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從阿富汗撤離後 卡塔爾吃到『外交紅利』?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環球時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1-09-15 09:04:56

內容提要:自阿富汗塔利班8月中旬接管喀布爾以來,有一個海灣國家在國際媒體中的『出鏡率』特別高:卡塔爾。在美軍倉促、混亂的撤離過程中,卡塔爾是最重要的『中轉站』。前兩天,卡塔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到訪阿富汗,成為目前塔利班臨時政府接待的最高級別外國官員。近兩周,卡塔爾在國際舞臺上很『吃香』,美、英、德等多國重量級官員接連到訪。

自阿富汗塔利班8月中旬接管喀布爾以來,有一個海灣國家在國際媒體中的“出鏡率”特別高:卡塔爾。在美軍倉促、混亂的撤離過程中,卡塔爾是最重要的“中轉站”。前兩天,卡塔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到訪阿富汗,成為目前塔利班臨時政府接待的最高級別外國官員。近兩周,卡塔爾在國際舞臺上很“吃香”,美、英、德等多國重量級官員接連到訪。這個面積僅1.1萬平方公裡、人口200多萬的國家為何如此被看重?這並非偶然。它在美國和塔利班之間扮演調停角色已有多年,塔利班在海外唯一的政治辦事處就設在多哈。多年來,卡塔爾在各種勢力之間游走,積極扮演著“中間人”的角色。這既為它贏得聲望,也帶來爭議——4年前,沙特、阿聯酋、巴林、埃及等多國以“支持恐怖主義”為由宣布與卡塔爾斷交。有外媒稱,如今,美軍從阿富汗撤離讓卡塔爾打了個“外交翻身仗”,令它從當年的“斷交潮”陰影中走了出來。今後,西方國家將更加依賴卡塔爾與塔利班打交道。不過對於卡塔爾來說,這既意味著“外交紅利”,也可能帶來政治風險。

“多哈現在是阿富汗的第二個首都”

自美軍完成阿富汗撤離行動後,圍繞阿富汗局勢的多個“首次事件”都與卡塔爾有關。12日,卡塔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勒薩尼訪問阿富汗,與塔利班臨時政府代理總理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會面。穆罕默德也與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阿卜杜拉和阿前總統卡爾紮伊見了面,可見卡塔爾外交活動半徑之長。除了訪問阿富汗,穆罕默德最近還去了俄羅斯、土耳其和巴基斯坦。

 

美軍撤離阿富汗後,首架降落在喀布爾機場的國際航班來自卡塔爾,首架從喀布爾機場起飛的國際商業航班來自卡塔爾航空公司,目的地是多哈。前者搭載的是卡塔爾一個技術小組的成員,他們到訪阿富汗,與塔利班商討機場恢復運營的問題。而後者搭載了至少200名乘客,包括加拿大、烏克蘭、德國、英國、美國等國公民。

無論是塔利班臨時政府還是美國,都對卡塔爾發揮的作用給予肯定。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9日感謝卡塔爾不僅幫助他們恢復運營喀布爾機場,而且提供了大約50噸的醫療和食品援助。美國總統拜登此前跟卡塔爾領導人通話時說,如果沒有卡塔爾提供支持,美軍的撤離行動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些美國國會議員還聯名給卡塔爾寫了感謝信:“在危機時刻,你會發現真正的朋友……”

卡塔爾在西方此前匆忙、混亂的“大空運行動”中成為關鍵的交通樞紐。美軍共撤離約12.4萬人,其中5.8萬人經過卡塔爾,位於該國的烏代德空軍基地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最大軍事基地。美國《洛杉磯時報》稱,卡塔爾建造緊急野戰醫院、避難所等,旨在為撤離到卡塔爾的人員提供幫助。據路透社報道,在阿富汗,有卡塔爾外交官幫助護送想要出國的阿富汗人通過檢查站到達機場。美聯社說,也有國際媒體向卡塔爾求助,希望它能幫助自己的員工撤離。

