院、法院,夠不夠處理他們再說。”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長馬元元介紹說。

馬元元表示,他們通過欺騙等不正當手段取得許可證從而制售笑氣,根據行政許可法、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該團伙行為涉嫌非法經營。”

彭傑也表示,《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均明確標有相應的經營方式。鄧兵所申請的許可證經營方式為“票據經營”。因此,該公司只能充當相關產品交易的“中間商”,並不能直接買賣危險化學品。此外,經營方式還分為非倉儲式貿易與倉儲式貿易兩種,前者只能買賣危險化學品,後者在前者基礎上還有儲存的功能。

彭傑強調,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的公司只能在注冊地,以許可證上的經營方式,從事危險化學品銷售活動。鄧兵在浙江寧波辦證注冊公司,卻把生產窩點設在江蘇泗洪,已嚴重違反相關法規。今年8月31日,浙江省寧波市應急管理局也依法撤銷了該公司的《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

江蘇省一位在危險化學品領域工作多年的從業者張先生表示,按照我國相關法律規定,合法合規生產食品、工業用途的笑氣,需要生產者持有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

張先生介紹,這種經營許可證主要分為兩種。一類主要提供給純批發危險化學品的企業,另一類則主要是提供給需進行儲存經營的企業。

張先生強調,這類證書由生產企業向所在地應急管理局申請獲批後發放。獲批的硬性條件是該企業主管、員工,必須持有安全管理人員合格證與安全管理主要負責人合格證。

“取得相關證書後,有關工作人員將對企業的辦公地點進行安全檢查。如果該企業設有倉庫存放危險化學品,那麼當地應急管理局還會對倉庫進行更嚴格的安全檢查,其過程比較繁瑣。”張先生表示。

張先生透露,只要相關手續、證件齊全,一般情況下,有關企業都可以取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現實中,“辦證中介”等群體異常活躍,相關市場非常紅火。“一般企業都是為了方便,所以委托中介辦理,當然,其中也可能有一些不法分子。”

張先生建議,相關公司在合法合規生產、銷售笑氣用於工業、食品等常規用途時,應仔細檢查對方的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與營業執照等證件,提高警惕,杜絕危險化學品流入“灰色市場”。

張先生稱,相關公司應杜絕將危險化學品銷售給個人買家,“一定要銷售給合法合規的公司。”

另外,每筆銷售都要開具發票,並詳細記錄相關情況,能保證查清銷售下游,以備特殊情況發生時,可以准確找到銷售對象,對銷售流程進行精准監控。

(文中嫌疑人均為化名)

   原標題:揭秘笑氣『生意經』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