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單便利店』爆火 誰在拆『盲盒』買愛情?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天津日報 作者:韓愛青 黃萱 趙煜 劉連松 編輯:劉穎 2021-12-08 11:02:00

內容提要:近期,脫單便利店在津城出現,只需9.9元就能將自己的信息存在一個膠囊瓶中,3元錢就能多獲取一個人的信息,受到年輕人的歡迎。

“邂逅膠囊”,也許你的愛情就在其中。

滿牆的留言,傳達年輕人的愛情心願。

“脫單便利店”的情感測試區。

  天津北方網訊:近期,脫單便利店在津城出現,只需9.9元就能將自己的信息存在一個膠囊瓶中,3元錢就能多獲取一個人的信息,受到年輕人的歡迎。當代年輕人,就這樣一面反感父母在公園將自己“掛牌”展示、包辦婚姻,一面卻滿懷憧憬將個人資料在脫單便利店“封存”,期待有緣人將其打開。可是3元錢“買”愛情真的靠譜嗎?信息如何保證真實性?如此是否涉嫌侵犯他人隱私和買賣信息?就此記者進行了調查。

  3元“買”愛情?

  女生多男生少的“邂逅膠囊”

  今年9月中旬,天津首家“脫單便利店”在天津濱江道麥購休閑廣場開業,單身一族可以在這裡將自己的脫單宣言上傳,也可以得到有緣人的信息,這種全新的交友方式獲得年輕一族的青睞。

  近日,記者來到 “脫單便利店”探訪。走進店內,看到佔據了一整面牆的“邂逅膠囊”,旁邊擺放著供顧客填寫信息的桌椅,內部整體以暖色調為主。“主動一點點,就會有故事,安全、靠譜、有趣、脫單。有時候世界很大,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相遇;有時候世界很小,小的種種緣分讓我們相識,而‘邂逅膠囊’就是為彼此拉近距離,讓我們相識。”牆壁上“邂逅膠囊”脫單宣言這樣寫道。

  “邂逅膠囊”整面牆的膠囊瓶是按星座排列,粉色的瓶子代表女生,白色的瓶子代表男生。每個瓶子上都會寫有信息提供人的出生年月日以及擇偶標准。瓶子內放有一張邂逅小紙條,裡面是信息提供人的姓名、生日、身高、生活/工作區域、微信號等基本信息。另外還有“脫單法則”,介紹自己的性格愛好以及對理想型的期待。

  “脫單便利店”的負責人王先生說:“單身的人只需要花9.9元就可以留下信息,同時可以打開一個感興趣的瓶子。如果覺得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還可以另外花3元開啟其他膠囊瓶。瓶子打開後都是需要重新放回去的,如果兩個人確定了戀愛關系,可以一起過來將膠囊瓶取走。”

  記者發現,整面牆的膠囊瓶女生多男生少,粗略計算了一下,只有20%是男生,而男生的瓶子大部分已經被打開。王先生介紹,從目前的情況看,女生似乎更加主動和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來“脫單便利店”留下信息的大多是適齡單身青年,年齡22到28歲偏多。在所有膠囊瓶中留信息的人,年齡最大的37歲,最小的18歲,“我們會看身份證,驗證基本信息,必須是成年人纔可以留下信息。”短短50幾天,“脫單便利店”就收集了800餘人的信息。王先生說,現在的年輕人社會壓力大,認識的群體固定,又想打破傳統的相親方式,於是我們便開了這家“脫單便利店”,讓他們能以膠囊瓶的方式互相認識,避免尷尬。

  年輕男女:

  盲盒式交友新鮮好玩

  記者采訪時,剛好遇到一位男生小楊來“脫單便利店”留下自己的信息。他今年24歲,在我市的大學畢業後回到了雲南老家,這次來天津是和大學同學聚會,同時游覽津城,“如果這次能在‘脫單便利店’裡成功‘脫單’,可能會考慮來天津發展。”小伙子笑著說。小楊目前還是單身,父母挺著急,通過熟人給他介紹了好幾個女生,但可能相親見面這件事情目的性太強了,他內心有些排斥,所以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人。“茫茫人海中,如果通過小小的膠囊瓶能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半,那肯定是注定的緣分。通過膠囊瓶,還能選擇自己心儀星座的女生,這種方式挺新鮮。”小楊說。

  “閨女,媽在中心公園給你找到一個不錯的對象。身高1.75米,體重140斤,在公司上班,喜歡看書,旅行……”小張今年28歲,已經是被親戚催婚的“老大難”,可越是大量的相親信息蜂擁而至,她越是厭煩,相親屢戰屢敗。

  眼看身邊親朋好友的資源都用完了,也沒個合適的對象,她的父母乾脆去中心公園幫她相親,可她早已厭倦這樣老套的相親方式,感覺跟包辦婚姻沒兩樣,漸漸產生了逆反心理。“我希望尋求一種自然的認識和交流方式。”前幾天,她聽閨蜜說有這家便利店,兩人就相約來店留下信息, “能否認識,是否投緣,純屬隨緣,反正也沒多少錢。就像拆盲盒一樣,拆到不喜歡的放一邊就完了,萬一拆到心儀的那不就賺了?”小張說。

  新一站打卡地

  脫單便利店為何這麼火?

