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平臺『超時賠付』 引來了薅羊毛的外賊內鬼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檢察日報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2-07-21 15:35:26

內容提要:近年來,各大電商平臺為提昇顧客滿意度紛紛推出『超時賠付』服務。然而,這一方便買家的功能,卻被何某、徐某、王某鑽了空子,三人裡應外合,利用某電商平臺規則漏洞,『薅羊毛』累計38萬餘元。今年3月30日,經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職務侵佔罪分別判處被告人何某、徐某、王某三人有期徒刑一年至八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罰,各並處罰金。

近年來,各大電商平臺為提昇顧客滿意度紛紛推出“超時賠付”服務。然而,這一方便買家的功能,卻被何某、徐某、王某鑽了空子,三人裡應外合,利用某電商平臺規則漏洞,“薅羊毛”累計38萬餘元。今年3月30日,經江蘇省揚州市廣陵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職務侵佔罪分別判處被告人何某、徐某、王某三人有期徒刑一年至八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罰,各並處罰金。

發現“商機”

注冊多個賬號下單索賠

2019年1月,何某在上網時偶然發現了一個可以“薅羊毛”的方法:在某電商平臺找到那些成交量小、不能及時發貨的商家下單,如果商家確實未能按照下單時約定的時間發貨,買家就能獲得平臺的賠償款。

為了驗證這個方法的可行性,何某便用網上購買的一批手機卡在某電商平臺注冊多個賬號,並將這些賬號綁定在自己的一張銀行卡上,尋找不能及時發貨的商家下單,填寫虛假的收貨地址。一旦商家聯系上他,告訴他“缺貨”“無法發貨”時,他便投訴至某電商平臺的客服處,反映商家未按約定時間發貨。

根據某電商平臺的規定,如確認問題屬實,就會給予何某一定數額的賠付。於是何某便多次通過這種方式向電商平臺要求賠償,屢屢得手。據了解,某電商平臺賠付的是一種類似商品抵用券的虛擬貨幣,少則幾十元,多則上百元。何某便用這些虛擬貨幣購買加油卡或者其他商品。

“內鬼”協助

賠付審批暢通無阻

不同的下單賬號和收貨地址,投訴的內容卻近乎一致,而這些賬號的背後還對應著同一張銀行卡,同一個持卡人何某……早在2019年8月,某電商平臺揚州公司的員工徐某就發現了這批異常的投訴訂單。

徐某是某電商平臺的高級仲裁員,主要負責處理商家無授權、無貨、延遲發貨等一類的投訴。一般接到投訴後,仲裁員會聯系商家,核實投訴詳情,並分別與商家和買家確認賠付金額,作出賠付決定,最後進行上報,由上級審批。雖然審批權不在徐某手上,但只要將賠付單的細節做得足夠規范,且在賠付規則之內,上級並不會深究或者質疑。

豈料,徐某發現了何某虛假下單的惡意行徑後非但沒有揭發,反而通過郵件向何某拋出了“橄欖枝”:我不僅能保證你投訴的訂單賠償成功,還能幫助你提現。

兩人一拍即合。先由何某下單並發起投訴,徐某通過搜索訂單號接手何某的投訴單,處理完成後,賠付款便以餘額的形式直接打入何某的賬戶,何某提現後再與徐某分成。後期,徐某為了掩人耳目,又拉了公司的另一個高級仲裁員王某入伙,三人合力“薅羊毛”,並按比例分成。

難逃法網

因職務侵佔罪紛紛獲刑

2020年8月,某電商平臺的工作人員在進行售後數據分析時發現了異樣,遂報警。

公安機關查明,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期間,何某使用170多個賬號在某電商平臺下了近3000單,涉及延遲發貨賠付的超過1000單,惡意騙取賠付款38萬餘元,其中以現金形式賠付的超過33萬元。

2021年3月,該案被移送至廣陵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承辦檢察官認為,何某與徐某、王某共謀非法佔有某電商平臺財物,其中由何某負責下單並提出理賠,徐某、王某在不符合公司賠付規則的情況下,使何某的理賠請求順利通過,給某電商平臺造成重大損失。何某利用徐某二人系平臺高級仲裁員負責處理賠付申請的職務便利,共同侵佔電商平臺財物,構成職務侵佔罪的共犯。今年3月,經廣陵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依法對何某、徐某、王某作出上述判決。

針對案件中工作人員與他人利用職務之便內外勾結,給某電商平臺造成經濟損失的問題,該院向該電商平臺制發了刑事風險提示函,提出建立風險研判評估機制、異常數據信息通報機制等防控建議。日前,該電商平臺回復稱公司已通過提昇風控系統識別能力、強化內部管控,封堵制度漏洞。

   原標題:電商平臺『超時賠付』引來薅羊毛的外賊內鬼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