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都在選『新賽道』,天津為何挑中生物醫藥?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彭俊勇 編輯:劉穎 2021-10-14 08:27:00

內容提要:『十四五』已經開啟,經濟社會將迎來新發展階段,如何做好卡位,選擇好自己的賽道,成為各地城市未來發展的選擇題。

  “十四五”已經開啟,經濟社會將迎來新發展階段,如何做好卡位,選擇好自己的賽道,成為各地城市未來發展的選擇題。

  如果說,此前數十年中國經濟崛起主要體現為生產能力的擴張,那麼在“十四五”和其後一段時期內,產業昇級在經濟崛起中發揮的作用將顯著擴大,這一點上,各個地方都有著自己的盤,比如天津主要打造的是多條“產業鏈”賽道。

  “好賽道”在哪裡?答案不難找。國家《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已經列出了全部有前途的行業。比如生物醫藥領域,在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中,明確提出的聚焦領域就包括生物醫藥,以及集中優勢資源攻關新發突發傳染病和生物安全風險防控、醫藥和醫療設備。

  來看看天津,在未來產業發展和布局中,天津著力發展的是“1+3+4”產業體系。其中,“1”是指智能科技,“3”是指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三大新興產業,“4”是指裝備制造、汽車、石油化工、航空航天等四大優勢產業。很顯然,生物醫藥不但是國家戰略中的一環,也是天津城市產業發展的重點項目。

  在上一個經濟周期中,很多人欣賞合肥選對了液晶面板、半導體存儲產業,這一個周期,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天津在生物醫藥賽道的選擇可能更有看頭。

  為什麼是生物醫藥

  八月份,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又公布了,今年的榜單裡中國(不含臺灣地區)上榜公司數量連續第二年居首,達到135家,比上一年增加11家。美國則有122家公司上榜,比上一年增加1家。

  中國在500強名單上超過美國,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人們通常知道,在芯片領域中國和美國比存在著不小差距,經常被“卡脖子”。其實在醫療器械和制藥業領域也是中國相對薄弱的環節。當然也不必為此氣餒,差距也是發展的機遇和動力。

  2019年,中國人均GDP突破一萬美元,從國際經驗看,有不少國家在衝破一萬美元大關後,呈現出了發展疲態,打破這種模式的重要方式就是進行產業昇級。

  這也就不難理解,不少城市將選擇做好生物醫藥這篇文章作為發展動力,國內幾大城市的“十四五”規劃中,發展生物醫藥產業也都被提到戰略層級,其競爭之激烈不言而喻。

  比如在北京,《“十四五”時期高精尖產業發展規劃》定下了將生物醫藥培育形成國際引領支柱產業的目標;還有上海近期印發了《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提出到2025年,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上海高地基本形成。

  天津在這方面的規劃,顯得更有誠意和力度。在天津的“十四五”規劃中,生物醫藥被定為加快打造“一主兩翼”產業創新格局中的“一翼”,其地位之重可想而知。

  康希諾生物

  看得准、出手快、打法新。早在2019年1月,天津市生物醫藥產業專家諮詢委員會就已經成立,共有21位專家委員,其中兩院院士10名、科研院所專家5名、企業家6名,9名專家來自外省市,涵蓋產學研各領域。

  此外,天津本地規模最大的產業投資基金,海河產業基金連續出手,投資多個生物醫藥產業項目。去年疫情防控期間,有生物醫藥項目在海河基金內部一天之內拍板,“當天開會,當天通過”,力度足夠大,誠意足夠滿。

  產業鏈 產業鏈 產業鏈

  新冠疫情背景之下,很多人曾經擔心,中國制造會不會被越南、印度等這些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借機搶佔份額,這樣的擔心一度不無道理,但最新的海關數據顯示,今年前八個月我國出口13.56萬億元,同比增長23.2%,創歷史新高。

  能夠取得這樣的好成績,完善的產業鏈結構,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產業鏈、產業鏈、產業鏈,重要的事情可以說三遍。在搶佔生物醫藥產業未來高地上,完善的產業鏈同樣重要。產業發展,很難有適應所有城市的套路,找准能夠發揮比較優勢,打造出完整產業鏈,做正確的事和正確的做事同樣重要。

  重點布局生物醫藥產業,在天津來說,有著深厚的底蘊和基礎。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榜上,位於天津的諾和諾德(中國)制藥、天津市醫藥集團、天士力控股、紅日藥業、施維雅(天津)制藥等都是上榜企業。

  產業規模上,截至“十三五”末,天津市醫藥制造業規上企業100餘家,中國醫藥工業百強企業6家,上市公司25家。2020年,天津生物醫藥產業規模超627億元,總產值佔規上工業比重達到3.7%,效益水平在全市工業行業中名列前茅。

