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穎:病毒傳播速度越來越快,專門攻擊這些『軟肋』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吳宏 霍艷華 攝影 馬成 編輯:李松達 2022-09-28 01:51:00

內容提要:9月27日,在天津市第189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問『病毒傳播速度越來越快,是不是就越來越不好防,那我們如何做好預防?』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張穎做了回答。

天津北方網訊:9月27日,在天津市第189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問“病毒傳播速度越來越快,是不是就越來越不好防,那我們如何做好預防?”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張穎做了回答。

張穎表示,確實是傳播越來越快,越來越不好發現,但是站在病毒角度“換位”來看,它之所以傳播這麼快,這麼不好被發現,是因為它專攻我們的軟肋。這些軟肋有哪些呢?比如,在人群聚集場所不戴口罩、公共場所隨地吐痰、不注意手部衛生、堅持帶病上班上學參加聚會聚餐、高風險區暴露史不報備、不參加核酸篩查、逃避封管控措施等等。

這些病毒專門攻擊的軟肋,有些是習慣問題、有些是僥幸心理,有些是害怕逃避,所以病毒自己在變快,我們經常說病毒很隱匿,這個“隱匿”其實是打引號的,躲著、藏著就是在幫助病毒傳播幫助它隱藏,但無論是什麼,只要我們不給病毒機會,那麼感染和傳播都是可以避免發生的。因此,我們不懼怕病毒,但是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對病毒感染要時刻保持預防狀態,從而做到病毒攻擊不了自己,自己不會成為傳染源,也就不會給家人、朋友、同事帶去麻煩。所以說要做好預防,認清楚病毒是怎樣快速傳播的。

有記者提問“靜態管理區與低風險區有何區別,靜態管理區內人員會被賦碼嗎?可以在區內或者離開靜態管理區上班嗎?”

張穎表示,靜態管理區和低風險區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低風險區是來源於第九版防控方案,有專門的定義,低風險區是不限制出行的,只要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就可以在街道跟街道之間進行流動,不限制人員出行上班等。而且低風險區要是外溢到其他區域,可以進行排查,知道你是從低風險區過來的,要采取“三天兩檢”健康監測的管控措施。

但是,靜態管理區是天津在本輪疫情防控過程當中,自己摸索出來的這樣一個管控的經驗。靜態管理區也不是既往所說的防范區,它是以靜作為主要目的。在靜態管理區裡面是不可以自由流動的,劃完這個范圍以後,是以小區為單位,要做到相對靜止,大家可以在小區裡面下來采核酸,可以購買物資,可以每家每戶每天派人出來采購相關物品,出現一些特殊的情況,可以開證明去就醫,去辦一些重要的、必須要辦的事情。

為什麼要設靜態管理區?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當陽性感染者每天都去他家門口的菜市場買菜、買東西,按照管控措施要把菜市場關掉。但是,只是關掉菜市場,只是管控了菜市場裡面的工作人員,風險是控制不住的,因為菜市場裡還有其他的買東西的人員,流動性非常大,他每天都有可能跟陽性感染者在同一個時段同一個空間,會有暴露,如果采取低風險區的話,這些暴露人員有可能就已經被感染了,他會把病毒帶到其他地方去。但是要劃中風險區,把整個菜市場周邊所有的小區都劃成中風險區,管控就有點“過度”了,中風險區一劃上,就是非必要不出家門了,而且是7天。

在這種既有風險,現有的低風險區又管不住的情況下,我們摸索出來了靜態管理這樣的一個方式,一般的是以三天作為一個最低的線,如果在靜態管理區連續三天篩查沒有異常,其實就可以解封了。如果在這三天管控過程中出現異常,就會昇級為中風險或者高風險,我們會把這個圈維持到7天。

所以說了靜態管理的靜態管理區裡面要不要賦紅碼?在裡面的是不賦碼的,但是如果是次密接、不能集中隔離的密接、高風險人員,這些被推送的人員肯定是要賦碼。靜態管理區的人流出到區外,是要對他進行賦碼管理的。靜態管理區的人還能去上班嗎?那肯定是不能的,至少在靜態管理的時段內,他是不能出行上班的。

有記者提問“從8月28日河西區天塔街劃定高中低風險開始,進行核酸篩查等防控措施已經進行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為什麼河西區至今仍有尖山街、掛甲寺街、越秀路街等區域在進行靜態管理措施?”

