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城圖事】大國農匠和他的最強『豬隊友』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津雲 作者: 編輯:王敬怡 2022-11-29 14:17:00

內容提要:在天津市靜海區唐官屯鎮的一處廠房裡,49歲的劉朝陽正身穿工作服,腳穿膠皮鞋在豬捨裡忙碌著。前不久,2022年『大國農匠』全國農民技能大賽獲獎名單公布,來自天津的『四川豬倌』劉朝陽憑借養豬絕活,奪得了畜牧養殖項目三等獎。

  天津北方網訊:初冬的天津,陽光灑在身上,溫暖、舒適,沒有夏季的陽光那麼刺眼。在天津市靜海區唐官屯鎮的一處廠房裡,49歲的劉朝陽正身穿工作服,腳穿膠皮鞋在豬捨裡忙碌著。前不久,2022年“大國農匠”全國農民技能大賽獲獎名單公布,來自天津的“四川豬倌”劉朝陽憑借養豬絕活,奪得了畜牧養殖項目三等獎。

  和大部分農戶養的肉豬不一樣,劉朝陽養的是公豬,種公豬,而且只有百十來頭。

  這些種公豬,單從外觀來看,和大眾印象裡不一樣,身材苗條健碩,好動且身手敏捷。“優質的豬肉,來自好的育種,就是在不同豬種中找出長得快、產仔多、瘦肉率高、抗病力強、風味佳的基因。”劉朝陽的種公豬都是從國家級核心育種場花了大價錢引入的,都得好吃好喝伺候著。

  “我們做種公豬養殖,就是想靠自己的技術能力,提取優質種公豬的精液,提供給農戶進行人工授精。”劉朝陽對自己事業的描述一如他的外表,質朴且直爽,“其實利潤並不大,但一想到可以成為天津市場上100多萬生豬的種公豬精液生產基地,這個價值是無限的!與此同時,能幫助農民擺脫傳統畜牧養殖模式,讓家裡的母豬能下更多、更壯的豬仔,賣更多的錢,這些成就帶給我的快樂你體會不到。”

  說起為什麼會成為來自天津的“四川豬倌”,劉朝陽回憶,“1996年我從中國農業大學畜牧專業畢業後被分配到了天津的外資企業工作,做起了飼料業務工作。”後來,他又到了靜海的畜牧養殖企業專業從事生豬養殖技術服務相關工作。趕上政策好,這個四川小伙同時也成功落戶在了天津。

  那段時間,劉朝陽幫助了不少靜海農戶建立起了養豬場,同樣地,他也發現了不少生豬養殖、繁育出現的弊病。在他的記憶裡,有一些農戶是自己圈養種公豬的,“種公豬是很嬌氣的,它們對溫度十分敏感,夏天室溫必須控制在28攝氏度以下,冬天的溫度也要達到20攝氏度左右。”劉朝陽說,如果連續兩天室溫持續超過30攝氏度,就會影響生殖系統。“那時農民養豬沒有什麼科技手段,很難進行種公豬精液的活性檢測,只有配種時一次不成功、兩次不成功,或是生下一窩小豬仔的數量特別少,農民纔知道可能是種公豬出了問題。”

  鑒於種公豬養殖的高難度和高成本,還有一些專業養種公豬的人,誰家母豬需要配種,就帶著種公豬挨家“走婚”,“這種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容易造成疾病的傳播,而且時間成本也高。”老話說得好,家財萬貫,帶毛不算,一旦有了口蹄疫、狂犬病、非洲豬瘟等疫情,通常血本無歸。所以,在劉朝陽看來,現實中“一家豬”勢必不能整整齊齊生活在一起。

  為了提昇配種效率和成功率,推廣人工授精技術在劉朝陽看來刻不容緩。2004年,當時天津養豬界還鮮有人工授精技術的應用,劉朝陽決定親自下場,創立了自己的種公豬繁育基地。解決方案是,種公豬不離窩,采精驗精品質符合標准後,直接配送到農戶進行人工授精。紮根靜海多年,他決定先從服務這裡的養殖場做起。

  “其實人工授精技術很早就有,但迫於成本高、工藝難,遲遲推廣不下去。如果因為操作不規范再弄傷了母豬,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為了攻克這個難題,課本裡操作流程不詳實,他大量查閱文獻;國內沒有實操機會,他自己養自己試驗;遇到技術難題,他把他的老師——中國養豬界傑出的科學家陳清明教授直接請過來解決;老百姓不接受,他天天登門游說……“我很感激第一個給我機會的農戶。對方應該是看到了我的努力和決心吧,決定給我一次機會試一試。”從第一次成功對一頭母豬進行人工授精,到一次兩三頭,再到一次二十多頭,從演示到手把手教會農戶,“現在一個農戶電話過來我們直接送上門就可以了!”劉朝陽逐漸贏得了靜海農戶們的信任。

 

  從那時開始,劉朝陽服務過的農戶不用再操心種公豬,只需安心做好“母豬的產後護理”工作。近20年時間,他幾乎沒怎麼回過四川老家,天天忙得很。“天津養豬這個圈子不大,一戶家裡的母豬下豬仔多了,其他人肯定來問。”實力硬了,口碑就好,很快,知道靜海有個養豬圈供精、人工授精高手的人越來越多。劉朝陽服務對象的范圍也從單一的靜海,輻射到了西青、北辰、武清、寧河、寶坻、濱海新區及河北省唐山、衡水、保定、滄州等地的規模豬場,涵蓋專業飼養戶和個體養豬戶,固定客戶達到了3000多家。靜海區農業科學技術研究所還邀請劉朝陽一起把他的技術和經驗編纂成了簡明易懂的技術手冊,免費發放給農戶,助力他們致富。

  “現在我們豬捨裡只有種公豬100多頭,年產精液20到30萬份,可以讓10多萬頭母豬懷上小豬。”劉朝陽算了筆賬,以前的飼養環境和配種技術在夏季極端天氣的時候只能讓母豬一胎懷上七八只小豬甚至更少,但現在斷奶成活率能達到12.8頭,較之前整整翻了一倍,一頭母豬的產值至少可以增加3000到5000塊。

  他把自己的種公豬繁育基地,做成了天津最大的種公豬精液生產基地。

  劉朝陽也說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養豬對他來說,從工作變成了事業。喜歡就可以從中找到無窮的樂趣,激發出一個人的潛能。有著“90年代大學生”標簽的劉朝陽成為了行家裡手。參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科技扶貧項目,獲得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三等獎,成為全國優秀科技特派員,申請實用新型專利、發明專利,發表著作論文……一項項成功都說明他在用一顆匠心養豬。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生豬生產國,豬肉對中國老百姓意義非凡。穩定生豬生產,保障豬肉供應,百姓日常消費纔能穩定,農戶也有可觀的收入。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從一朝“打工人”到承擔農業農村部生豬品種改良項目,再到“大國農匠”,在劉朝陽看來,小“種子”關系著大豐收,實實在在地改良種公豬的品種以及提高配種成功率,改變傳統農業觀念,實現科技化養豬畜牧,穩定生產,纔是最重要的。(津雲新聞記者王敬怡 攝影姜曉龍 設計陳楚)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