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為抓到2條鱷雀鱔不惜抽乾20多萬立方米湖水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央視網 作者: 編輯:鄧坤偉 2022-08-30 08:57:00

內容提要:最近一個月,河南汝州為了抓到2條鱷雀鱔,不惜抽乾了20多萬立方米的湖水,對它進行捕撈。這個鱷雀鱔究竟是什麼來頭?為何『非抓不可』呢?

最近一個月,河南汝州為了抓到2條鱷雀鱔,不惜抽乾了20多萬立方米的湖水,對它進行捕撈。這個鱷雀鱔究竟是什麼來頭?為何“非抓不可”呢?

總臺記者8月29日下午趕到河南汝州中央公園的時候,雲禪湖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一個多月前,當地市民在雲禪湖拍到了一條體型較大,通體花紋奇特的怪魚。經相關部門鑒定,確認其為外來物種鱷雀鱔。嘗試過各種辦法後,當地決定將20多萬立方米的湖水排乾進行圍捕。

河南省汝州市城市公園管理負責人 綦立:鱷雀鱔個體比較大比較凶猛,而且警覺性非常高,沈在湖底幾乎不動。後來發現以後我們工作人員用魚叉去叉,整個魚叉被折斷,魚網都橕破了,最後是由六個專業人員合力纔把它最終抓獲。

很多網友在線圍觀“捕魚現場”。 8月26號晚上,鱷雀鱔終於被抓到,隨後被進行了無害化處理。目前,經過對湖底兩輪全面消殺,27日雲禪湖重新蓄水,28日晚上蓄滿。

還是在8月26日這天,雲南昆明一小區也抽乾了觀景池的水,抓捕到了一條鱷雀鱔。小區居民8月11日首先發現了它,目測身長約60厘米。隨後幾天物業人員發現,觀景池裡的其它魚類都看不到了。

目前,昆明市農業農村局已經成立了專家組對出現在這裡的鱷雀鱔進行調查。

8月25日,廣西桂平市農業農村局在西山風景區蓮池內也成功捕獲了2條鱷雀鱔,均長約1米,重約7.5公斤。目前,執法人員已經按照操作規范,將抓獲的鱷雀鱔進行了無害化處理。

除了剛纔提到的河南、雲南、廣西,近一個月內,北京、湖南、山東多地先後都報告發現鱷雀鱔,據媒體報道,還有小孩被咬到的案例。事實上,在過去的數年裡,廣東、福建、四川、江蘇等多省份也有鱷雀鱔的野外分布記錄,常常它們一出現,別的魚蝦就都不見了。那麼,鱷雀鱔到底是個什麼魚?又從哪來呢?

對我國來說,鱷雀鱔是一種外來物種。它原產於北美洲,是一種淡水巨型食肉魚,成魚體長一般能長到1.5米,繁殖能力強。此外它還是一個“不挑食的主”,只要是水裡的活物幾乎通吃;堅硬的魚鱗,足以讓它躲過凶猛食肉動物的威脅,因此處在食物鏈的頂端,一旦放到天然水域,會對水體生態系統帶來滅頂之災。

河南省鄭州市自然博物館館長 生物學教授 李長看:鱷雀鱔在中國本土沒有天敵,尤其是它的個體非常大,長著伶牙俐齒,一般的水生動物不是它的對手。它對本土的魚類大量捕食,就會導致食物鏈斷鏈。

此外,針對有網友戲稱可以通過捕撈食用來減少鱷雀鱔的做法,專家也給出了否定的回答。

南京江豚保護協會技術專員 丁兆宸:雌性鱷雀鱔在繁殖期的時候,它的卵巢是有劇毒的, 通過吃掉鱷雀鱔來控制它的想法是有危險的。

去年1月,農業農村部等五部門印發的《進一步加強外來物種入侵防控工作方案》提到,要“推進鱷雀鱔等水生外來入侵物種綜合治理。” 今年,農業農村部等相關部門制定通知,對10種主要外來水生生物進行全國性普查,其中也包含了鱷雀鱔。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農業與農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 任大鵬:《生物安全法》第六十條的第三款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引進、釋放或者丟棄外來物種。

鱷雀鱔為何會出現在我國這麼多地方,並且常常在城市小區或公園現身呢?有網友也表示,自己家裡也養過鱷雀鱔,買賣鱷雀鱔難道是不允許的嗎?

在江蘇南京,記者走訪一家花木魚蟲市場發現,凡是銷售熱帶魚的水族店基本都能見到鱷雀鱔,這些一兩歲的鱷雀鱔都有半米長,每條售價在200元左右,消費者買回家主要是放在大水族缸中作為觀賞魚飼養。

記者嘗試在某網購平臺搜索鱷雀鱔,並未搜出有效結果,但變換關鍵詞後,仍能查到很多商家在售賣活體鱷雀鱔,銷售量還很可觀。專家也表示,我國法律沒有明確禁止售賣鱷雀鱔,近期多地發現的鱷雀鱔,很多可能是一些不負責任的買家隨意放生或丟棄導致的。

根據我國生物安全法第八十一條規定,未經批准,擅自釋放或者丟棄外來物種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有關部門根據職責分工,責令限期捕回、找回釋放或者丟棄的外來物種,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農業與農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 任大鵬:對於消費者或者是居民來講,如果說他已經養殖了(外來物種),那麼按照我們法律的規定是不允許隨意在野外去釋放,也不可以隨意丟棄,因為它會對於我們的人身安全、對生態環境確實會構成嚴重破壞。所以,如果是你實在養不起了,你把它送到有關部門,絕不允許隨意到野外去釋放或者丟棄。

此外,有專家表示,鱷雀鱔目前還不在我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內,結合目前各地的監測情況來看,建議加強《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動態調整,強化對外來物種全過程管理。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農業與農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 任大鵬:如果它(外來物種)構成危害,短時間內很難修復,所以要實行全過程管理,需要通過科學評價對外來物種可能的入侵風險後果做出前瞻性評估,這樣的話對於包括名錄的修訂,包括相關的一些管理部門的決策,可以提供相應的科學依據,建議我們能夠加快名錄的動態調整的速度。

【央視短評】生態合力就是鱷雀鱔的最大天敵

北美來的這個鱷雀鱔,來者不善。我們現在很難准確復盤這種凶殘的動物是怎麼登陸中國的,但肯定不排除有人從境外帶回來一些。可能最初只是覺得好玩,或者試圖當寵物養,但後來有的不負責任地拋棄了,有的以放生的名義散布到山水田林間。無論哪種情況,最終都有可能造成個人根本無法承擔的嚴重後果。有買賣,有私自攜帶,有隨意放歸,說明監管還有待更完善,也說明民眾也必須更清醒。我們需要把預防物種入侵的知識納入生物教育和行為教育,同時用生動而有衝擊力的方式廣而告之,和嚴格執法一起,形成阻擊外來物種入侵的全社會合力。這種合力,就是鱷雀鱔和其它不速之客的最大天敵。

   原標題:鱷雀鱔,為何『來者不善"?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