當地時間9月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抵達卡塔爾後,與迎接他的卡塔爾官員交談。

塔利班接管喀布爾後,卡塔爾半島電視臺的地位也顯得十分“特殊”:該媒體直播了塔利班成員在阿富汗總統府內的場景。另外,半島電視臺記者是首批采訪塔利班高官的外媒。

“多年來,塔利班認識到卡塔爾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中間人,為多哈提供了近乎壟斷的接近自己的渠道,”倫敦國王學院副教授安德烈亞斯·克裡格對“土耳其之聲”說,“這種信任和影響力讓卡塔爾人此次能夠確保塔利班不乾涉撤離過程,讓美軍盡可能順利地撤離。”他表示,美國看上去並不反對卡塔爾維持甚至深化與塔利班的接觸,因為多哈和塔利班之間的關系是一種戰略資產。

美國及其北約盟友從阿富汗撤離後,將更加依賴卡塔爾對阿富汗問題施加影響力——塔利班接管喀布爾後,美、法、德等國外交官在多哈設立了辦事處,俄聯邦新聞通訊社稱,多哈已被稱為阿富汗的“第二個首都”。

幾天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訪問了卡塔爾。近半個月以來,卡塔爾已經接待了英國、德國、意大利、荷蘭、法國、西班牙等國掌管外交事務的一把手。法國24小時電視臺說,這些動向反映出西方對卡塔爾的重視,凸顯其作為“全球權力掮客”的核心地位。

“小國大外交”背後的考量:保護自己

卡塔爾在阿富汗事務中獲得的國際認可和聲望並非一蹴而就。“土耳其之聲”說,該國常年為流亡的塔利班領導人提供政治庇護,塔利班的政治辦事處從2013年開始在多哈設立,負責開展阿富汗內部談判,並同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保持溝通。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文少彪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阿富汗政府最初想在沙特或土耳其為塔利班設立一個談判辦事處。但是,塔利班認為沙特和土耳其不可靠,且與阿富汗政府過於親密,因而更傾向於將辦事處設在比較中立的卡塔爾。

埃及《金字塔報》形容,自此,設在多哈的代表處成為塔利班重要的“涉外窗口”和“外交舞臺”,卡塔爾在這裡操持了幾乎所有重要的阿富汗國內和談以及美國與塔利班的和談活動,成為塔利班跟其他國家、尤其是西方國家溝通的“不二渠道”。2013年,卡塔爾在美國和塔利班的換囚談判中充當了中間人,促成交易達成。2020年,特朗普政府和塔利班也是在多哈達成和平協議。

“盡管是個小國,但卡塔爾外交雄心是非常大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中東問題專家田文林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可以用“小國大外交”來形容卡塔爾,其外交的最大特點就是“避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與中東地區的各方勢力都保持接觸。中東地區存在較多的熱點問題,這意味著,卡塔爾始終有發揮空間。

卡塔爾與伊朗、以色列等國政府保持著微妙互動,同時積極與西方建立密切聯系,而且與其他中東國家難以接受的一些激進團體保持關系,比如哈馬斯、真主黨等。《經濟學人》說,卡塔爾多年來在各種矛盾的關系中游走,願意在也門、蘇丹和黎巴嫩的敵對派系談判中扮演調停角色。俄聯邦新聞通訊社引述國際問題學者安德烈·卡贊采夫的話說,卡塔爾正在追求全球政治影響力,聲稱自己處於伊斯蘭世界的領先地位。田文林表示,從中東地區的形勢看,卡塔爾與穆斯林兄弟會走得比較近,“這實際上存在著與沙特爭雄的色彩”。2014年,沙特將穆兄會列為恐怖組織。

為卡塔爾拓展影響力提供保障的是其雄厚的財力基礎。文少彪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卡塔爾已探明石油儲量約為20億噸,居世界第13位,天然氣儲量約26萬億立方米,居世界第3位,人均GDP約6萬美元。沙特、土耳其、埃及曾是中東政治調解中心,但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後,卡塔爾不斷將油氣財富轉化為政治影響力,助力它成為地區事務的新“仲裁者”。不過在《日本時報》看來,卡塔爾豐富的油氣資源也是其想要加強自身外交能見度的原因之一。該報稱,卡塔爾周圍都是裝備精良的競爭對手,它擔心這些國家覬覦自己的天然氣田,因此一直認為有必要通過雄心勃勃的外交手段保護自己。