  區位布局上,天津生物醫藥產業基本形成以濱海新區為核心,武清、北辰、西青、津南各具特色的發展格局。不得不說的是,濱海新區作為天津市生物醫藥產業的重要基地,全區生物醫藥產業產值達402.48億元,佔全市生物醫藥產值64.2%的比重,預計到2025年,僅濱海新區生物醫藥產業年營業收入將達到1000億元。

  企業類型上,生物醫藥在天津的發展呈現出民營、外資、國企共同構成的產業矩陣。諾和諾德和諾維信兩家外資企業分別是國內規模最大的胰島素生產基地和工業?制劑生產基地,在同類產品的市場佔有率均接近5成;排名全國醫藥服務外包行業前三的藥明康德、康龍化成和凱萊英,CRO、CDMO業務發展居於國內領先水平;昂賽細胞、未名生物、博雅乾細胞等企業在國內基因診斷、細胞藥物研發等領域具有強大競爭力和影響力。產量全國第一的皮質激素生產企業金耀集團,國內生產規模最大的葡萄籽提取企業尖峰天然產物,此外,在醫療相關產業上,天津的新勢力也在嶄露頭角。冠狀動脈支架研發企業賽諾醫療,國內首家微創外科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瑞奇外科,POCT全自動生化分析儀的自主開發商微納芯,體外快速診斷平臺研發企業中新科炬等,其研發成果和產品都具有行業領先水平並填補國內市場空白;零氪科技、科瑞泰Q醫等醫療大數據和互聯網應用企業,在全國處於尖端地位。

  做時間的朋友 布局長久

  在南方山區的一種竹子,種子在地下孕育過程中,需要經過幾年時間纔能衝出地面,一旦衝出地面,就會迅速成材。

  耐得住寂寞,做時間的朋友,做生物醫藥同樣如此。醫藥領域,行業公認的是10年、10億美元准則,即新款醫藥的研發需要10年時間,10億美元級別投入纔能取得成果。天津生物醫藥產業代表,凱萊英和康希諾生物,就是在這樣的競爭背景下先後發展壯大起來。

康希諾生物

  1998年,凱萊英醫藥集團董事長兼CEO洪浩歸國創業,從14個人700平方米的實驗室起步,依靠自主研發,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不可能”。

  現在凱萊英成為了國內領先的CDMO(醫藥合同定制研發生產)企業,主要致力於全球制藥工藝的技術創新和商業化應用,為國內外大中型制藥企業、生物技術企業提供藥物研發、生產一站式CMC服務。其與輝瑞、默沙東、艾伯維、禮來、百時美施貴寶、阿斯利康這些全球制藥巨頭形成了較強的合作粘性。

凱萊英醫藥集團

  在洪浩歸國之後的2009年,南開大學畢業,曾經師從我國著名微生物專家周與良教授的宇學峰,也與幾名海歸博士一起,在天津創立了康希諾。

  從研發肺炎疫苗開始,康希諾先後完成了百白破、腦膜炎等疫苗的研發和臨床申報。2013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肆虐、危及全球,超過兩萬人感染,1萬多人死亡。就在疫情最緊張的時刻,康希諾團隊臨危受命,參與研發生產埃博拉疫苗。團隊所有成員全力以赴,康希諾生物研發出埃博拉病毒疫苗被世界衛生組織選用抗擊疫情,該支疫苗是亞洲唯一,全球唯四入選的疫苗產品。

  厚積薄發,在疫苗技術競爭的國際舞臺上,康希諾生物為國爭光,一戰成名。之後,就是在抗擊新冠疫情上,康希諾與陳薇院士合作研發一針型的腺病毒載體新冠疫苗,自然水到渠成。

  如果簡單歸納一下這兩家企業的共同點,從表面上看,都是海歸回國創業,將天津作為企業主陣地,歷經多年坎坷探索,將企業做成行業代表——做正確的事,做時間的朋友。

  從更深層面解讀,這兩家企業,與天津發展生物制藥的產業路線,可以說是彼此成就。

  為了跑好生物醫藥賽道,天津在研發、實驗、生產、拓展融資渠道、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集中發力,做好全方位服務。

  人纔上,去年12月濱海新區、東麗區、市科技局、南開大學聯合全市生物醫藥領軍企業,共同發起成立了天津市生物醫藥人纔創新創業聯盟。

  資本投入上,今年7月“剛滿三歲”的合源生物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完成超4億元C輪融資,而就在短短半年之前合源生物纔剛剛獲得了4.5億元的B輪融資。

  知識產權保護上,不久前,中國(濱海新區)知識產權保護中心生物醫藥服務分中心落戶天津國際生物醫藥聯合研究院,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為企業研發及技術成果轉化“保駕護航”。

天津國際生物醫藥聯合研究院

  ……

  “賽道”選好之後,產業發展其實更像是馬拉松,起跑的位置很重要,努力做好途中跑更加重要。發展生物醫藥產業,無論是天津還是其他城市,考驗其實剛開始。(津雲新聞記者 彭俊勇 部分圖片來源津濱海)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