  據了解,今年上半年,“脫單便利店”在上海、成都、鄭州等城市率先出現,成為潮流青年們的新一站打卡地,現在全國有不少城市都開設了脫單便利店。

  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21當代青年婚戀狀態研究報告》數據顯示,處於適婚年齡(20—40歲)的人群中,有55.5%的人目前為單身狀態,其中有34.6%的人從未談過戀愛。分代際來看,已經在“奔三”路上的“90後”,有46.4%的人目前仍為單身狀態,且“母胎solo”的佔比有19.0%。男性群體中,處於未婚且單身狀態的比例達55.6%,而女性的比例為39.2%;男性單身人群比例更高,也許與我國人口男女比例失衡有所關聯。從城市來看,常住在高線城市的人群中未婚且單身狀態的比例高於低線城市,其中一線城市的單身人群比例高達62.0%,這與高線城市年輕人口更密集的因素有關。事實上,目前年輕人婚戀難、脫單難已成為不爭的事實,婚戀焦慮呈現年輕化趨勢,由此催生了婚介所、婚戀網,甚至還有父母在公園代子女相親。

  艾媒諮詢《2021上半年中國移動社交行業研究報告》顯示,預計到中國2021年成年單身人口將達到2.5億左右,龐大的單身人群需要通過移動社交等窗口釋放其社交婚戀需求。加上最近盲盒的玩法在年輕人中間頗受歡迎,於是商家就利用人們想脫單的願望,打造了一個盲盒式的“脫單便利店”,人們只要花很少的錢就能獲取多個信息,比相親效率高,而且這種方式新穎,減少了尷尬,受到年輕人的接受和歡迎。

  “脫單便利店”為何這麼火?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李寶芳認為,首先,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是離開故土獨自在異地求學、工作、打拼,生存狀態呈現原子化,這是社會的一種松散狀態,指未能與強勢群體抱團的外圍成員,在社會缺乏有效聯結或有效組織的情況下,越來越被邊緣化,導致社會整體呈現出的一種“碎片化”狀態。人們的生活節奏比較快,生活壓力比較大,而日常的社交活動並非那麼豐富,結識的人群、社交范圍都有限。很多年輕人可能已經到了婚嫁年齡,也有脫單的需求,只是苦於身邊沒有合適的人選,脫單便利店的出現正好提供了一種新的交友、相親渠道,為他們提供了一種新的選擇。

  其次,“脫單便利店”就像其他便利店一樣,是一個實體店面,比起網絡相親等平臺會讓人更有信賴感,覺得更靠譜一些。店面位於繁華區,人流量較大,在店裡登記和選擇打開一份信息的收費並不是很高,很多年輕人在逛街之餘會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參與體驗,這些也是“脫單便利店”受歡迎的重要原因。

  最後,在“脫單便利店”是年輕人自己填寫信息,自己選擇想要見面的人,而不是父母或者親友代替介紹相親對象,年輕人會覺得更有主動權,選擇權掌握在自己手裡,也避免了別人給介紹相親的尷尬。這種靠茫茫人海的緣分牽引和邂逅可能對他們而言更有吸引力。“脫單便利店”是一個新生事物,一種新的交友方式,迎合了年輕人喜歡嘗試新事物的心理特點,所以一定時期內有發展前景也不足為奇。

  膠囊瓶不侵犯隱私權

  但個人信息安全仍存潛在風險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脫單便利店”的顧客留下的信息無法全部核實真偽。比如,“脫單便利店”工作人員會看一下顧客的身份證,但僅能核實年齡、所在地和出生年月日等信息,從其個人外貌上也能判斷身高等外形因素,但對於其是否真的單身、是否成婚、工作情況等均無從知曉,而有些人目的並不單純,並不是真心想找另一半。有的是以戀愛為名,想找一夜情對象;有的是為了推銷自己的業務;還有為報復他人,留下他人的信息……記者采訪了幾位“脫單便利店”的顧客,他們說並不指望真的能靠這種方式脫單,只是覺得新奇好玩,如果能因此結識一些有緣分的朋友也不錯,“就算真遇到騙子,直接刪微信好友就行,反正放信息和看信息都花不了多少錢。”

