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群像劇批判:現代都市劇中難尋討喜的男性角色?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齊魯晚報 作者:劉雨涵 編輯:張璟 2022-10-02 09:48:02

內容提要:經過了近一個月的口誅筆伐,被稱為『爛劇』的《東八區的先生們》被下架了。這讓人們開始反思,到底怎樣的男性群像劇纔是與當下熒屏適配的?

男性群像劇批判

經過了近一個月的口誅筆伐,被稱為“爛劇”的《東八區的先生們》被下架了。這讓人們開始反思,到底怎樣的男性群像劇纔是與當下熒屏適配的?

近年來,女性群像劇風起雲湧,而男性群像劇則勢單力薄。雖然此類型一直未有缺位,但往往是熱度低、槽點多。在接連遇冷、被嘲之後,不僅需要思考男性群像劇的創作,更大的問題在於,都市男性的影視形象已經岌岌可危,應該如何呈現纔能妥帖?創作者們集體無策,觀眾們也愈發意興闌珊。

雷區蹦迪

當張翰驕傲地在《東八區的先生們》的出品人、制片人、編劇、主演欄內一一署上自己的名字時,他不會想到,這部劇在播出之後會被觀眾釘在“恥辱柱”上。

這部劇真正做到了像網友所說——在“雷區上蹦迪”。起初,《東八區的先生們》是因為油膩、懸浮、降智而被吐槽到體無完膚。後來,屢屢出現的物化女性、冒犯女性、打情色擦邊球等劇情,已經讓人感到憤怒了,觀眾稱之為“精神污染”。

《東八區的先生們》是一部典型的男性群像劇,以四位男性為主角,講述他們的友情、愛情和職場故事。劇中,年齡均在35歲以上的男演員們腆著肚腩在暴雨中奔跑扮演大學生,一轉眼就化身西裝革履的伴郎乘坐直昇機炫酷登場,這種油膩而不自知,已經讓人心中咯?一下,感覺大概率會是部雷劇。《東八區的先生們》後續的劇情走向更讓人大跌眼鏡:外國美女對男主角們投懷送抱,他們成功上手之後將之稱為“為國爭光”;15年前的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中走錯房間意外同床的劇情再度上演,而女主角的第一反應不是驚慌失措,而是打量對方開始犯花癡;當女主角將要摔倒之時,男主角拽著她的內衣帶扶起來,還會被閨蜜問:“是不是給你拽舒服了”;吃飯聊天時女主突然開始誇男主:“你這個男人,白瞎長一張帥氣的臉”,而男主則回答:“所以說這頓飯還是要由我來請,因為你是個女人。”

劇中還有對於女性的普遍惡意,比如看到女上司和老板單獨吃飯,就惡意揣度對方是靠顏值上位,並且污名化女性生理期,稱女性為“萬年流血不死”的動物。諸如此類的情節,精准踩中了觀眾的雷點。

在兩性情感維度徹底翻車之後,《東八區的先生們》在友情和事業方向也並無建樹。幾個哥們兒聚在一起,無非就是吃飯喝酒、看球賽、打游戲。而所謂的職業危機,看起來也只是無病呻吟、隔靴搔癢,還出現了在出租車上吃泡面這樣的反常識橋段,讓人瞠目結舌。

這部劇後期制作時,張翰非常自信地表示自己很懂觀眾,“因為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們想看什麼”,而事實卻狠狠地打了臉。《東八區的先生們》將“迷之自信”的創作態度,變成了低水准的“傑克蘇”,觀眾評價為“丑陋而自信,自卑當自戀”。這也許能夠將部分男性的幻想期待擺上桌面,但是以女性為主體的觀劇群體,把桌子掀翻了。

槽點滿滿

在《東八區的先生們》播出之前,有人將其對標為“男版《三十而已》”。不過事實證明,兩者並不在同一基准線上。相比於這些年來女性群像劇的風生水起,男性群像劇一直不瘟不火,甚至槽點滿滿,始終難以找到適宜的表達方式。編劇餘飛曾經表示過對於男性群像劇缺失的遺憾,他說,“女人不容易,男人也有一把鼻涕一把淚,只不過都和著啤酒往肚子裡咽了。”有網友認為,男性很少刷劇,不在視頻網站的用戶畫像第一位。女性觀眾沒有耐心去傾聽男人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心事,而男性觀眾的關注點壓根就不在影視劇方面,長此以往,也就難有此類題材的佳作了。

2002年播出《粉紅女郎》,2004年又有《好想好想談戀愛》,早在20年前,女性群像劇就開始起步。雖然在這些劇中,女性角色基本都是“戀愛腦”,強勢女性會被刻畫成“母老虎”,事業型女性被冠以“男人婆”的刻板印象,但影視劇還是開始在女性群像創作方面進行了表達嘗試。此後,女性的熒屏形象不斷在渴望戀愛、催婚催育、婆媳關系、家庭瑣事等情節中淪陷掙紮,直到2016年《歡樂頌》橫空出世。“五美”不再需要依附於男性、依附於家庭而展開敘事,她們也有自己的職業訴求、友情互助以及個人成長,形象更加立體豐滿。安迪的成功是因為她突出的個人能力,而不是被“霸總”開了金手指,在第一部中,她甚至都不需要兩性感情的存在;曲筱綃這樣牙尖嘴利的“作精”形象,以往只能在影視劇中作為配角或者反派出現,在“22樓”她被接納了,還瘋狂倒追趙醫生,也是女性在情感方面把握主動權的表現;樊勝美引發了觀眾對於原生家庭的新思考;關雎爾、邱瑩瑩這種角色通常會被視為“傻白甜”,可她們也在依靠自己一步步成長。《歡樂頌》首次在國產影視劇中確立了女性群體的主體地位。