張穎表示,一個多月以來,很多區、很多街道反復被封、被關,“我更想以一名土生土長的天津市民身份來跟大家解釋這個問題。本輪疫情持續到現在,某些區域一直在靜態管理,某些小區還在管控過程當中。首先感謝我們津門的父老,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對我們疫情防控措施、工作表現出的寬容、支持、配合和理解。”

張穎舉了一個例子:“我們市級流調溯源隊,經常要到半夜纔能出結果,有時是在24點以後。病毒一天就有可能傳播出去,所以我們的行動必須快!當我們拿到陽性感染者信息的時候,要不眠不休地工作。但是這些陽性感染者也要被我們叫醒,流調一次就需要兩個小時,有時還要補充信息,陽性感染者就要再次被叫醒,甚至多次被叫醒。但是大家從來沒有怨言,都很配合我們的流調工作,讓我們特別的感動。”

張穎接著說:“更何況有些小區、有些街道都是整條街、整個小區被靜態管理,甚至是持續的靜態管理。當我到這些小區的時候,市民們看到我都在說‘張穎主任來了。’我當時就說‘你們看我來了,其實你們應該不歡迎我們纔是,因為我是來封你們的。’市民們給我的回答是‘沒問題,我們堅決配合。’我覺得我們所有的人員的心情就是感動跟感謝。”

天津全市上下戮力同心在進行疫情防控,但是本輪疫情確實持續的時間過長。張穎介紹:“從8.27一場足球賽開始, 8.27踢完上半場,9.14接下半場,現在9.26又開始加時賽。”這樣的一個過程,讓整個的社會,讓津門父老感到了很大的無奈,甚至大家有一些微詞,為什麼疫情會持續不斷?為什麼控制不住?為什麼不斷地在做核酸檢測,還有陽性?為什麼封了那麼多的小區,靜默了那麼多條街道還會有社會面?

針對這樣一連串的疑問,張穎分析,這裡面分客觀因素和主觀因素。“客觀因素是這個病毒傳播快、時間短、聚集性強。另外,本輪出現的三波疫情有可能是不同的傳播鏈,不同的來源。所以,本輪疫情從8.27到現在疊加在一起,從一個街道封到一個區,封到一個大的片區,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從客觀上講給大家的感受就是疫情一直就沒有停過。”

這樣的持續不斷也有主觀因素。張穎分析,“主觀因素中存在著一些逃避核酸篩查等不配合防疫的個別現象。但是我們要反思,他們為什麼不配合防疫?其實還是由於在是主觀上我們一些防疫工作沒有做到位。連續進行核酸檢測,為什麼發現不了陽性感染者?是根本沒有采集到位,那怎麼能檢測出陽性?造成疫情後續的發展。”

為什麼陽性感染者會跑出管控區?張穎分析,“因為他在害怕,害怕會出現特殊情況沒有人管他,害怕保供物資不到位,他心裡沒底。這樣也是市民對於我們工作的不信任。所以疫情持續不斷,有各種新情況,既有客觀原因更有主觀原因。主觀層面更需要我們做疫情防控的工作人員進行很好的反思。我們要把工作做到位,不要再出現這些新情況,快速控制住疫情,纔是最終目的。我們要爭取到全體津門父老對我們工作的支持、理解和配合。”

從今年1月份到8月,在市委市政府、市區兩級的領導和統籌下,在整個社會的支持和配合下,天津打了一場又一場漂亮的疫情阻擊戰和殲滅戰。但是本輪疫情,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特殊情況,把一些異常情況疊加在一起,造成了疫情持續不斷,社會面遲遲不能清零,新情況不斷出現。

對此,張穎最後說,“我們更希望接下來我們還是能夠獲得整個社會的理解和支持,我們要繼續戰勝疫情,大家很快地把疫情撲滅,盡早使我們的生活回歸正常,使我們的孩子能夠重返校園。”

(津雲新聞記者 吳宏 霍艷華 攝影 馬成)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