  不過,也有網友對“脫單便利店”表達出擔懮,畢竟涉及個人信息,是否侵犯個人隱私?是否屬於違法行為?對此,天津融耀律師事務所的王秀傑律師表示,隱私權屬於公民法定民事權利中人格權的范疇,我國《民法典》有公民“隱私權和個人信息保護”的相應條款。其規定,收集、存儲、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個人信息的,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原則,不得過度處理,要征得該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公開處理信息的規則;明示處理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同時,2021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也規定,處理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公開、透明原則,公開個人信息處理規則,明示處理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因此,“脫單便利店”采用以膠囊瓶來進行信息收集、存儲、使用,是參與者自認、自願參與的,信息處理的目的是為了交友相親,並且該種方式沒有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只要參與者遵守約定的目的、方式和范圍,並不構成對他人隱私權或者個人信息的侵犯。

  不過,王律師也提醒,這種“3元錢就能獲取一個陌生人信息”的交友或相親模式,雖然新穎、便捷,卻也確實存在個人信息被“別有用心”的人非法使用或者不按照約定規則使用的潛在風險。因此,這就要求“脫單便利店”的經營者制定嚴格的管理制度、采取相應的安全技術措施,來保護參與者的個人信息安全,比如嚴格核實個人信息;在店內張貼提示,提醒顧客膠囊瓶內部分信息未經核實,存在一定的風險,請顧客注意,不要過度透露個人信息等。同時,也要求參與者依法、依約、依規使用他人信息,否則如果侵害了其他參與者的隱私權或者個人信息,會被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資深紅娘李女士:

  時代不同相親方式也在變化

  我市資深紅娘李女士表示,不同時代的年輕人有不同的愛情觀,而不同時代,相親方式也在不斷發生著變化。

  最早的交友方式是“紅娘”介紹,紅娘分專業紅娘和業餘紅娘,專業紅娘主要指的是婚介中的專業人員,而業餘紅娘范圍比較廣,也許是鄰居韓大媽、黃大嬸,也許是熱心的趙大爺,也許是房同學或者胡伯伯。人們對婚姻的基本要求以穩定、長久為主,善良、可靠、正派的擇偶條件佔主流。

  接著發展到單位聯誼。原來機關單位以及國企經常會組織相親聯誼活動,通常都是由單位的工會或者團委出面,組織雙方單位的適齡男女青年,在單位的禮堂一起認識交流,因為參與者通常經過相關部門把關,針對性比較強,成功率較高。現在企事業單位之間的相親聯誼活動往往由第三方公司組織策劃,因為有專業的團隊管理,加上豐富多彩的現場活動,備受青年男女歡迎。青年在擇偶時,注重對方家庭經濟因素的比例在不斷上昇,“郎纔女貌”的婚配模式佔據社會主流。

  再一步發展就是“相親角”。每個城市幾乎都有以相親為主題的活動場所。一般是周末,在社區公園或者繁華地區自發形成的臨時場所。每到周末,適齡青年的父母們就會拿著自己孩子的相親資料,來到相親角,把寫好的資料掛在自行車上,或者掛在樹上,交換著彼此的信息,通過信息碰撞,尋找著各種可能性,遠遠看去就像一場招聘會。天津的相親角曾經遍地開花,其中最著名的當數和平區中心公園。每到周末前來幫孩子相親的父母們,從四面八方會聚於此,就像一個熱鬧的集市,至今經久不衰。此外位於南開區五馬路和西市大街交口的南開花園也是比較有名的相親場所。此時,經濟條件在婚姻中的比重仍比較高,但年輕男女擇偶逐漸向興趣相投、品格因素上回歸。

  網上相親是一種利用互聯網相親的方式,最開始是通過社交媒體等平臺,互相認識、溝通,彼此熟悉之後再進一步發展。網上相親有便捷、經濟等優勢,比起赴媒人之約或者自己參與一對一的相親,更簡單,沒有壓力。但是網絡畢竟有虛擬的特性,雙方在聊天時可能會故意隱藏缺點,因此,“網上相親”只能作為傳統相親手段的一種補充,雙方是否真合得來還是要通過在現實生活中的接觸。近幾年,網絡相親網站發展迅速,出現一批專業相親平臺,雖然收費價格不低,但因為有專業的推薦算法和保障機制,有一定的社會認可度。在這個時期,物質主義膨脹,越來越多的人感到身心疲憊,人們渴望情感的復歸,擇偶標准日漸趨向感情因素。

  如今,“脫單便利店”等盲盒式相親方式出現,戳中了年輕人尋求刺激、喜歡儀式感的心。走進“脫單便利店”的年輕人,只是想把選擇權握在自己手上,而父母逼婚和“大齡不婚”導致了青年人的“婚戀焦慮”,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導致代與代之間關於婚姻問題的一種衝突。這時候年輕人的婚戀觀更趨向於浪漫和緣分,隨緣就好,寧可單身,也絕不將就。“‘脫單便利店’這種相親交友模式雖然新鮮,但相比傳統方式,很多信息無法核實,可信度不是很高,年輕男女要注意甄別信息,以防受騙。”李女士建議。(津雲新聞編輯劉穎)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