此後,《歡樂頌2》《三十而已》《二十不惑》《我在他鄉挺好的》《愛很美味》等作品,將女性群像劇的陣營逐步擴充起來。女性的情感濃度、細膩表達、自我覺醒、婚育壓力等,成為了這類題材源源不斷的創作素材。

相比於先行起步的女性群像劇,男性群像劇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播出的《奮斗》。這部劇雖然是都市青年圖譜,但故事基本還是以男性角色為主體而創作。劇中,男性角色糾結於為理想奮斗的個人價值實現問題,女性角色只是圍繞著男性而為情所困——夏琳和米萊對陸濤都情有獨鍾,楊曉芸和向南之間極限拉扯,還下跪求復婚。後來又有2012年的《北京青年》《北京愛情故事》,這些作品也都是以男性為主視角的群像劇。

2011年,由趙寶剛執導的《男人幫》播出,它更加清晰地拎出了男性群像的概念。劇中主人公是三位男性,文藝青年顧小白、技術宅男羅書全以及“鑽石王老五”左永邦。《男人幫》的敘事風格與美劇《欲望都市》一致,在片頭拋出話題討論,並在片尾進行總結,而且以男性視角來探討愛情,這即便放到現在也具有超前意識。《男人幫》顛覆了以往“鋼鐵直男”的主流形象,三位男性主人公都更加柔化。尤其是心思細膩的顧小白,得到了來自女強人、女大學生、時尚模特等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性格的女性青睞。不過在底層邏輯上,《男人幫》還是沒有跳出傳統價值觀的框架,比如劇中模特莫小閔在成名之後經濟實力反超,顧小白因為感到尊嚴受傷而選擇分手。

期待破題

近兩年的男性群像劇,開始聚焦男性中年危機。

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白黃藍”三兄弟遭遇了離婚、失業、戴“綠帽”,而一起出走他國,上演遲到的中年叛逆。可是觀眾卻難以感受到這群雅痞老男孩的可愛之處,男人四十的自我放飛,只是顯得幼稚張狂。靳東飾演的白志勇,看起來是婚姻受傷的失意男人,還委屈地質問妻子“因為我貪玩就和我離婚”。

而在《林深見鹿》中,靳東飾演的林紹濤是事業成功的職場精英,還是能精准說出與妻子相識天數的深情丈夫,可妻子還是執意寫下十份離婚協議書堅決分開。這樣一個“完美丈夫”為什麼會“被離婚”,林紹濤沒有想明白,可能編劇也沒有明白,只是覺得妻子的苦大仇深來得莫名其妙,甚至無理取鬧。而另一位主人公賈寬是個居家好男人,事業心極強的妻子在懷孕之後,想要保住職位而放棄孩子,賈寬的做法是發動全家給妻子施壓,堅持讓她生下孩子,在他看來,女性的生育價值被置於職業發展之前,這是理所應當的。還有同樣是精英人士的周一鳴,前腳對初入職場的懵懂女職員砸錢追愛,卻絕口不提結婚,後腳又對扶他上位的前妻糾纏,真是狗血又爛俗。

人到中年,卻在事業和家庭上亂象叢生,這樣的中年危機讓男人們茫然失措,可是他們不明就裡,無法找到問題的核心所在。熒屏上的女性角色在極速成長,而男性角色則原地踏步,只是通過自我放飛和插科打諢,等待那個注定的大團圓結局到來。他們以為女性依舊會被自身的陽剛魅力所俘獲,可是“因為你是個女人”“這是男人該乾的事”這樣的油膩臺詞,只會勸退觀眾。他們期待著一個個洗手做羹湯的賢妻良母,一個個省事不鬧心、全力輔佐支持自己事業的完美伴侶,這與女性觀眾的期待也是南轅北轍。當女性已經開始自己掙“面包”,她們更加需要的是可以提供情緒價值的男性伴侶,而不是需要仰望的職業精英。這種傲慢自大的創作態度,使得男性群像劇的價值觀落後於女性群像劇一二十年。

放眼全世界,有《欲望都市》《絕望主婦》《致命女人》等經典美劇,女性群像題材在不同年代都會出現優秀的代表作。而優質的男性群像作品,往往是要限定在特定領域之內,比如犯罪題材的《越獄》、講述科學宅男的《生活大爆炸》。國產影視作品也是如此,如軍旅劇《士兵突擊》、青春校園劇《睡在我上鋪的兄弟》《風犬少年的天空》、競技題材的《穿越火線》《棋魂》、刻畫警察行業的《三叉戟》《警察榮譽》等。以職業為托底,男性角色纔會比較豐滿,纔能找到創作的立足點。如果純粹以男性群像為出發點,將之放置到生活劇的大環境中,往往會無的放矢,而且容易懸浮和走偏。男性很少會陷入“怎麼平衡家庭和事業”的兩難,也幾乎不存在找到一個“真命天女”這樣的終極命題,所以女性群像劇的故事模板,很難被套用在男性身上。

更大的問題和危機在於,在現代都市劇之中,幾乎難以尋見一個討喜的男性角色了。《三十而已》中有“許放炮”“陳養魚”“梁海王”,《心居》中馮紹峰飾演的施源自傲又自卑,《我們的婚姻》中佟大為飾演的盛江川嚴重“雙標”,《婚姻的兩種猜想》中彭冠英飾演的楊爭更是用“冷暴力”氣死人。觀眾對演員評價說,“演得很好,下次別演了”。

男性群像塑造這個題目應當如何破?好像不容樂觀。也許別再出現《東八區的先生們》這樣的作品惹人生氣動怒,已經是觀眾的福氣了。(記者 劉雨涵)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