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津,為生活全力以赴的他們,感受到了陪伴的力量!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方網 作者:伊健 殷雪晴 編輯:付勇鈞 2022-12-05 22:50:48

內容提要:老陸只是這座城市裡千萬人的縮影,在這座充滿煙火氣的城市裡,又有多少個『老陸』?我們一面有著來自現實生活的無盡壓力和煩惱,另一面卻又始終對美好生活充滿期待,並願意為更好的未來不斷打拼和奮斗。

天津北方網訊:人生旅途怎可能全程順風順水?正如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陸樹金,他19歲從安徽阜陽來到天津打工。一晃32年過去了,他經歷了艱難起步、立業安家、妻子病故、中年轉行、重組家庭、再回歸老本行……從當年意氣風發的小陸到如今年過半百的老陸,從無到有,從失去到再次獲得,一路走來實不容易。

老陸只是這座城市裡千萬人的縮影,在這座充滿煙火氣的城市裡,又有多少個“老陸”?我們一面有著來自現實生活的無盡壓力和煩惱,另一面卻又始終對美好生活充滿期待,並願意為更好的未來不斷打拼和奮斗。

一位菜販的起步

陸樹金與愛人一起打理著菜攤,收獲著希望。

河西區永安菜市場裡,“老陸優鮮蔬菜”可是一個有故事的攤位。攤主叫陸樹金,今年51歲,安徽省阜陽人。老陸在家中兄弟五人裡排行老?,也是最機靈的那一個。1990年,19歲的他跟隨大哥來到天津打工,年齡小也沒有什麼工作經驗,只能從最辛苦的建築工人乾起。

在那個機械設備並不發達的年代,做建築工人又苦又累。後來,大哥因為工作太辛苦而回了老家,身材不高的陸樹金堅持留在了天津。留下就有轉機,一次偶然的機會,能寫會算的陸樹金進入國營糧店當上了臨時工,比起整日裡在工地上“和泥搬磚”的工作輕松了許多。可好景不長,糧店關張了。這一次他沒有再回工地,而是開始推著車賣起了大餅,進而又擺攤賣菜。

一晃,陸樹金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通過媒人介紹,他和老家的一位姑娘結了婚,婚後妻子也來到了天津。夫妻倆起早貪黑只為新生活而奮斗,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就這樣他們迎來了一雙兒女,兩個孩子都在天津成長、就學。夫妻倆的餅攤、菜攤也從戶外搬到了封閉市場,經營越來越有章法,收入一年比一年好。

2005年,對於陸樹金一家是具有標志性意義的一年。他傾盡自己15年來的全部積蓄購買了一套住房。雖然是一間並不寬敞的老房子,但足以證明他們夫妻二人和孩子在異鄉站穩了腳跟,不必再在出租屋裡漂泊,“心穩了,對天津也真正有了歸屬感。”陸樹金說。

穩住心的夫妻倆各有分工,餅攤由妻子打理,和面、烙餅、出攤,一乾就是一天,而老陸的主要精力則放在了菜攤上,一家人在奮斗中幸福地度過了又一個十年。2015年,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誰曾想漣漪的背後卻是驚濤駭浪。

“當時,我愛人就是發燒,去醫院進行了一系列檢查,檢查結果是急性白血病。”陸樹金本以為平淡而安穩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但平靜往往就在一夕之間被打破。時至今日,老陸依然覺得妻子的病是勞累過度所致,他對妻子心懷虧欠。

自從妻子生病住院,老陸便決定退掉攤位,專心為她治病,親力親為地精心照顧她。整整八個月,沒有分文收入,全靠積蓄硬橕。妻子看病的日子裡,花錢就像關不上的水龍頭。陪他一路風雨同舟的妻子日夜被病痛折磨著,老陸既無奈又心疼,夫妻倆的身心都備受煎熬。

對於妻子這種疾病,唯一的希望就是骨髓移植,但由於患者病情復雜,即使移植成功,也很難判斷接下來的病情走向。而老陸不想放棄,他積極想辦法籌錢,等待移植機會,可被病情折磨的妻子卻再也無力支橕下去,最終撒手人寰。

結發妻子的離世對於老陸是沈重的打擊,與此同時,兩個孩子還需要他堅強的臂膀。接下來,老陸的人生路又該如何重新出發呢?

轉型勢在必行

陸樹金在老家料理完妻子的後事回到天津,這一次歸來,他的腳步沈重了許多。妻子治病期間花光了家中的積蓄,經濟的壓力讓陸樹金不敢有太多的喘息時間用來思考、等待。此時,已經年過不惑的老陸決定去當外賣小哥,他聽說只要腿勤、跑得快,辛苦的回報就能立竿見影。

老陸深諳外賣行業的規則:如果超時送達就有可能收到“差評”,而外賣平臺對於差評的懲罰力度是很大的,這讓老陸格外看中“准時送達”。一次,老陸把手裡的餐盒送到客戶手中,眼看著下一單就要超時,他急匆匆地往樓下跑,就在他飛奔的時候不慎摔了一跤,瞬間疼痛難忍。“當時還是堅持著把那一單送了,萬一收到‘差評’,我這一跤白摔了。”陸樹金說,“但回到家就不行了,我趕忙去醫院拍了片子,醫生說骨裂了。”

