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為古村拍視頻:在家鄉變空城前抓緊記錄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央視網 作者: 編輯:李彤 2022-11-21 13:41:00

內容提要:『我也不知道我能拍到什麼時候,這誰也說不准,因為我的「實景棚」——山西太原張拔村正在慢慢消失,而我鏡頭裡的人們就是張拔村最後一批村民。』近日,一部特殊的紀錄片《張拔村最後的導演》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網友熱議,片子裡53歲的喬秀玲說著山西方言,一直舉著手機記錄鄉親們的一舉一動。


  “我也不知道我能拍到什麼時候,這誰也說不准,因為我的‘實景棚’——山西太原張拔村正在慢慢消失,而我鏡頭裡的人們就是張拔村最後一批村民。”近日,一部特殊的紀錄片《張拔村最後的導演》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網友熱議,片子裡53歲的喬秀玲說著山西方言,一直舉著手機記錄鄉親們的一舉一動。

  喬秀玲1970年出生於張拔村,這是個古村落,有600年的歷史,目前她在山西省太原市陽曲縣文化局圖書館工作。雖然在縣城安了家,但喬秀玲依然每周都要回張拔村,父母都還住在村裡,平時遇到大小事都會找她,“他們倆都把我當主心骨,我有時候幫不上什麼忙,但他們感覺有我在就有人給當家做主一樣”。

  2017年秋天,喬秀玲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萌發了用短視頻記錄父母的念頭。當時恰逢棗子成熟的季節,有一天她看到父親在院子裡摘棗,母親幫他拽著樹枝,午後的陽光灑在他倆臉上,“我覺得兩個人一起勞作的這個畫面很溫馨,就拍下來了”。

  拍父母拍得多了,喬秀玲的鏡頭逐漸轉向了鄉親和村莊。從村口到家裡三百米的路,每碰上一個人她都要停下腳步跟對方嘮上一會兒。

  喬秀玲對張拔村有很深的感情,逢人就愛講過去的張拔村有多麼“繁華”,方圓十裡內其他村子的人都要來張拔村上學、看病、趕集。“村裡白、路、喬三大姓人口加起來得有五六百人,走到哪個犄角旮旯裡都是人。”

  如今,每回一趟老家,她就發現村裡冷清了幾分。她在一篇自述文章裡寫道: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發現村裡大門緊鎖的人家多了起來。以前最熱鬧的“十字兒”小廣場,只剩下一些老人曬太陽,開了二十年的小賣鋪店主也關門出去打工,村裡人賴以為生的土地,除了春種秋收回來一下,平日也無人料理,蒿草快比人高了。

  無論是愛給公交車縫座套的熱心老人梅嬸子,還是養羊的夫唱婦隨的本家二哥,或者是一家兩代的村醫,只要她看見了就舉起手機拍。因為發布短視頻時要寫文案,喬秀玲不得不開始認真觀察鄉親們的生活,挖掘他們的特色,“我也是拍視頻後纔注意到他們每個人都這麼特別”。

  透過視頻,她也觀察到了此前不曾留意的小事。比如,父親會在大門上寫下幾段時間,,這幾個時間點是公交車會回到村裡的時間,因為母親平時會坐公交車去縣城裡買東西,他要看著表,到點了就蹣跚著步伐出去接母親,怕母親買的東西太多了提不動。

  截至目前,喬秀玲已經拍了760多條短視頻,有了1000多名粉絲,粉絲中有同村的村民,但大多都是村民的子女們。某種程度上,她拍攝的視頻成了連接離開故土的孩子和村裡留守老人們的橋梁,有時候在外的年輕人還會催她更新,點名讓她去拍想看的人。

  “老年人最害怕時間。”從兩年前開始拍攝村子開始,已經接連有十幾位老人先後離開,“有個人今年春天的時候還在我視頻裡出現,還笑得哈哈的,那時候他還能乾活,結果現在人都沒了。”

  自己的老父親也不例外。喬秀玲的父親已經90歲了,“你想他還能活多長時間,我拍視頻也是想留下些記憶給我,等他們不在了,我還要看”。喬秀玲說現在之所以還隔三岔五就往村裡跑是因為父母還在世,假若父母哪天走了,回去村裡都沒地方收留自己。無論是拍父母還是拍村子,其實都是想給自己留點念想。

  喬秀玲在自述文章裡說:照著現在人口流逝的速度,不出十年,張拔村將會是一座空城。我不得不加緊記錄的節奏。等到最後一個老人離開的時候,也是村莊消失的那一天。我想趁我還年輕,還有精力,多多給後輩兒孫們記錄下村莊的樣子,留作紀念。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