美國學者克裡斯汀·迪萬對路透社說,卡塔爾使用的是一個小國提昇國際影響力的經典手段。他稱,鑒於卡塔爾人口只有200多萬,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對它而言是一項難以完成的艱難任務,因此它想要讓“自身維持的關系帶來真正的價值”。

“現在,卡塔爾回來了”

然而,熱衷於“大外交”的卡塔爾也吃到過苦頭。2017年,沙特、阿聯酋、巴林、埃及等多國以卡塔爾“支持恐怖主義”和“破壞地區安全”為由,宣布與其斷交,並實施制裁和封鎖。這些國家向卡塔爾提出的結束斷交的條件包括卡塔爾撤回駐伊朗外交人員,終止所有與伊朗的軍事合作,關閉半島電視臺,叫停允許土耳其在卡塔爾駐軍的協議,切斷與“伊斯蘭國”和“基地”等極端組織的聯系,等等。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最初也沒有站在卡塔爾一邊。

“現在,卡塔爾回來了。”《日本時報》說,今年年初,沙特等國結束了對卡塔爾的“禁運”措施,明年,卡塔爾將舉辦足球世界杯。如今,卡塔爾在阿富汗問題上發揮了突出的作用。約旦《明日報》形容,卡塔爾打了個“外交翻身仗”,能夠令2017年宣布與它斷交的那些國家“刮目相看”,增加與這些國家打交道的資本和籌碼,進一步強化了與它們自去年以來逐步緩和的關系。

《日本時報》稱,像美國從阿富汗撤軍這樣能為卡塔爾帶來如此大外交紅利的事件並不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學者詹姆斯·多爾西說,對西方“有用”是有幫助的,“因為擁有這種影響力,所以如果你受到威脅,國際社會會為你挺身而出”。

也有外媒和分析人士提醒,卡塔爾不宜“用力過猛”,應該要避免引起在阿富汗事務中擁有傳統影響力的其他地區國家的提防和猜忌。

文少彪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卡塔爾確實承擔了較大的政治風險,如果多哈急於承認塔利班政權,或者無法保證塔利班奉行包容、溫和的政治路線,那麼其聲譽和利益可能遭受牽連。“土耳其之聲”引述倫敦國王學院副教授克裡格的話說,卡塔爾對塔利班的影響力並不等同於對其的掌控力。

《經濟學人》分析說,雖然卡塔爾在阿富汗事務中扮演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角色,但它可能很難為任何一方帶來很多好處。卡塔爾的影響力能持續多久也是一個問題。隨著美國人的離去、阿富汗前政府的倒臺,塔利班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執政,並尋求新的外交關系,似乎沒有什麼談判可以調解了。香港《南華早報》引述倫敦國王學院學者大衛·羅伯茨的話說,卡塔爾能否成為聯系塔利班與世界之間的橋梁是一個“巨大的未知”,從目前的狀況看,“卡塔爾已經從僅僅提供談判場所轉變為更積極的角色,但到底多積極,不得而知”。他認為,卡塔爾不應該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有影響力,在“阿拉伯之春”前,卡塔爾的一個核心優勢是相對中立,但是後來,這種優勢受到了損害。路透社說,在“阿拉伯之春”期間,卡塔爾明顯支持中東多國發生的反政府運動。

有外媒稱,卡塔爾或許希望,經濟能提供持續的影響力。法國24小時電視臺說,卡塔爾可能傾向於通過聯合國等多邊機構向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提供援助,而並非進行直接援助。對於卡塔爾而言,2017年的斷交危機凸顯它與美國保持緊密關系的重要性,如果直接向塔利班提供單邊援助,可能會激怒周邊國家、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

   原標題:美軍從阿富汗撤離,卡塔爾吃到『外交紅利』?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