一個家,沒有女人操持著終歸沒有溫度。妻子走後的這些年,陸樹金把兒子供到大學畢業,也讓女兒風光地出嫁了,此時他需要一個幫他共同橕起家的人。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遇到了現在的愛人徐蘭花,徐大姐和老陸的年紀相仿,他們深知中年人的愛情,相互扶持比海誓山盟來得更切實際。二人走到一起後,老陸決定重拾老本行——賣菜。賣菜是個勤行,每天凌晨就要去批發市場上菜,天一亮市場裡就要擺起各式蔬菜,一盯就是一天。徐蘭花義無反顧,跟著老陸一起打拼。

2021年5月,提昇改造後的“永安數字菜市場”開門迎客,寬敞整潔的環境讓人耳目一新。現代化的數字大屏,每天滾動播出蔬菜水果的時令價格;智能化收銀系統,實現了智能稱重、聚合支付、會員管理、庫存管理等一系列數字化操作,讓消費透明和便捷。在諸多攤位中,老陸的蔬菜攤就在其中。

身處鬧市的永安菜市場,周圍的居民一度並不買賬,大家對它的評價就一個字——“貴”!永安菜市場經理李建偉說:“提昇改造後,攤位規范整潔了,大廳清爽亮堂了。可人們之前對這裡形成的刻板印象卻依然很深,這下居民更不敢進了。”

為了扭轉不利局面,菜市場經營方和商戶們商談,每天推兩三樣特價菜品,靠品質和價格去“溫暖”居民的心,對此老陸並不理解。“起早貪黑的掙得都是辛苦錢,特別新冠疫情來襲後,進菜變得更困難,有時得提前到夜裡12點去進菜。如果再推特價菜,利潤就更薄了。”老陸說,甚至一度想待到合同到期後即退掉攤位。就在老陸猶豫著是否響應市場號召時,新冠疫情著實改變了他的思路。

今年3月的一天,老陸進菜時,在批發市場突遇疫情,他跟妻子不得不居家隔離。時間久了,菜攤怎麼辦?已經進的菜又怎麼辦?想到這,夫妻倆都很焦慮,一下子就是好幾千元的損失。

李建偉在收到老陸的報備後也很著急,一是擔心老陸損失太大,二來菜市場裡只有兩個菜攤,老陸這一歇,居民的日常購菜需求能否得到滿足。為了讓老陸安心,李建偉站在櫃臺前幫老陸賣起了菜;老陸坐在家裡,手機裡不時報出收款提示音,四五千元的蔬菜沒有因為他被居家隔離而蒙受損失。這次經歷,讓陸樹金倍感溫暖。重新出攤後,他主動找到李建偉,決定響應“特價菜”的號召,並簽訂了續約合同。

城市的安全感

采訪進行到一半,老陸就被召喚了出去,斷斷續續地采訪經常找不到人。這是因為老陸最近開始接起了網上訂單,那邊鈴聲一響,他就要按照訂單備菜、稱重、打包裝袋,等著快遞小哥上門取件。做過外賣行業的老陸能體會他們的艱辛,總是為外賣員節省一分一秒的時間。

陸樹金告訴記者,現在線下生意遇到了暫時的困難,開發線上訂單也是迎合年輕消費者的需求,一天的營業額線上、線下各佔一半,常常線上的銷售額還會略勝一籌。除此之外,一段時間老陸的菜攤還要承擔著周邊封控樓棟的保供任務。

周邊居民遇到困難,老陸他們的保供配菜隨即到位,確保市民吃到新鮮菜。

永安菜市場積極對接封控小區,確保高風險樓棟居民的日常吃菜。李建偉說:“我們遵循的原則就是居民想買啥菜我就送啥菜,而且市場賣啥價,保供價格就是啥價。我們告訴居民沒必要囤菜,就當天吃、當天點,確保新鮮。”李建偉敢和居民做出這份承諾,背後仰仗的是老陸的菜攤給出的信心。

眼下,陸樹金夫妻倆每天打著配合,老陸起早上菜,妻子盯攤,線上線下多種渠道銷售。女兒已經結婚,兒子大學畢業後有了天津戶口,與同學一起合伙創業。老陸幫兒子付了首付,在距離市區不遠的一個小區買了房,老陸琢磨著接下來兒子將迎來人生大事。

從19歲來天津打工,轉眼間30多年過去了,老陸從無到有、從失去到重新獲得,切身體會著什麼叫“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這句話,人生的境遇無論遭遇冷暖,心總是熱的。陸樹金說,他會一直把菜攤經營下去,讓一家人在天津幸福地生活下去。

我們總說,衡量一座城市的發展水平,不僅要看高樓大廈橕起的“天際線”,還要看萬家燈火拼接的“地平線”,看一座城市裡老百姓“生活的煙火氣”。

天津這座城市給了奮斗中人們陪伴的力量,要幫助他們將理想落地成為現實。

(海河傳媒中心記者 伊健 殷雪晴)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